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梅是杨梅科杨梅属的灌木,显然的南方植物,据说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和食用价值,但北方人不知道,北方人很少吃杨梅,即使物流发达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北方的水果市场也能买到杨梅,但是吃的还是少。所以对我这个地道的北方人,说杨梅有点为难。

杨梅是中国的原产,据说1973年余姚境内发掘新石器时代的河姆渡遗址时发现杨梅属花粉,说明在7000多年以前该地区就有杨梅生长。可见杨梅存在的年代久远,只是一直没有“声名鹊起”,一直是比较边缘的水果。

《诗经》中没提可以理解,那是以北方为主的诗歌,《楚辞》也没提,那可是典型的南方诗歌。再后来,栽培水果已经相较比较丰富的南北朝时代,其时最重要的有完整体系的农学著作《齐民要术》提了很多水果,比如,枣、桃、李、梨、甚至进口植物安石榴,也没有提及杨梅,有的是梅。梅不是杨梅,梅是蔷薇科杏属植物,连不知道现在“科学分类”的老祖先都把梅杏放在一起,可见梅和杏相似度高,和杨梅就不是亲戚。

历代写到杨梅的诗歌少,唐代有,我找到一首,是李白的,没什么意外,以他的浪漫,这个可以有。

写到杨梅的地方是在他的一首长诗中。

    梁园吟(节录)

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

平头奴子摇大扇,五月不热疑清秋。

玉盘杨梅为君设,吴盐如花皎白雪。

持盐把酒但饮之,莫学夷齐事高洁。

昔人豪贵信陵君,今人耕种信陵坟。

荒城虚照碧山月,古木尽入苍梧云。

梁王宫阙今安在?枚马先归不相待。

舞影歌声散绿池,空馀汴水东流海。

沉吟此事泪满衣,黄金买醉未能归。

连呼五白行六博,分曹赌酒酣驰晖。

歌且谣,意方远。

东山高卧时起来,欲济苍生未应晚。

此诗是在“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之后写的,李白万丈豪情准备应皇帝的诏曰去京城大展宏图呢,没想到唐玄宗只不过希望他是个御用文人,他接受不了,唐玄宗也接受不了他的“志向”,把李白“赐金放还”,此时来到汉代梁孝王建的梁园大发感慨。我们选取第二段,有杨梅的第二段,一睹李白的风采,主要是一睹写到杨梅的的风采。

第一段是李白离开了京城,山高路远,旅途极为辛苦,更主要心情也不好。来到了昔日梁孝王的故园“梁园”,感慨自己志向实现不了了。

但是转念一想,人各有命,达然处之,不必忧愁,不如饮酒登高欣赏美景岂不潇洒。有小子摇扇,已经炎热的五月就如同秋天一样清爽。有人为你玉盘盛杨梅,再为你端上洁白的吴盐,把酒沾盐吃杨梅,学那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赢个高洁的名声干什么?想那从前信陵君何等豪贵,再看今日那农人在他坟上耕种。岂不是“昔日王谢堂前沿,飞入寻常百姓家”吗?再看这梁园破败只有那明月依旧,当年的风流人物枚乘、司马相如今何在?当年舞榭歌台今何在?如今只剩下卞水东流大海不复还。想到这里,我是泪满衣衫啊,不归吧,我要黄金买醉。吆五喝六,赌酒行博,一醉解千愁。

既然已经如此了,那就唱歌呼啸,当个隐士。把那心怀放远,就像当年谢安高卧东山一样,时机到来,仍可大展宏图,再济苍生应未晚。

李白再难过,再感慨豪贵变粪土,也不过暂时当个隐士,终究不死心,等待有朝一日东山再起济苍生。

杨梅在其中实在不算什么,极小的点缀,但是精致的点缀,用玉盘盛放。

感叹李白遭遇的时候,我想不起杨梅。就像杨梅这样的南方水果对于北方人是遥远的。几乎模糊。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