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杨树是杨柳科杨属落叶乔木,杨柳科有三个属,杨属、柳属、钻天柳属。之所以在此篇要提及杨柳科的三个属自然是有原因的。

  一则表面看起来不相干的杨树和柳树其实是一个科的,想必很多人不知道。

  二则我们的先人常常把杨柳共提,但是古人眼中的杨柳不是杨树和柳树,而是单指柳树。

  三则古人所说的杨花也不是杨树的花而是柳絮。

  四则古人所说的绿杨不是绿杨是柳树。

  五则古人说的垂杨也不是杨树也是柳树。

  不这样“几则”下来,看古诗往往把我们搞晕。

  摘几首诗出来感受一下吧。

  隋朝的《送别》最典型:“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张敬忠《边词》五原春色旧来迟,二月垂杨未挂丝。

  王昌龄《青楼曲二首》驰道杨花满御沟,红妆漫绾上青楼。

  李白《赠钱征君少阳》白玉一杯酒,绿杨三月时。

  以上的“杨”都是柳树、柳絮。

  抛开了各种“杨”的柳,真正的杨就没多少了。

  但古老的《诗经》中写到杨的居然后五处,《陈风·东门之杨》:“东门之杨,其叶牂牂”《秦风·车辚》:“阪有桑,隰有杨。”《小雅·南山有台》:“南山有桑,北山有杨。”《小雅·菁菁者莪》:“泛泛杨舟 ,载沉载浮 ”《小雅·采菽》:“泛泛杨舟,绋纚维之。”

  就选一处好看的杨感受一下吧。

  《陈风·东门之杨》好看,是“郑卫之音”的好看。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昏以为期,明星煌煌。   

  东门之杨,其叶肺肺。昏以为期,明星晢晢。

  大意:

  东门的杨树,叶子沙沙作响。约好黄昏见面,相会到启明星闪亮。

  东门的杨树,叶子呼呼作响。约好黄昏见面,相会到启明星照耀。

  有情人相约黄昏后,相会沙沙作响的杨树林,欢会直到启明星闪耀。美好温情,想入非非,粗壮疏朗如杨树竟然扮演起媒人的角色,那是让人欢悦的。

  后来柳大行其道,杨在诗文中就黯然失色了,现在顾不上杨分什么青杨、白杨、黑杨、胡杨、大叶杨,是杨就行。

  你还别不服气,唐诗中确实写到杨树的只找见两首,而且都是白居易写的,我不由的十分感谢他,为唐朝留下两株杨。

  白居易的《燕子楼》(其二)其实在写柏树篇诗时已经用过,但是还得用,只不过是用《燕子楼》(其三)。没办法,太少,物以稀为贵。

  《燕子楼》原是张仲素写的三首诗,后来白居易看到后又和了三首,咱就取写到杨树的第三首吧,顺便也把张仲素的第三首摘出,毕竟他是起因。

  燕子楼(其三)

  张仲素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白居易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前两首已经介绍了燕子楼的主人,是张尚书宠姬关盼盼的居所,张尚书死后,关盼盼在燕子楼为他守了十年不出嫁。张仲素赞叹关盼盼的情义,写诗三首,这首是说张尚书埋在北邙,那里松柏环绕愁云惨雾,燕子楼里的关盼盼日夜想念不思饮食。自从尚书死了,盼盼再也没有起舞歌唱,这样的情况已经十年了。

  张仲素替关盼盼说,那传递书信的鸿雁从洛阳回来了,但传递书信的人却永远消失了,春天到了,燕子双双飞舞,让我这孤单人情何以堪?曾经让我们喜悦的各式乐器我一样也不想动,任凭它结蛛网落灰尘。盼盼的心已经随尚书一起死了。

  白居易感慨说,今春你从洛阳回来,告我说你曾经到尚书墓祭奠,还说尚书墓上的白杨树已经长得可以当柱子了,可不是吗?已经十年过去了,白杨树已经成材了,时光流逝,怎么能不叫那红颜成灰呢?

  白居易应该是感叹时光飞逝,感叹盼盼对尚书的情感深长,没想到此诗让本来就心如死灰的盼盼看到,竟然绝食而死,果真成灰了。

  大唐的这株白杨好生凄凉。

  白居易另一首写到白杨的是《览卢子蒙侍御旧诗 ,多与微之唱和。感今伤昔,因赠子蒙,题与卷后》

  昔闻元九咏君诗,恨与卢君相识迟。

  今日逢君开旧卷,卷中多道赠微之。

  相看泪眼情难说,别有伤心事岂知?

  闻道咸阳坟上树,已抽三丈白杨枝。

  这是白居易看了朋友卢子蒙的诗稿,发现里面有不少卢和元稹的和诗,不由感伤起来,白居易和元稹的友谊当时就传为佳话,可惜此时元稹已经去世十年,怎能不让白居易百感交集呢》

  过去我就知道元稹有很多写到你的诗篇,我当时就恨不能和你相识。现在我看到你的旧诗作,其中很多都是和元稹的唱和,看到这里,你我不禁泪眼双流,别人哪里能知道我们心中的伤心事呢?唉,听说咸阳元稹的坟头上已经长出三丈长的白杨树了。

  我寻觅了大唐半天,只找到这两株白杨,意想不到的是都长在坟头,坟头不是种松柏吗?也种杨树?

  我眼中的杨树可不是坟头的杨树,而是“枝头树叶金黄,风来声瑟瑟”的秋景,或者是“一棵小白杨,长在哨所上”的意气风发。

  我看我还是回到现在吧,我怕大唐的杨树伤到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