尖刀班班长李玉,山东大汉,1米8的个头,是守备连技术骨干。四十多年前的那场自卫反击战,将他从海岛守备连调入云南前线某步兵连尖刀班。

自卫反击战开始阶段,进攻顺利,势如破竹。按照上级命令,李玉所在的连队,明早攻占无名高地,为大部队进攻凉山扫清障碍。    

据情报,驻守无名高地区只有越军一个排的兵力防守。    

李玉班长观察完地形后,第六感观告诉他,驻守无名高地的敌军绝不是一个排。为了慎重起见,李玉班长立即找到连指导员提出自己的想法,指导员问他有必要吗?上级即下达作战命令,就涚明情报的准确性。李玉坚持自己的想法。经过软缠硬磨,指导员勉强同意他带人上山侦察,反复叮嘱他注意安全!   

李玉班长带着班里刘喜和战阳两个老侦察兵,趁天黑前,潜入无名高地的山脚下。他用望远镜四周瞭望,整个云雾瞭绕,有五座山峰,像一串珍珠,山坡南缓北陡,悬崖峭壁如刀劈斧削一般,一条大河由北向南急速奔流而去,地形复杂,易守难攻。    

南疆的山不同北方的山。山里树木茂盛,杂草丛生。他和两个战友摸索前进,因黑夜光线非常暗,完全看不请周围的物体,山路更是坑坑洼洼,一脚踏下去,七高八低,在通过茂密的原始森林时,连勉强可以走人的狭窄山路也没有了,李玉班长凭经验和感觉慢慢的向山顶爬去。  

突然,李玉班长似乎听到鸟飞的动静,他机警起来,他知道小鸟都患有夜盲症,晚上看不见东西,所以小鸟不能在夜间到处飞,它们晚上总是安安静静地睡觉。便小声说:“鸟儿晚上是不飞的,如果飞起来,可能是被什么东西惊吓的!”  

刘喜佩服的说:“李班长,你的经验真丰富,连这些细微的事情都知道。”   

“做侦察兵就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猜附近一定有敌军暗哨?”李玉班长提醒战友提高警惕,以防不测。      

“李班长,怎么办?”战阳轻声的问。     

“我让你们带来的东西还在吗?”   

“还在,一个也不少!”    

 李玉班长对战友说:“俺们三人各自找一个隐蔽地方,人与人之间距离别超过三十米,便于联络,联络方式记住了吗?”      

“我学山猫叫!”刘喜比划着手式,刚想发出声来,被李玉班长制止。       

“行动!”         

三人迅速隐蔽起来,分别从挎包里拿出“神秘诱饵器”,向不同方向掷出,只听山间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霎时,一个个火力点的疯狂射击,步枪、冲锋枪和机枪响个不停,持续了十几分钟。李玉班长吐了吐舌头,乖乖,这可不是一个排的火力配置。他害怕被敌人发现自己的行踪,马上学了几声鸟叫,耳边即刻听到了山猫和青蛙的回声……    

李玉带着两名侦察兵迅速返回营地,指导员见他们毫发无损的回来,那颗悬在心上的石头落了地。

“报告指导员,无名高地至少有一个连在防守,还是个加强连!”李玉班长胸有成竹的说。  

“刚才那阵激烈的枪声,告诉了一切,我为你们捏了一把汗,回来就好!我马上向团指挥所汇报。”指导员紧紧握住李玉的手,打心里感谢他,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第二天,团里改变了原先的作战方案,集中一个加强营的兵力,万炮齐放,全歼了这股守军。

为表彰李玉班长在这次战斗中,智勇双全,巧施妙计,荣立二等功一次。

事后,当战友问他使用了什么样的诱饵器时,他捂住半边嘴说:"看过电影《上甘岭》吗?”

“看过,问你诱饵器?你怎么扯上《上甘岭》了。”  

“张连长在坑道中,用什么方法引诱美军不停的开火。”

战友们恍然大悟,原来李班长他们投的诱饵器,是将吃完的罐头铁盒,用刺刀戳上几个眼,里面装上几颗空子弹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