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散去,黑暗下的一切都变了模样。

  我只知道我喜欢光,但我不知道为何,我知道我讨厌黑暗,但我不知道为何。直到今天,我有了答案。

  一个人走夜路对我来说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我不信鬼,不信神,这样来讲本不应惧怕的,思来想去,只是惧怕黑暗本身吧,因为没有尽头,前路是未知的。

  要知道,人对未知的事物总是惧怕的。

  可今夜的路是真的没有尽头。自从我迈入黑暗的第步一起。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模样。

  那是片竹林,林中寂静无声,似是有月光的,但却不见影子,所以这路依旧没有尽头。一个人走着,无需左顾右盼,因为在这竹林中,万物皆归一。恐惧早被时间打磨的一干二净,余下的便只有迷茫。

  “啪、啪、啪……”这一声声微小的轻脆的声音打破了屏障,拨开眼帘,在黑暗下坐着一名老者。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他便静静地下着棋。

  在你习惯了一个长期安静压抑的环境中,漠然与懒惰使你没有力气打破。

  最终,我做出了我能做的最大限度的行动。我坐到了老者的对面,在棋盘的旁边浮出了我所应执的黑子。我猜,应是同他下棋吧。讲真,这老者的棋艺是真的不太精湛,这大概便是自己一个人的弊端。

  我赢了。

  老者轻轻地抬眸看了我一眼。血,在无声的流。一切便就这般无声的消寂。

  无声,是逝去的最大痛苦。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样。

  这是一片古战场。没有硝烟,没有士兵的古战场。它所拥有的,只是凝结在空中的煞气与在土中生锈的手。黄沙弥漫着,遮住了所有的光。在这片战场中,万物皆永恒。

  “天地之所以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这世上,谁对谁错,竟是从哪里看,又从谁的眼中看?就这么走着,无物与我皆无系,前路与我也无望。

  当一个人心中没了目的地,那这个人便永无回家的路。

  “铃、铃、铃……”这风铃唤醒了我。这时,从风铃的那片天上,大片大片的战士们的亡灵飞翔着,盘旋着,飘向了远方。

  那风铃,是他们心中的。有了方向,便有了回家的路。

  无声,是痛苦最悲伤的表达。

  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样。

  这是一片海,身体在不断的下沉,深蓝变成了黑。没有波动,没有生物,这片海里,只有黑暗与下垂感。

  最大的恐惧是无能为力。

  我只能眼睁睁地感觉自己向下沉,沉入无尽的黑暗,也许就这么睡去也不错吧。我慢慢地阖上了眼。

  可悲,是纵任自己沉沦。

  神秘的歌声响起,睁开眼,仔细聆听。

  “……这场旅行已走得很远了……这里是无尽的暗…… 亲爱的……请你告诉我你的姓名……”

  我的姓名?

  身旁依旧是海,但从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蓝色的光点,染亮了整片海域。

  那是光啊!

  只要有光,黑暗便会退去。

  黑暗退去后,路便是我回家的方向。

  为何我讨厌黑暗,因为在黑暗中会忘记自我。

  万物负阴而抱阳,在黑暗中会迷失自我,那在光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