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们这些在中美1979年建立外交关系前后出生的这一代中的一些人,因为没有经历过财团控制的国家给我们的家国带来的苦难,也对美国在二战以后的唯利是图的国家战略缺乏了解,因此在一段时间里,一些人将山姆大叔想得太好了……而通过这几年的经历,觉得美国军政团队不过是财团控制的管家而已。他们说得话也许只能代表美国的商业财团,他们的一些规则只对美国的财团有利,而对居住在地球上的普通老百姓而言,美国军政团队的规则或许就是废纸一张。所以我们必须重新认识美国军政团队,他们的言行常常是像封建王朝的土财主一样伪善的。

      2020年,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是非常艰难的,因为我们要阻击新冠肺炎病毒的蔓延。但个别国家的政客和他们国家的一些媒体却搞起了借题发挥地把戏,让我们愤怒,也让我们感觉这些人好像还生活在1840至1949年之间。而看过这些把戏以后,我们或许看到了良知已经荡然无存的看客心态和政客嘴脸。

      关于政客,德国著名政治学家马克斯·韦伯是这样解读的:“政客……靠政治而生存,以政治为饭碗的食客。”

      关于看客,鲁迅先生的笔下是这个样子的:“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

       若人世间有些人真的如此,或许他们的性格就冷血动物一样吧。

       在2020年的冬末春初,当我们中国的兄弟姐妹,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而不惜一切的时候,有些人却在太平洋东岸做起了回鲁迅先生笔下如冷血动物一样的看客,并对我们采取的防控措施指手画脚。这些让我们很反感,并觉得这是不应该的。因为病毒是在我们地球村居住的各国老百姓生命健康的共同敌人,面对这样一个敌人,我们唯一能够做的是勇敢面对,想办法让它远离我们的生活。

       也许有些人和某些国家的政客并不习惯看到我们中国的崛起,他们在我们遇到不幸的时候,总想给我们制造麻烦,发表一些不靠谱的文章,以干扰我们同命运抗争的努力。比如在这次阻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一些国家的政客,尤其是那个整日里想着在人世间称王称霸的国家的政客。就扮演了看客和搅局者的角色,他们的目的可能是为遏制我们中国崛起,因为中国崛起让他们很不习惯,他们还在做霸占我们的国家的旧日迷梦。对此,我们应该有所警惕和防备。

        面对危难,没有人是旁观者,若有人那样想,就是大错特错。希望我们的对手——山姆国,能够对此有清醒的认识,而不是犯糊涂,或者装糊涂当看客。他们这样,让我们感觉他们的思维太陈旧,这让我们为他们感到悲哀。

       另外,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山姆国地面上某些人和他们的一些媒体像一个看客,而且还时不时的发布一些伤害我们中国人感情的言论。我们感觉这些山姆国地面上的某些人的思维,依然停留在一百多年以前。但是,这些人也许得病了,他们也不想想,若有一天他们遇到了危难,若有人也和他们对待遭到新冠肺炎疫情伤害的国家的态度一样,他们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希望他们能够将心比心,而不要那么冷血。

       对不起,我差一点忘记了,有些国家是信奉唯我独尊的霸权思维的,面对他们,我们应该对其亮剑。因为在我们遇到风雪的时候,执掌山姆国政局的一些政客和媒体发表的言论,让我们感到愤怒。每一个懂得中国近代史的人都应对这种极不友好和让人愤怒的言论说“不”。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有半点含糊。如果含糊了,那个国家的政客和媒体就会得寸进尺。而太平洋东岸的那个在1945年二战结束之后,以发动对发展中国家的战争为家常便饭的山姆国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面对他们对我们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所采取的措施的指手画脚,对其亮剑 是必须的,因为有的时候他们的言行,或许不是在做恶作剧,而是想以冠冕堂皇的名义实施其称王称霸的国家战略。

       不过,面对疫情,不做看客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传染病是人类生命的共同威胁,传染病病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只有共同应对才是明智的选择。面对疫情,任何人若做看客,我们会感到愤怒的。因为历史告诉我们,当我们遇到来自敌人的进攻时,应该立刻采取打击敌人的行动。这在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也是适用的,尽管山姆国的政客、还有网络上 的一些人很不情愿,但时间会告诉他们,他们对疫情采取的鸵鸟政策或许会遭到历史的惩罚的。这些让我不禁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关于疫情的西欧故事片《卡桑德拉大桥》。或许我们应该从欧美国家的电影和文艺作品里,看一下西方那个大国是如何面对传染病疫情的。

       说起电影《卡桑德拉大桥》,这是一部摄制于20世纪70年代的故事片,在这部故事片里,当那个山姆国得知一个传染病人感染了一列列车的旅客,即刻让他们的军官麦肯齐到火车调度办公室,命列车密封改道,开往波兰亚洛夫,企图让列车在途经年久失修的卡桑德拉大桥时,造成桥塌车毁掩人耳目。而不是向列车上的旅客提供医疗队,治病救人。为的就是不让疫情影响资本财团的运作。也许只有从西方国家的电影作品里,才能够体悟资本财团控制的国家的伪善与虚伪。 这,或许就是故事片《卡桑德拉大桥》的悲剧给我们的启示。

      也许,资本财团控制的国家有时候对老百姓是蛮不讲理的。对老百姓蛮不讲理的人,或许会成为一株朽木的。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国家追名逐利成风,且五花八门,反正什么可以出名,什么可以获利,他们就干什么,好多人以此为风尚。而且谁有钱谁就是财主,财主只管自己发财,至于老百姓的生死,财主们或许很少顾及。 


       附:故事片《卡桑德拉大桥》简介

       两名国际恐怖分子闯进了日内瓦的国际卫生组织总部,欲实施恐怖袭击,受到了保安人员的阻击。在追捕过程中,警员不小心将实验室内的玻璃瓶打破,瓶内含有病毒的液体溅到两人身上,两人都被致命病毒所感染,一人当场被擒,不久腐烂而死;另一人逃窜到一列开往斯德哥尔摩的列车上。这种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而且具有40%的死亡率,不久整列火车上许多乘客都被传染。有关当局为了控制局面,对列车进行严密监控,不许所有乘客下车、不许列车在任何车站停留,将所有车窗封闭。为了掩饰和消灭病毒,最后国际警局意图将列车引向危桥的卡桑德拉大桥给毁掉,该桥根本无法承受列车的重量。

      国际卫生实验室的一名医生发现高浓度氧气可能会杀死病毒,车上的科学家也发现用氧气可以治愈被感染的人,可是当局并不相信,仍然一意孤行任由列车驶向大桥。为了生存,列车上的乘客联合起来用武力反抗,和控制列车的武装人员展开了对列车的争夺权。在同火车上的军队进行过一番交火后,终于将火车分成两节,前面的一节火车在过桥时坠桥爆炸,后面的一节则平安停了下来,最终大多数旅客绝处逢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