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热播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把我带回了70年前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禁不住回忆起自己父亲在抗美援朝的经历。

      父亲李和旺,是1939年入伍的八路军老战士,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共参加125次战斗,23次战役。1951年3月随所在部队志愿军3兵团12军入朝,1954年4月回国,在朝鲜三年一个月的时间里,历经了第五次战役、金城防御战、反细菌战,上甘岭战役和反登陆东海岸筑城战斗等。父亲先后任31师91团卫生队长、团后勤处长兼党委书记、师医训队长、师防疫股长等职。

      抗美援朝战争中,让父亲刻骨铭心的是五次战役第二阶段91团执行穿插任务,孤军深入敌后几百公里,被敌三个师包围,天上有飞机轰炸,地上有炮火封锁,随时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91团是光荣的红军团,抗战时是全军闻名的四大主力团,被上甘岭战役12军总指挥李德生称之为主力中的主力。全团在断粮缺水,忍饥不眠中激战了惊心动魄的十天十夜,最后在团首长机智、灵活、沉稳的指挥下,终于从敌人包围圈中成功突围,与主力部队会合,创造我军战争史的奇迹,受到彭德怀及志愿军司令部赞誉。“91团下富珍里突围”战例被作为典型案例,编入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教材。以下是父亲对这次惊心动魄突围的回忆:

 

1613736455896222.jpg

      图为12军31师91团首长在抗美援朝离开四川时合影。照片中指挥员在五次战役中带领全团从敌人三个师的包围圈中成功突围。

      前排左一李和旺,左五枫 亭, 右一孙 坚, 右二 李殿华

      中排右一张双春,右二赵金来,右四王元根,左二张三昌

      后排左二王树凯,左四李宝奇,右一李长林

微信图片_20210220221229.jpg

      1951年5月10日,31师91团奉命参加五次战役第二阶段作战,任务是16日18时按兵团预定计划向敌人发起突击。12军由易志里三街里段向东南方向突击,歼灭踏风里地区之南五师,以一个加强师向长水院长坪里、束沙里方向迂回,原情报是南朝鲜军,交战后是美军。由于美军火力太猛,阻挡了我军的进攻,担任迂回任务的31师被阻隔,只有91团一个团绕道插入敌人纵深,攻占了长水院。

      在五次战役第一二阶段中,12军虽然歼敌不多,但都打了胜仗。可是我军在向后转移的过程中,由于对敌情估计不足,特别是对敌人采取有组织、有计划地反攻规模和形式没有预料到。加之在转移的组织计划上不够周密,如隘口、公路、制高点、渡口等战略要点没有控制好,使我军战线出现了多处空隙,让敌人特遣队乘隙而入,造成我军战场上的被动局面。

      我们91团在第二阶段战斗中,担任12军31师的前卫,任务是穿插到敌后的长水院,而后占领兄弟峰、射南山高地,切断敌人南逃的退路,待后续部队到达发起总攻,围歼南朝鲜军李承晚的三个军团。

      5月14日19时,91团2营在炮火支援下突破敌人鹰峰山阵地,我们后勤人员跟着第一梯队向前推进,由于山的坡度陡、骡马辎重武器上不去。山上森林密布,茅草荆棘丛生,到处是弹坑和烟雾,熏黑的泥土、烧焦的茅草残存的余火还在冒烟。敌我双方伤亡惨重,战场到处血迹斑斑。我们后勤人员背着罗锅,挑着药箱,抬着伤员,背着药包和炒面前进。部队冒着零星的飞弹搜索前进,走走停停,行走的速度很慢,由于走的全部是山野岭溪间小径,简直就像探险。因为完全没有路可行,零时师长、政委到前面视察情况,师长赵兰田拿出手电筒摊开地图,我也凑过去看地图,听见师长说:“这样用兵,兵只能使用一次”。穿插战我在国内战争中也经历过多次,但从未出现这次大部队穿插中竟没有道路可走的情况,部队走了整整一夜只前进了十几公里。

      第二天黎明(5月15日),天空飞来了美军的飞机,侧背又有敌人。我们前进的道路上遭到了敌人的轻重武器射击,子弹在身旁飕飕的乱飞,前卫部队没采取措施,我们这些后勤人员,卫生队员挑着装备、药品、抬着伤员艰难地跑步紧跟。上级命令不许理睬侧背敌人,全体人员跑步前进。当我们穿过果干河滩,进入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通向河滩约三千公尺的山凹地域时,头顶上飞来六架B52重轰炸机,沿着山头盘旋低飞,此处山凹地及周围挤满了我军人员。敌机盘旋了几圈后发现了我们,突然交叉轮番俯冲射击,大家看到敌机低飞俯冲争着躲避,顿时部队大乱。见此我挺身站出来指挥,大声命令:“同志们不要跑,就地隐蔽!”并朝天打了一梭冲锋枪,大家看见我的举动就冷静下来了。抬头望见六架飞机交叉轮番俯冲投弹,一串串炸弹在头上晃晃悠悠地落了下来,眼看就要落到了人群中,每个人都闭住眼睛静静地等待结果,侥幸的是所有的炸弹都丢到山后,发出巨大的爆炸声。由于全体人员听从指挥,秩序井然有序,避免了一场重大伤亡。只是我们卫生队的药箱在翻山时遭到敌人炮火袭击,药箱掉到山上了,我命令随队的陈排长带人冒着生命危险把药箱又找了回来。

1613830816414697.jpg

      下午5时左右到达下珍富里以南,我们在射南山脚下设置救护所。此刻天下着雨,大家都无雨具加之一天没有吃饭,冻得全身发冷。我说赶快构筑掩体,此时只有我们卫生的几十人,敌人的迫击炮、照明弹不时地向我们发射,炮弹的出膛声听得清清楚楚,炮弹不断在我们的周围爆炸。我们坚守了四个多小时,没有看见其他兄弟部队。

      16日零时,团部通知我去开会,团长李长林说情况有变:美二师已向李承晚的四六军团靠拢,有三万多人掐断了我们的退路,原作战计划改变,部队立即撤回。团党委决定从东南方向转移出去,各级干部要掌握好自己的部队,绝对不能掉队,不能出纰漏,这是党对我们的考验,形势非常严峻。

      17日晨,部队开始转移,团长李长林亲自带领一营担任前卫,参谋长刘玉声带带领团部直属队及后勤人员居中,二营担任后卫。夜间行军,部队行走距离拉得较大,走在最前面的侦察排都是摸索着行动。因为这是在敌人的纵深夜间行动,敌人并没有发现我们。

      5月18日夜间我们通过元卜洞,元卜洞是一个小村庄,三四十户人家,村里住着李承晚的南朝鲜军。我们一营从村边悄悄的摸了过去,敌人没有发觉。待大部队通过时,敌侦察排长带一个班出来巡逻,远远的一边走一边喊,我们部队里的朝鲜人民军排长连忙答话,敌人以为是自己人,放松了警惕,走过来了一个班,刚进入我们的队列旁,战士们突然把敌人的嘴捂住,把枪缴下了,一枪不发俘虏了20余人。过了元卜洞,天又下起了雨,山地行军,天黑路滑,我们担架员抬着伤员非常艰难。5月20日拂晓听说二营掉队了,大家心急如焚,团长立即把侦察排派了出去,分头寻找。天明时听到东南方向的剑山一带有枪炮声,团长分析可能是二营被包围了,决定我们向西北方向接应。5月23日上午,大家在焦急的等待中,侦察股付股长杨水保回来报告说二营找到了。原来二营通过元卜洞之后,在叉路口走错了路,团部铺设的路标被敌人搞乱了,前面大队抄小路上了山,他们却顺着大路走到了敌人住地,和敌人打了遭遇战。营长张双春果断指挥打了个漂亮仗,消灭敌人一个连加一个排,俘虏敌人60多人。后来敌人用两个营兵力追击,二营边打边退,把敌人击溃后冲出50里重围。

      5月24日我们沿着东海岸翻山越岭,在五台山与朝鲜人民军会师,把一百多俘虏交给了他们。我们已断粮两天了,人民军给了我们一些大米解决了燃眉之急。

1613830757980307.jpg

      5月25日下午我们经过昭阳江,这时江面上的桥已被敌人炸坏,桥上车辆一辆接着一辆,车上装载的物资全部烧毁了。杨口至麟蹄、春川至华川的公路上辎重车辆也被打燃,江滩上放满了担架,渡口后面及江滩都是重伤员,我们撤退下来的人只得淌水过江。过江后正碰上九兵团的部队,后撤时和他们挤在一条道路上行走,他们见我们衣着不整,蓬头垢面,有的人还柱着棍子一瘸一拐行走,他们笑我们是92熊(我们的部队代号920)。但他们并不知道,我们是黄麻暴动的老红军团,抗日第一仗火烧阳明堡飞机场的769团,八年抗战的威震敌胆的老九团,解放战争中晋察冀绝对的主力部队。

      在五次战役中,91团钻入敌人心脏,孤军深入敌后纵深几百公里,被敌三个师包围并层层封锁,在每日天上有敌人飞机,地下有大炮拦截,在一度与上级中断联系,没有上级直接指挥的情况下,忍饥挨饿十天十夜,英勇顽强打退了数倍敌人的围追堵击。不仅没有全军覆没,还消灭了敌人一个多连,抓了俘虏若干,最后整建制地把部队带了回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31师91团关键时刻经受住了考验,无愧于红军团的光荣称号。

      但是让我遗憾的一件事,就是我们卫生队的挑夫小刘在枪林弹雨中,翻山越岭冒死从敌人包围圈里挑回的两只药箱,在即将会师之前被别人偷走了。这件事说明了干部责任心是多么的重要。如果司药长李国玺同志思想上不放松警惕,事情就不会是这个结果。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5月29日我们团到达文登里地区,上级命令我们休整待命并进行彻底的清查,我们卫生队100余人损失百分之70以上,有牺牲、掉队、负伤、被俘、派出执行任务走失等,卫生队指导员杨庆林同志掉队被俘,损失惨重。我们剩下的30余人作为基本骨干进行了兵员、装备、给养、医药及其它物资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