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春来了,从雪花融化的水渍中现身而出;从寒梅陨落的香蕊中轻盈而出,在太阳日渐明亮的眸子里,在小溪潺潺的流淌的声音里,轻悄悄地来了。
春寒料峭,咋暖还寒。
虽然立春已过,但充满寒意的大地依然雾霭沉沉,特别是多日的冻风淫雨,把人们困在冬季的囹圄,心灵枯萎如残荷。
一日清晨,推开久闭的窗户,惊诧于房后的一棵棵垂柳,那密密麻麻的枝头,已经泛起了一层层鹅黄,那布满枝头的一抹抹浅绿,与呢喃的鸟儿联袂掀起了春回大地的序幕。
春,来了。当你看到草芽探头探脑的钻出地面,那是春来了;当你看到枯草丛中三两朵野花悄然开放,那是春来了;当你看到河边的柳枝吐露出粒粒嫩芽,那是春来了。
      当你看到黄莺婉啭春燕呢喃,那是春来了;当你听到牧童悠扬的牧笛,那是春来了;当你看到斑斓的蝴蝶在万花丛里上下纷飞,那是春来春天来,最早迎接春天的当属迎春花,春天是迎春花唤来的。

迎春花枝条柔嫩细长,花先于叶,娇小玲珑,六片鹅黄色的花瓣在料峭的春寒里摇曳,宛若风中跳舞的小星星,很是可爱。晏殊也说它“浅艳侔莺羽,纤条结兔丝”,完全是一派清丽淡雅的花间词风。仿若一个清新脱俗的小女孩,眼睛还眨呀眨的。她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一大帮子姹紫嫣红的姐姐们——桃花、杏花、梨花什么的。姐妹们走到春天的路上,打打闹闹的,在煦日和风里嬉戏。

春天来了。春,唤醒了沉睡的泥土,给良田铺上了绿茸茸的地毯,拨响了小溪美妙的音符,牵引出柳丝婀娜的舞姿。春,只微微一笑就把冬的苍凉一扫而去,让北风放肆的呼啸声就此沉溺在云水深处。
      春风,像一个多情的女子,莲步轻摇,唱着唐诗的浅韵,舞着宋词的婉约,吹开慵懒的胸怀,安抚浮躁的心情。哪里有春风,哪里就有草长莺飞,哪里就有飘逸的山水画,哪里就有浪漫的诗情飞扬……
      春风所及处,不再有落叶的哀唱,不再有枝头的荒芜,你看!春风吹过的地方,总有绿意在萌生,总有暗香在浮动。
      当春来临,蛰伏了一个冬的我,嘴角微笑的弧度轻轻上扬,心,也不由地跟随春光的节奏轻盈起舞,舞成一首美妙的梵音。
      轻轻折一枝柳,在空中画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让心花绽放到极致的绚烂,任心底溢出的诗行随流云远走,就这样温情地守望着,静静地等待着幸福的路过……
每每想起唐代诗人韩愈的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我就忍不住要挽一袖清风,抒一卷明媚,寄语春天,我想要春知道,无论梦里还是梦外,我,一直都渴望着春的到来!
  谁不愿感受“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温暖”?谁不愿看到桃花朵朵开的烂漫?我相信,在春天这个灵动多梦的季节里,一定处处都有但愿常梦不复醒的眷恋。
春如诗,春如画,春如歌,谁,舍得让春远走?
在绣着花纹图案的绿草坪上,或舒张四肢仰卧,看一尾漂亮的鱼形风筝,游弋于湛蓝湛蓝的天空,或侧躺与此,随手牵过一朵散发着淡淡清香的野花,让思绪沾着风,沾着 温暖的阳光,沾着鸟语,飘扬自如,时而入萧悠扬,时而如笛清婉。人年轻的心,在这样一派风和日丽草长莺飞的盎然生机里,澎湃激荡,忍不住从心底流出一声长叹——在蜂飞蝶舞的春天里走走,真好。
  我爱春天!我要放下手中的一切,好好拥抱春天,接受春雨的洗礼,静听花开的声音,全身心地感受春天的柔情;我要以最美的姿态漫步在春天,牵一片闲云,在春天里徜徉;我要用真诚的双手触摸春天,揽一缕春色,在春天的琴弦上舞舞蹈;我要把爱播撒在春天里,然后用最柔、最纯、最美的声音尽情地吟咏春天,歌唱春天……
  端坐在春天的阳光里,我听见了万物生命拔节的声音。我不愿辜负明媚的春光,我要做一个爱春、惜春、怜春的春的使者,把剪不断的情怅,把理还乱的梦愁,全部抛却,把欢笑洒向天空,让希望直达苍穹。我要在春天集百花的颜色,调出最美的色彩,用心勾勒描绘诗意的生命蓝图,从此,拈花微笑……
  让自己的心依在春天、走在春天,住在春天,那么,我就可以让自己永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