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家的橱柜里,

装满了碗碟杯盏。

现在的日子过好啦,

旧了就扔,过时就换。

 

可有只搪瓷老碗有点特别,

纸包纸裹端放在橱柜上边。

碗沿——已豁牙露齿,

碗身——也锈迹斑斑。

 

小女儿总想把它扔掉,

我总会大喝一声:你敢!

那是我家的宝贝呵,

它已经三代相传——

 

俺爷爷背它走在长征路上,

雪山草地它盛过草根树皮糠团。

俺爸爸挎它跨过鸭绿江桥,

上甘岭坑道里它盛过雪水炒面。

 

俺呢,当然也曾背过,

它随我三伏演习、三九拉练。

渴了,我用它舀水;

饿了,我用它盛饭。

 

军营十数载,

它陪同我战斗在大漠荒原;

风雨几十年,

它跟随我跋涉过万水千山。

 

最难忘那回自卫还击作战,

我也没忘把它挂在腰间。

它于我真的有救命之恩啊,

竟神奇般挡住了险些夺命的流弹……


今天,这只碗真的残老了,

老得已经不能舀水盛饭。

但,谁也不能给我扔掉,

它依旧是我的宝贝心肝。

 

说真的,即使是金碗银碗,

我也并不眼馋,并不稀罕;

只因为这老碗与我风雨同行,

我和它结下了鲜血凝成的情感。

 

我有时真的很生气甚至翻脸,

当今有些孩子也过太娇惯。

你说陈年往事她不大爱听,

沏一碗红糖水她也说不甜。

 

今天,我把这只老碗拿了出来,

轻轻地、轻轻地把它放到桌前。

闺女,过来!我要告诉你,

昨天的故事就在这老碗中间——

 

正因为它盛装过风雨苦难,

才有你们今日的腹饱衣暖;

正因为它历经过战火硝烟,

才有你们今日的幸福平安……

 

哦,爸爸,我懂了,这物件

在你眼里比什么都值钱。

送给我吧,我会好好珍藏,

端着它,让先辈的传统代代承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