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日上午十点,和煦的秋阳下,金黄的色调主宰了大地。

  资产管理中心的郝老师,力邀我一同赶赴贾得乡南孙村,去见一位儿时的发小——尧都区骨伤科医院院长、尧都区贾得乡石村第一书记郭永红。

  30分钟后,按照导航的提醒,我们终于来到了一座琉璃瓦顶廊柱结构的大院前。步入大门下过厅,我们走进院中。透过落地大窗,我们看到靠西的一间大厅内,有许多人貌似正在开会。

  我俩便知趣地驻足,只见一座诺大的山水影壁伫立在大院的正南方。东西两侧满墙上的爬山虎那紫色的枝叶,与院中的一片绿色竹林,相映成辉,秋色浓郁。

  不一会儿,从大厅里走出了一位身材高大,着一袭黑色冲锋衣,精神饱满的中年男子,跟我们挥手致意,并把我们引进靠东侧的办公室,边熬水,边解释道,今天乡里的领导来村开个会。我们一边落座,一边催促他赶紧去忙。

  大约二个月前,郝老师的右臂就因在一次回村砍构树时,不慎意外致伤,仗着年轻,心想扛一扛就过去了,不曾想病情却日益加重,遂抓紧时间进行针灸、药熏等中医诊疗,也已好长时间了,虽然有所缓解,但仍不见根本好转。昨晚他与好久不见的发小郭院长联系时,谈及此事,郭院长当即表示,让他次日过来,为他诊治。

  我俩在攀谈中,发现郭院长的办公室分为里外两间,外屋摆放着一张黑色皮面的诊疗床;里屋是他的办公室兼卧室。书桌上摆放有两摞书籍,除了医学刊物,还有就是哲学与外国文学之类的……

  许久,屋外的院子里一番喧闹过后,生于1972年的郭院长便快步走了进来,郝老师给我俩互相做了介绍,短暂寒暄后,我们便进入了正题。郝老师向他示意,右手只能抬到与肩头齐,还半开玩笑地说:“我现在连投降的动作也做不出来了!”郭院长随即接过话头:“哪里啊?你这是中央首长挥手致意的标准动作啊!”两位同学间默契的对话之后,郭院长拉出靠墙的一把木椅,让郝老师坐稳,然后用手压住右肩头,让其右臂上举,嘴里喊着口令:“一、二、三……十”,然后,还从腰间拔出一把类似于大型注射器的家伙什儿(学名脊椎神经活化器),对准他肩头、胳膊的某些部位“咔嚓、咔嚓”地进行按压,如此反复,连续两遍。

  作为患者的郝老师,起初一看郭院长的架势,心有余悸,还以为要做让人生痛的大动作,便跳了开去。脸色发红,极为紧张。郭院长笑了笑,让其重新坐下,并表示不会有疼痛的。果然,待其逐渐平复下来后,郭院长又把他领到外间的诊疗床上,调整平躺、侧躺姿势,从其颈部后边做快速的手法挤压。

  很快理疗结束了,郭院长又拿出一片口服药,让他一次吞服12片,还用一小型吹风机将一张膏药加热,贴敷在其右肩部,并告知下周一再来理疗,今天的理疗就此结束。

  此时,如释重负的郝老师不由地上伸右臂,没成想,右手竟然超过了自己的头顶。我们俩惊异地对了下眼神,不由地将钦佩的眼光投向郭院长。

  趁郭院长出去接打电话了,大概是又有患者慕名而来的。趁此间隙,我跟郝老师商量说,看是否也让郭院长给我按按颈椎。

  当重又进门的郭院长听说了我的请求,十分热情地邀我在诊疗床上平躺下,双手托起我的头,掐好点儿,分别向左向右,各扭动了一次,我特别清晰地听到脖颈处发出“咔、咔、咔”的几下声响。“好啦!”郭院长一声提醒,半信半疑的我,赶紧下床,“咦?!”平时颈椎特别不适甚至有些驼背的我,竟意想不到的挺直了脖颈,头也高高抬起来了,而且整个过程非常短,还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好似身高陡然增加了几公分……哇!我是彻底服了,眼前这位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郭院长哪里是一名普通医生啊,此时,在我的眼里,他简直就是扁鹊再生、华佗在世啊!这才是真正的杏林圣手嘛!

  大概就一盏茶的功夫,刚刚询问路线的患者就到了。这是来自于河西金殿镇政府的镇长陪着姐姐,专程来找郭院长,看情形,郭院长与他是熟识的。

  看着一头秀发却表情痛苦,一直不肯坐下的镇长姐姐,郭院长问:“你怎么啦?是不小心扭伤了?”一直站着的她摇摇头:“我也记不起来了,反正就是躺下了就起不来,起来了就躺不下。”

  “那你随我来。”郭院长把他俩人领到外屋,让她躺上治疗床,便进行手法治疗了。

  就几分钟时间,他们三人就从外屋返回里面。刚才还十分难受的镇长姐姐,此时已经满面春风,也肯坐下来了。

  看到这一幕,我跟郝老师会心地一笑。

  临近中午饭点了。镇长托词还有急事先走了。郭院长神秘地对我们说:“走。今天请你们吃回乡间大餐。”于是,他开车前面带路,我俩在后面紧随,一路向东疾驰而去。

  出村口时,透过车窗,可以清晰地看到,路两边低洼的庄稼地里到处都是积水。我俩都很惊诧,只见这里成片的玉茭杆至今仍伫立在水中,肯定是上个月的雨涝影响还未消除,看来今年的冬小麦显然是种不上了。

  到达目的地下车后,我们远远就看到“永红饭店”几个招牌大字。郝老师调侃郭院长:这是回咱们家吃饭吧?!郭院长大手一挥,跟我来!

  原来,这里是毗邻贾得,辖属邓庄镇的一个村庄。服务员放下一大杯花茶刚走,几位前来吃饭的村民就先后进门同郭院长打起了招呼,走时还礼貌地帮我等带上门。很快,点好的三个菜就上来了。哇塞!一尺有余的盘子,色香味美的菜肴,好大的菜量啊!郭院长诙谐地打趣道:“怎么样?没吓着吧,别看菜量很大,价格却一点也不贵。”

  就着可口的饭菜,我们慢慢聊了起来。郭院长是洪洞县辛村乡西李村人,姊妹兄弟三个,父亲是本地的一位小学校长。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叶,郭院长毕业于国家级重点中专临汾卫校中医康复专业。当时的他,完全可以回到本县县医院上班,但是他却冒着无编制的风险选择留在了临汾。时任校长马鸿旺那迎难而为、大刀阔斧的治校风格深深感染并激励了他。他曾斗胆给马校长写了自荐信,虽然没能留校,却凭借优秀的毕业成绩留在了市内的尧都区骨伤科医院,而且卫校附属医院的门始终为他敞开着。

  那时候的康复科在临汾,虽然每家医院都有,但也就是个摆设,这里是单位那些无岗人员的收容所。初出茅庐不怕虎,年轻气盛的郭永红,不怕苦,不服输,短短几年,他把骨伤科医院的康复科打造成了口碑极佳的特色医疗科室。他甚至一度萌生了想要承包下临汾几家大医院的康复科的念头。

  转瞬20多年过去了,当年怀揣梦想,志存高远的郭永红,执着拼搏在精益求精的康复医学一线,不断的进修提升,不断的自我钻研。在这里,他不知送走多少痊愈的患者,也数不清患者送来多少感谢信和锦旗。就这样,郭永红一步一个脚印,硬是从科室主任、副院长一直走上了该院院长的领导岗位。

  宝剑锋自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如今成绩斐然的郭永红,已经成了市政协委员、省人大代表。在鲜花和荣誉年前,郭永红始终如一,仍久保持那颗医者仁心的本色。

  郭院长是去年上半年,被组织安排到贾得乡石村担任第一书记的。短暂的一年时间里,他带领村支委一班人,为民办实事办好事,赢得村民的一致好评。这不,去年全村刚刚铺设的地下排水系统,今年恰好赶上百年一遇的雨涝,结果全村收益。他还请临汾蒲剧团来村演出,改写了该村73年来未曾唱戏的历史……更难能可贵的是,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能用自身的一技之长,为老百姓解除病痛的折磨,被大家称作“健康的保护神”。

  饭局中,我插话道:“你在村委会里给大家看病,怎么也没个牌子啊?”

  郭院长哈哈一笑:“那不是村委会,这里是本村企业家老郭的家。什么?原来那么气派的建筑竟是人家个人的宅院。

  郭院长解释说,现任南孙村村长的老郭就是他曾经救治过的患者之一。前年,二次受伤的老郭硬是从北京赶回来,专程找他治疗的。后来俩人熟络了,老郭干脆就把他安顿在自己家大院,一是镇宅,二是郭院长每天来在村里工作,方便其生活起居,而且最大的好处就是方便他为十里八乡的村民看病理疗。哦!该村企业家老郭真是一个重情义有情怀的人。据说,老郭除了为本村投资新建了村文体中心公益慈善之外,还回村担任村领导,如今已经满两届了!俗话说得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点也不假。

  我又打断他的话:有没有特别严重的,经你的手马上就好了的案例?郭院长肯定地说:”有啊!多着呢。“他说,有的甚至是躺着进来,站着出去的,不在少数。

  他说,每天看病的人很多,最多的一次,从早七点到晚七点,整整80余位,晚上回不去,他就吃泡面对凑一下。他每天都是忙的不可开交。一旦办完村里的事,就是接诊,有时还得开车出外县看病。因此,基本上不在家待。老郭有个幸福的家庭,儿子在外地读研,老婆就是一个难得的贤内助,特别理解老公。如若老郭在家吃顿饭,对老婆来讲,那就是一种奢侈。因为,即便郭院长偶尔在家,刚刚端起饭碗,一个电话打来,他就撂下饭碗,转身就离开了!

  我说,像我们今天这样不收费看病的多吗?他说,多得去了。咱就是一名白衣战士,救死扶伤是天职,下乡看病,几乎就是在做公益。

  饭间,已届知天命之年的郭院长还谈了许多,比如随着老龄社会的到来,康复医学,预防医学的作用越来越显得十分重要。另外,他还针对行业内时下靠机器看病、乱开贵药等不正之风,表达了内心的不满……

  最后,我再次提出惊奇,怎么病人一经你的手法,马上就变了个人似的?你手里刚刚拿的那个器械是啥?

  郭院长解释说,那是一种脊椎神经活化器。它接触面积小,只要矫正位置正,力道就能整个穿透到要矫正的椎骨或者神经。主要是手上速度的把握,它能在0.3毫秒的瞬间就将力量传递出去,在这很短的时间完成矫正。我的手法很简单,就是打通和恢复人体自身的神经脉络,保持脊椎间的平衡状态。它们畅通无阻了,患者也就感觉轻松了舒坦了。

  一顿简单的午餐,让我了解了郭院长锐意进取的人生之路;一次偶然的接触,让我窥探到郭院长内心的淡泊和崇高。如果刚刚开始,我只是惊诧于他的神奇疗效,那么到最后,我只有敬佩其博大的胸怀和包容心。济世疗伤,本是一个医者的仁术;责任担当,却是一个共产党员坚定的党性!

   郭院长的医术堪称一绝。市政协副主席高国宪也曾特为他题写《医护铭》如下:

    医术精湛,尚德则铭,药理融通,对症则灵。 躬耕杏林,力修双馨。白衣如天使,慈颜如仙翁。谈笑除病苦,往来送温情。可以救危难济苍生。有回春之妙手,无贪敛之污行。药王孙思邈,医圣张仲景,世人曰:唯斯乃崇。

    就在本文即将收稿之际,又得知郭院长刚刚全票通过胜任村里的书记、村长一职,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双肩挑”啊!相信德医双馨的郭院长定会再次不负众望!

  好人一生平安,愿郭院长秉承初心,一如既往,走好自己快乐充实的人生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