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3881930456093.jpg窗外,下雨了。

  忽然心血来潮,推开了窗棂。顷刻间,一股潮湿的、清新的风慢慢悠悠拂上面庞。远处划过一道闪电? ,天空像是被炸裂了一个口子,让人怀疑,那是银河在涨潮。

  几只小鸟扑腾着翅膀,在雨帘中欢快地嬉戏追逐;几只鸽子居然蹲在一处平方的屋脊上,用力抖落着羽毛。他们~在洗澡!感叹吧,如今,人类制造各种与大自然隔开的距离,只有他们还能自由自在保留着原始的与大自然亲和的习惯和能力。

  我忽然想起一个人。我想起在连队当兵时,有一个叫焦美华的济南女孩,她爱雨。只要下雨,她就立马疯的像个病人:脱掉袜子,穿上凉鞋 (如果不是条令制约她会光着脚丫)无可阻挡的向雨中飞奔,任凭电闪雷鸣,大雨滂沱,她一定要把自己淋个透彻才兴高采烈的班师回朝。

  隐约记得,小时候听长辈说过,喜欢下雨? 的人,心野。我就想,小焦一定是个心野的人。几十年过去,至今想起她来,还是她雨中狂呼乱叫,细眼迷迷的样子。那是一种充满了自然灵性,充满了青春活力最自然最美丽的样子。

  而那时候的我,不喜欢下雨? ,尤其不喜欢大雨滂沱,说起原因都有点可笑~因为我特别不喜欢雨具。

  通常情况下,只要雨下的不至于透湿的时候,我就在雨中稳健的迈步,看着身边一个个抱头鼠窜的人心里好笑。他们还不时的向我大叫:快跑啊!我才不要,我要保持我的风度。当然,雨真的越下越大到了不得不成为落汤鸡的时候,我也只能撒丫子奔跑了。毕竟,落汤鸡的风度更加难看。这时,我就会唱起当时很流行的那首台湾民谣:哗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都在跑,啪啪啪啪,计程车,他们的生意是特别的好,你有钱坐不到;轰隆隆隆打雷了,胆小的人都不敢跑,无奈何望着天,叹叹气把头摇…

  走过了一段风雨人生之后,我真的懂得了什么叫做无奈何望着天,叹叹气把头摇。而那个勇敢的“野人”焦美华呢?她如今是不是也穿起了袜子?举起了雨伞 ?忽然,很想她。

  前几日,听战友传来消息,说她已经在几年前病逝了。

  其实,小鸟们鸽子们无惧风雨的样子依然真实自然而美好。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