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两只狗,每天我都在约六点钟带它们出门。它们会在我的卧室门口等我,丁点不吵我。只有因为我有特殊情况,忘记它们时,小的狗才心急地用狗爪子挠门。它们中个头大的一只是雌性的咖啡色泰迪犬,名叫芒果,年龄约五岁半。另一只是芒果和野跑的豺狗交配后生下的六崽之一,(那次生产,是两黄四黑,一公五母,幼犬们都很健康)这一只是雌性,浅咖色,此刻七月龄。

      今天,我是心中有事,起猛了,才四点半,天空的色调已经是有些亮度,只是雾气重了些。穿戴好运动装,还带了儿子给买的恒源祥护膝(儿说:“给妈妈买最贵的”,心里话,不很好穿)。在户外,腰有些微凉,感觉吗?欠好,是这膝头太暖和了吗?先不想了,攥紧这左右手中的两个狗绳,握好,出发。大铁门都没关(昨夜司机和儿子在昌平处理找到修车老板盗窃的车辆一事,整夜未归),爱人怕是等到一点多才睡下,我隐约记得:“媳妇,儿子他们还在现场,与警察在沟通”。

 

      我和两只狗出现在了小街上。

      世界好安静,此起彼伏地阵阵鸟鸣在我头顶左上方的树冠间响脆着传出。这自然音乐会的旋律大概响彻了零点五公里。这是自然界生活在人类城市里的鸟类在体会它们自己,这歌唱的声音里充满着自由,欢快,或者说成民主,总之是美好极了。很多时候我注意到在寅时,鸟儿鸣叫最热烈,如一曲自然的交响乐,和声的部分似我的心语,我的生活里会有很多如此的时刻,我和友人说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品赏栅栏花,感动街边树,体会我的狗,或是咋嘛有生趣的各型路人。

      有人走过来,六十几岁的男士,他很瘦,他很学风,喃喃自语着说着:“人养狗”。他和我没交集,我没言语。可我心里有一堆话,此刻说两点:“不爱狗的人,永远不懂饲养狗人的甜与酸。”再:“人啊,总要有个付出的对象,要是它比你稳定。这样助力你在规律生活。”似乎可以这样说——恒久爱动物,一家人恒久爱一物会是呈现责任感,真实性,懂感恩,愈生趣。

       零点五公里,寓意人生由0开始会有小数点,停顿很美,赏析很妙,五件事,五分满, 一半是泪,一半是欢。如果让我说五事,我会说:“天下事,国家事,父母事,家庭事,自己事。”这个排序不会变。以为个体再好,夫妇不一心,父母在嗔恨,国家我不管,天下不关己。如此的人生我不要。五分满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所有的不匹配,不快乐是源于自己的差距,或是家族意识,民族意识,是个体的狭隘。泪与欢是匹配,享受了平凡就会体感平常暖意的人生。经历了苦或甜。自会在以后临到欢与涩。

       平衡的人生境遇,零点五公里,鸟鸣声阵阵,它们在我夫,我女,我儿还有我的陪护下过的很舒心。话说这七月龄的糖豆,它有野性,它受过较重的教育,它的母亲知道全程,没有对抗。只是在孩子被体罚后去拥着它,一小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