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种家乡味道、是一种故土情结、是一种精神依托。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或淡或浓的乡愁,扎根在灵魂深处,久久挥之不去。家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会勾起我们万般情丝,让我们魂牵梦绕。

辛丑年的春节,由于疫情,女儿女婿只能在成都“就地过年”,我们夫妻俩则回到了乡下老家。

腊月二十八,在县医院工作的侄子,用私家车将我们接回了老家。大年三十,家住吉州区的小弟弟一家也回来了。就这样,父母、我、大弟、小弟,四个家庭又合在了一处,热热闹闹地过大年了。

年货,是我们自带的,糖果、桔子、糕点等,应有尽有。父母的新衣,是年前我们给置办的,香烟自然由我来准备,爆竹照例是大弟买的。腊货,早就在灶塘的上方熏着,金黄的颜色,喷香的味道,诱人着呢。

鸡是现成的,母亲养的,一大群,真正的草食鸡。腊月二十九,母亲杀了两只鸡,烧水褪毛、开膛破肚,忙得不亦乐乎。妻子则提了个篮子,拿了把小铲子,去菜地里挖荠菜,为大年夜的饺子准备包芯了。

腊月三十最忙。我们兄弟三,还有侄子,上午上坟祭祖,中午忙着贴春联。父亲负责烧火,母亲和我妻子、还有弟媳妇们,正忙着准备年夜饭。八个月大的小侄孙,则由侄媳妇和几个侄女轮流带着。一家十几口,各忙各的,紧张而有序。

下午两点,年夜饭开吃,有两大桌。忽然,妻子的手机铃声响了,是成都的女儿女婿打来的,原来他们也在吃年夜饭。有视频真好,远在他乡,却好像就在眼前,距离感一点都没有。

女儿女婿颇有些抱怨,说他们“就地过年”,就怪我这个老古董,原本他们是可以回家的。哈哈,这有什么办法,不给国家添乱,是我做人的原则,任何侥幸的事,我都不会去干的。孩子们思乡心切,我能理解,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情感,一如我们每年都要回老家过年一样。俗话说:“有钱冇钱,回家过年”,家是一种牵挂,是灵魂的归宿。或许,这就是乡愁吧。

今年过年,天气不错。

大年初一,先到祠堂祭祖,再去堂方上去年老了人的两家拜了奠,然后,到伯母家拜年。其他人家未去,往年是要去的,今年特别,减少聚集,安全第一。

大年初二,大弟弟一家去岳母家了,我和小弟弟则去舅舅家和姑姑家拜年。舅舅是从岩头陂电站退休的,今年七十了,还是闲不住。这不,一栋三层小洋楼赫然于眼前,这就是他的杰作。他小儿子在郑州开厂,花了一百六十万,在老家建了这座小洋楼,舅舅负责全程监理。当我们夸他真能干时,舅舅十分高兴,满满的自豪。他硬要留我们吃饭,羊肉、土鸡、萝卜炖牛腩,一大桌子的菜,喝的是自家浸泡的药酒,我喝了两杯,晕晕乎乎的,酒劲很大。末了,还摘了金桔回去,真好。姑父九十多了,身体不大好,我们去的时候,正在大门口晒太阳,给他拜了年,看得出,他很高兴。姑姑也有八十四了,身子骨还很硬朗,见了我们,很亲切,要留我们吃饭,我们说在舅舅家吃了,她顿时有些失落。我们宽慰她,说明年一定在她家吃,她这才释然。

从姑姑家出来,又去了桥头叔叔家。说是“叔叔”,其实也就比我大三四岁。叔叔是村里的文书,家里养了鸽子、土鸡、土鸭,种了井冈蜜柚,是个劳动能手。我们去的时候,叔叔不在家,只有婶婶在。婶婶拿来柚子,尝一瓣,嗯,真不错,水分足,甜味也好。她见我们喜欢,就找来了一个蛇皮袋,叫我们去园子里摘。我们也不客气,摘了满满一袋子,足有几十斤吧。我又与叔叔视频,告诉他我们来了。叔叔不一会就回来了,我赶紧上前打招呼,就在院子里聊起来。他说今年柚子不好卖,批发价才八角钱一斤,所以懒得卖了,树上还有很多,你们喜欢,多摘些去。他告诉我,他参加了职工社保,今年元月份就可以领退休金了,每月有一千多。说到这里,他笑了。

初四,我和妻去岳母家。带了一箱赣南脐橙王,一罐正山小种红茶,算是随手礼。内兄系着围裙,早早地,就在准备午饭了。羊肉、狗肉、鸡肉,七荤八素,太油腻了。他问我喝什么酒,我说,还是喝自家酿的谷烧或水酒吧,他表示没有。没办法,我只得叫姨妹子跑一趟,到我家去拿一瓶药酒过来。岳母腿脚不方便,但还颤颤巍巍的,忙着招呼我们,真有些过意不去。内兄的儿子今年带女朋友回家了,不错,给年又添了一份喜庆。

过年,走走亲戚,拉拉家常,特别亲切和温暖,这种感觉,真好!难怪,人们不管回家的路有多难,也都要回家过年,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乡愁,所谓的亲情吧。

回家过年,不仅仅是大吃大喝、走亲访友,还应该有点别的。

随着旅游快速道的开通,武功山、羊狮慕、武功湖、大智石刻景区迎来了一批批游客。

打拼了一年,终于在过年这个节点上,人们可以陪着家人,好好看看家乡的风景,亲近家乡的山水,这既是放松自己,也是对家人一种的补偿。

初五,天气阴。小弟弟一家回吉安了,侄子侄媳他们去赣州给岳父母拜年了。平时给儿子带小孩的大弟媳说她没去过羊狮慕,很想去。于是,我和妻、大弟媳,还有妹夫一家,驱车来到了羊狮慕大峡谷。峡谷静谧,鸟鸣啾啾,水声潺潺,顿有世外桃源之感。沿着步道,一路前行,赏瀑布,观怪石,看花树,拍美照,好不惬意。

初六,天气晴朗。听闻安福又一个网红打卡地:古护城河—洞渊阁片区开放了。我就迫不及待想去看看。白天去了一趟,古护城河已然焕然一新。流水清澈,河中巨石错落,河畔回廊曲折、嘉木姣好,河上架桥三座,桥上游人驻足,好一幅安福版的“清明上河图”。这个昔日的臭水沟,如今是脱胎换骨了。晚上又去了一趟。只见灯火璀璨,游人如织。不远处,洞渊阁、通天井、牌坊、集仙桥历历在目,我们恍若置身秦淮河畔。远处,蒙岗岭上的崇德楼,灯火熠熠,好一派祥和景象。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这就是最美丽的乡愁。当我们在异地他乡的时候,一定还会记得我的安福。哦,乡愁这壶老酒,历久弥香,我怎么喝都喝不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