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定一度做过辽朝的陪都,更名中京,并且有一位辽帝在此登基即位。

那要从五代时期最后一位成德军节度使说起。唐僖宗中和三年(883年)七月,长期割据镇、冀诸州的成德军节度使王景崇病逝,其年仅十岁的儿子王镕袭位。在五代时,梁、晋两大集团争夺河北,王镕利用梁、晋的争斗,联络临近藩镇,维持了38年的割据。后梁龙德元年(921年)二月,成德军发生兵变,王镕被其部将、养子王德明(本名张文礼)所杀,并遭灭族。此时,统治河北的是晋王李存勖。张文礼表面上臣附于晋,暗中却勾结后梁与契丹,对抗晋王。晋军围攻镇州,后梁无力北援镇州,却乘机袭击晋军,反为晋军所败。契丹应张文礼之邀,南下攻晋,大败后退回契丹。
  后梁龙德三年四月二十五日(923年5月13日),晋王李存勖在击败契丹军、平定河北的情况下,即帝位于魏州,国号大唐,史称后唐,建元同光,是为后唐庄宗。以魏州为东京兴唐府(后改邺都),作为都城,太原为西京、镇州为北都,作为陪都。
  不久,后唐国势动乱,河朔州县相继叛乱,亲军继又叛乱,后唐庄宗中箭身亡。部将李嗣源登位,是为后唐明宗。后唐自明宗死后,内乱迭起,936年五月,明宗女婿、河东节度使石敬塘起兵反唐,并向契丹求援,遣使奉表称臣,尊契丹帝耶律德光为父皇帝,并割让幽、云十六州。契丹帝封石敬塘为晋王,不久又立石敬塘为大晋皇帝,以太原为都城,是为后晋高祖。此后,契丹帝又制止石敬塘称臣,而令其自称“儿皇帝”。
  后晋建立后,叛乱相继。后晋大部分文武官员对石敬塘向契丹帝称臣称儿,大为不满,成德军(镇州)节度使安重荣尤耻于臣属契丹,契丹使臣过境必遭谩骂,甚至被暗杀,还上表诋斥石敬塘当儿皇帝。后晋天福七年(942年)六月石敬塘死,其侄石重贵即位,是为少帝(出帝)。少帝耻于向契丹帝称臣,引起契丹不满,导致双方历时五年的战争,后晋被契丹灭。契丹天会十年二月初一(947年2月24日),契丹帝耶律德光在开封城以汉族仪式接受群臣朝贺,并改国号为辽,改元大同。升镇州(恒州)为中京,以赵延寿为中京留守,表明了辽太宗直接统治中原的意图。
  辽兵大肆劫掠,引起各地人民纷纷起兵反抗,耶律德光率部属北返,在栾城乏马驿(今栾城乏马)病死,当地民众欣喜万分,遂将此地称为“杀胡林”,意即胡人被杀的林子。
  辽太宗耶律德光病死,牵涉到王位继承问题。和所有的帝王更替都要引发一场王位争夺战一样,契丹也不能幸免。除了或嫡或庶的皇子亲王,甚至后宫后妃,乌眼鸡一样盯着王位相互明争暗斗外,契丹辽朝还掺杂着别的政治因素——新旧势力的斗争。本来,在中原王朝进入封建社会后,契丹仍停留在奴隶制社会。随着和汉民族的交往,特别是儿皇帝石敬塘奉献幽云十六州后,大大增加了契丹的封建化因素,尤其是耶律德光在灭后晋前后对汉文化的吸收,也促进了封建化进程。但是固有的奴隶制势力还十分强大,他们竭力维护奴隶主利益,两种势力通过争夺皇位进行着斗争。第一次斗争发生在辽太祖耶律阿保机卒后。耶律阿保机的死,引发了以太子耶律倍为代表、倾向封建化吸收汉文化的一部分契丹贵族,与皇后述律平(月理朵)和兵马大元帅耶律德光(尧骨)为首、维护与发展奴隶制的大部分贵族之间的矛盾。皇后述律平抢先称制执政,并利用殉葬风俗,先后杀死太祖数以百计的亲信。一年多之后,述律太后按照她的意志,改由次子耶律德光继承皇位,太子耶律倍被迫顺从述律后的意志,违心地与其他大臣拥立立其弟耶律德光为帝,是为辽太宗。
  第一次斗争,以述律太后通过立次子耶律德光为帝占了上风。但是,事与愿违,耶律德光继承皇位后,在南侵过程中,逐渐推行封建化的政策,让述律太后竭力反对。辽太宗耶律德光之死,必然引起又一场帝位之争。
  本来,辽太宗已立他的小弟弟耶律李胡为皇太弟,继任并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是,偏偏辽太宗耶律德光死在北归辽国途中,给了太后的对立派可乘之机。前太子东丹王耶律倍在出逃后唐时,王妃萧氏及子耶律阮(兀欲)仍留在东丹国,耶律阮后随耶律德光南侵,并于灭后晋后即受封为永康王。当辽太宗在北归途中的栾城乏马驿病故时,他正在军中。从征的辽军将领大多拥护辽太宗的现行政策,他们十分害怕述律太后重演在辽太宗继承皇位时诛杀异己势力的做法,一致拥立永康王耶律阮。
  新帝即位是件大事,登基大礼不能随便在什么地方穷凑合。前面不远就是中京真定城,于是赶奔中京而来。
    此时,在中京迎接这位即将荣登皇位的耶律阮的,也不完全是三呼万岁,潜伏着的杀机凶险,正等着他。
  耶律德光任命的中京留守赵延寿,本来是要作汉帝的,却只得了个留守、大丞相,心怀不满,记恨契丹主负约。这时,见耶律阮和辽南院王、北院王各自带着本部人马相继来到中京真定城下,本来想将他们拒之城外,但看看城内兵员不足以抗拒辽军,只得勉强打开城门。
  契丹诸将已密议奉耶律阮为主,入城后,耶律阮登鼓角楼,接受叔、兄等拜见。而赵延寿并不知道这些,还堂而皇之地宣称自己受辽太宗遗诏,权知南朝军国事,仍然向各道布告,而对耶律阮的供给也和其他将领一样。
  有人对赵延寿说:“契丹诸位大人几天来一直聚在一起密谋,必定有什么变故。现今我们统领的汉兵不下万人,不如早动手解决了他们。”赵延寿犹豫不决,接着又下令,以来月朔日,在待贤馆接受文武百官对他权知南朝军国事的恭贺。有人竭力劝阻,才作罢。
  这一天,耶律阮在馆舍,请赵延寿等人饮宴。耶律阮的妻子向来将赵延寿当兄长奉侍,这时,耶律阮从容地对赵延寿说:“你妹子从上国来了,不想见一面吗?”赵延寿欣然答应,与耶律阮一同入内。许久,耶律阮才出来,对其他人宣布:“燕王赵延寿谋反,刚才已把他锁起来了。”接着又说:“先帝在汴梁时,已命我管理南朝军国。最近驾崩,没有别的遗诏。而燕王赵延寿擅自管理南朝军国,这是什么道理!”于是下令:“赵延寿的亲近朋党,都释放不问。”
  过了几天,召集藩汉之臣于府署,宣布契丹主遗制,耶律阮正式即位,是为辽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