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真拜读了梁晓东先生追念父亲梁兴初将军的文章,觉得亲切,又十分感动。我一下想起来我的舅舅,他曾经是梁兴初将军的机要秘书。从东北一直随梁将军打到海南,后来因身体原因转业回了家乡,就是在家乡工作也没有和将军断了联系。然而,1971年“9.13”以后,居然有人找我的舅舅,要什么“材料”。舅舅回答:坚信将军对党忠心耿耿,对毛主席一片赤诚,所以他不但没“揭发”他的领导,还一再强调将军是好军长,好司令!

         —— 那时我在外地上班,突然让我抽时间回家,说找我有事,我急忙去见舅舅,他给我讲了上面的故事,并把一叠手写的材料交给我。我一看标题是《我认识的梁兴初将军》,要我好好保存,不论什么人再来,也不要交出去!

      这份史料就这样存在我的手里。现在舅舅已经作古,将军的功勋业绩彪炳千秋,他已成为共和国不朽丰碑。  这一宝贵资料现在我已输入电脑。

     只是这份材料舅舅只写到将军任海南军区司令。

……

      今天看到了梁晓东先生的文章,我又仔细看了舅舅的文稿,我想把舅舅文稿中有关的故事、轶事写在这里,让广大读者从将军的一个部下的眼里,重温这位叱咤风云的将军的壮丽人生。

     1946年初,国民党反动派在美国支持下,大量运兵东北,4月,四平战役,我军做出战略撤退,国民党军队逼近松花江南岸,松江省委此时迁到延寿,舅舅是县独立团领导人之一,根据有关命令,地方部队晋升主力,舅舅参军。他因为是师范毕业,到部队后,一直从事文字工作。

      不久,三下江南四保临江战斗打响,梁兴初将军指挥秀水河子战役,一仗打垮了敌人五个师的进攻,阻止了敌军北进。舅舅把这次战斗的胜利作了恰如其分的分析总结,文章发表在【东北日报】和有关军内的材料上,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梁兴初将军直接把舅舅调到身边,做机要秘书。

       不久,东北民主联军改为第四野战军,将军任一纵副司令员。在辽沈战役中,奉令在大虎山、黑山打阻击战,战斗中同兄弟部队一举活捉廖耀湘,确保了锦州战役的胜利。

     接着将军指挥部队与四野大军南下,一直打到海南岛。

     梁兴初将军是江西吉安人,幼小家贫,为了生活,跟人学习打铁,所以将军自称“铁匠”,打铁的!在参军后,在战斗中冲锋陷阵竟是个铁打的硬汉。长征中更是一往无前,红军长征到腊子口,前头部队正是将军指挥。奉毛主席命令,要搜集

“精神食粮”,于是将军带队寻找能够见到的报刊杂志的地方机关。终于找到一份【大公报],报道了徐海东部到达陕北刘志丹根据地的消息,毛主席看了很高兴,说,将军为红军到陕北“三军过后尽开颜”立了大功!

       江西吉安,革命者的摇篮。将军梁姓一家名垂列祖:梁仁芥梁兴初同更,却是叔侄,梁兴初梁必业,年差四岁,又是叔侄,更为称奇的是将军任47军军长,政委竟是侄辈的梁必业将军!这在古今中外军事史料上堪称是一段佳话。

       1971年“9.13”以后,我的舅舅也受到冲击,居然有人找我的舅舅,要“揭发”材料。因为和将军共事多年,舅舅一直坚强面对,而且严正声明将军一直是革命的榜样,他更坚信,将军不会站错队。当他听说将军在四川军区,竟自己远下四川,去探访究竟!结果没见到将军本人,却见到当年的战友,知道了将军受到了委屈。

      回家后,他时时惦记着将军的正确结论——终于有一天,舅舅的战友把中央对将军公正结论的复印件寄给了舅舅。同时战友告诉舅舅,将军已调回北京,并说叶帅要安排将军去做“顾问”之类的职务,将军谢绝了。

     打铁的军人,铁打的将军。将军一身正气,不怒自威,将军威震敌胆,所向披靡!但在家人、同事、战友面前,却是铁血柔肠。  文革期间,他受诬陷,关押劳改,仍赤胆钢筋,相信自身清白。但妻儿老小,却放心不下,日夜牵挂他们的安危,五个子女与母亲在凄风苦雨中坚强的生存,虽无大富大贵,也未失梁家荫泽,都在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那个享誉中外万岁酒业的老总,就是写这篇追念将军父亲的文章作者。

       在舅舅的文章里还提到了将军的军外轶事,乃至人们口里的几个绰号:在当年东北战场上,四野大军上下都知道“虎将”梁兴初,打得敌人闻风丧胆!而参谋长刘亚楼则叫他“猴子”,说他打仗机动灵活,像猴子一样挥兵杀敌;敌人怕他,叫他“梁大牙”,他听之,回敬一句:大牙专啃硬骨头!而林彪眼里的铁匠军长则是个铁打的战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舅舅离休后,身体健康大不如前,几次想去北京,终未成行,但和老首长家里联系从未中断。后来听说将军感冒住院,病情突然恶化,竟然告别了为之奋斗的祖国、事业、家人!他把电话打到北京,他的战友告诉舅舅,不少当年的同事觉得将军突然离世,想探究竟,要求做解剖檢验,被将军夫人拦下了,这位从事多年的军医说:不必了,将军战场上枪林弹雨,哪块伤疤没有故事?身上的弹痕已经为将军流血刻下了难忘的记忆!不要再在将军身上动刀了!国家、医生为将军已经尽力了!

       舅舅和我说,他转业回家乡,没有机会同将军一起入朝和美国侵略军作战,所以朝鲜战场上的硝烟战火,是他的战友告诉舅舅的。

        梁兴初将军——入朝时任38军军长,参加了一、二、三、四次战役。然而,在第一次战役中,“虎”将军真的“虎”出了格,他听信了朝鲜人民军的情报,说在熙川战场上有美军黑人团!将军一时杀敌兴起,决心干掉美国黑人团!结果遗误了战机,使韩国伪军乘机逃脱!

      彭总大发雷霆!将军自愧难恕!

      1950年12月下旬,二次战役打响,将军奉令追击敌人,要求用两条腿跑过敌人的机械化,穿插到敌后,切断敌人退路!将军一路指挥,不但准时完成穿插,而且把敌人包围在山谷里。将军下令:只许歼灭或投降,一个不许放过!一夜激战,天亮之后,只见眼前除了死尸、伤兵,投降的敌军,再就是满山遍野的汽车、坦克、大炮、辎重、弹药……清点战场,敌人被歼几千,其余全成了俘虏!

      消息传到彭总那里,老总高呼: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据说后来毛主席接见了将军,连说:久仰,久仰,38军万岁!

      上面这些点滴之事,是将军在舅舅眼里的闪光点:一个叱咤风云将军的轶事,一个让他的部下永远难忘的老首长。

……

        舅舅说,他有幸在两种命运大决战的岁月里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他有幸在梁兴初将军指挥下从家乡延寿一直打到海南岛。他说,将军没有忘记他的部下,就是在三年困难时期,将军还给舅舅寄过钱和粮票……

       舅舅说,梁兴初将军,开国功臣,戎马倥偬,盖世英雄,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离休后,还和叶帅说:在剩下的时间里,我还要做些有益于人民的事情,为新中国的改革奋斗不息!

       ——这就是舅舅眼里的梁兴初将军!我把它摘编在这里,让我们永远追念梁兴初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