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靶的射击训练在我没有入伍前,我看见民兵训练打靶时,我都躲远远的躲着,听到枪的响声也都是直捂耳朵,因为那个时候对枪还是很胆怯的。

参军来到部队里,新兵训练还是接触不到枪支的,下到老兵连后,每一个战士都佩发一支冲锋枪,有的时候还配有自动步枪。在军营里,枪支就是战士的第二个生命,不管在什么时候或者是什么地方,只要是军营,那每个军人都会按照规定配发枪支的。特别是战术训练和射击训练时,每个战士,都人手一支枪。我在刚刚来到军营里的头三个月,一直都是在新兵排里集训,这是新兵入伍的必修课,也是每一个从地方青年到军人的一个转变过程。当然,仅仅靠新兵训练的三个月,是不可能马上就把地方上的青年转变成一个合格的解放军战士的,这三个月训练,只能是一个简单的转变适应过程。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真正解放军战士,要在长时间的训练中,从点点滴滴的磨炼而成,才可以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们下到老兵连里,这个时候才是磨炼军人的开始,无论是坐姿还是站姿,无论是走路还是在各种各样训练中,班长都是按照部队里军人的要求,一点点的开始训练转变新兵的不良习惯。所以,这个时候作为我们自己也时刻严格要求自己,提醒自己,按照军人的内务条例去做,去改变自己在地方上不好的习惯。这是一个循序渐进逐步适应的漫长过程,也是改变每一个地方青年懒散散漫言行,和不规矩走路、站和坐姿的行为习惯。只有这样的严格要求自己,和被严格要求过程中不断的进步,逐渐适应军队需要的必经过程。也就是说,适应不适应最后都要适应,没有什么可回旋讲究客观理由的,这就是军营和军人的形象。

下到老兵连后,我们的连队是军部大院的警卫连,我们连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军部机关大院的警卫、站岗、执勤、工差勤务,还有一个排专门负责军首长的勤务公务人员。除此之外我们连队也要进行一系列的步兵战术和战备训练任务,所以,射击训练也是一个必修的训练科目。开始进行射击训练,都是在训练场上进行的,在训练场地按照规定,将预设靶放在规定的距离外,然后就以班为单位,在班长的组织指挥下,用瞄准镜瞄准训练靶,进行空枪瞄准击发训练。每个战士都自己反复的练习,然后班长逐个人的用瞄准镜,检查瞄准训练过程,发现问题及时解决。按正常的规定,每隔半年就要进行实弹射击一次,这也是检验每个战士,在平时训练中的实践成绩。

一九七七年的秋季, 在接二连三几周射击训练后,按照原来计划实弹射击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个时候我们同一年入伍的新兵,时而高兴时而紧张的不得了,原因是,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可下要进行真枪实弹射击了,为此而高兴,紧张的是第一次实弹射击能否打出一个好成绩呢?所以,高兴之余还是比较紧张的。我也和战友们一样,也是在紧张和高兴中终于等到了实弹射击的这一天。一九七七年的十月十八日,秋高气爽,天空格外的晴朗,锦州市的南山四十军司令部作训处的靶场上,微风习习,警卫连的秋季步枪实弹射击,在上午九点钟正式开始了。射击的顺序是按照编制排进行的,第一个开始射击的是一排一班,射击位置是四个靶位,和四个固定胸环靶立在距离射击位置一百米的距离位置上。

一个班分为两组,分别是一号二号三号四号靶位,一班的射击很快就结束了,我当时是在一排的二班。我在二班第一组里的四号靶位上,按照指挥员的要求,验枪,卧倒准备,装子弹开始射击等一系列的动作后。我在没有听到射击口令的同时,心里就开始咚咚咚的一个劲的跳动,而且十分紧张。当听到开始射击的命令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瞄准胸环靶的靶心下沿,连续的一次一次的扣动扳机,呯——呯——呯的连续射击,一气呵成打出了五发子弹,打完之后,我也不知道是否打在了靶上。等到报靶员报告前三个战友的环数时,都在三十八九环和四十环以上,我听后感觉我打的靶环数可能连二十环都不一定能打上。在慌乱之中,等待我的报靶环数,等了好半天,报靶员报告我打中了四十三环。

我听后根本就不相信会打了那么多的环数,我和指挥员说了此事,班长带上我和指挥员又一起跑到靶位处,详细的观察了中弹环数,确实是四十三环。这个成绩使我自己一点也不敢相信是自己的成绩,第一次的实弹射击,在紧张而有续中继续,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全部结束了。这次射击的最好成绩有两个人四十七环,九个人四十五环,四十环以上的人数占全连总人数多半人数以上。我的这次射击成绩只是新兵中的中等,不过我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我入伍前对枪都很少去摸碰,几乎没有见过几次,即使是看见枪的机会都很少,来到部队经过训练我还取得了这样的一个好成绩,自己也是暗自高兴。

在警卫连里待了近两年半的时间,参加实弹射击训练就只有两次,离开警卫连以后,到了特务连一是没有营房,借住在地方的民宅里,部队里不可能配枪,更不可能配备实弹。在特务连的两年半,战友们先期都没有见到过枪,到了后期营房建设完毕后,所有的连队都全部迁入了新营房,可能才给连队配发了枪支,因为那时我已退伍了,不清楚了。我退伍回到地方参加工作以后,对部队里的第一次实弹射击,可以说永远难以忘记,回忆起来总感觉那个时候的心情素质,真是十分可笑。作为当年的部队里的一名战士,当时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要是现在去拿起枪,去靶场上实际操练一下,未必会打在靶子上,但是只要熟悉一会儿,估计还会比新兵时候,能够很快的会使用枪支的。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几十年了,军营里的一幕幕往事,时刻都萦绕在我的脑际,在我心里军旅的五年时光,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写下了浓重的一笔。说真的我在军营里真没有待够,不管什么年代,在什么情况下,有了参军的经历,是光荣的履历,也是我们曾经的军旅,是人生的光辉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