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星期六了!唉!为什么生活变得如此无聊呢?”她一边强忍着不发出大声叹息,一边用手翻动着日历的最后几页。快到满30岁的生日了。真快呀!时间确实不等人啊!当她18岁的时候,生活中充满了玫瑰色,充满希望,而现在……

忽然,她想起了过去岁月的那些星期六的夜晚。几乎每个星期六的下午或晚上,她都要接待五六个有知识、懂礼貌、令邻居的同龄少女们偷偷妒忌的客人。但是两三年后,那些没有姿色的姑娘们都披上了婚纱,只有她还孤伶伶地面对着大学文凭和熟练外语证书。

她的母亲和姐姐心急如焚地带着她去找算命先生。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无论是男先生还是女先生,都说她的心性太高。但她自己知道,这些年来,她找不到夫君,是因为她的条件太苛刻!

事情是这样的:不用说她在高中和大学多年的男同学,只是回过头来大概数一数从她大学毕业后向她示爱的男子,就已经不是小数目了。但是,她全部拒绝了他们的求婚,因为他们之中没有任何人符合她心目中崇高的白马王子的“审查条件”。

那时,她是一位窈窕淑女,有颇丰厚的收入。无论是有意识或无意间与她有联系的男子,都将她的彬彬有礼和吸引力作为追求的目标。但是她并不着急。她知道自己的“价值”,而且想为自己创造一个最“辉煌”的胜利。

她的梦中情人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男子,年纪比她大4至7岁,身高1.70米以上,相貌英俊,身材匀称,体魄强壮,大学文化水平,有社会地位,能挣钱,懂得安慰女人……围绕在她周围的男人中,她找不出任何符合这些崇高条件的梦中情人。当她的女友们说这个男人“行”那个男人“可以”的时候,她只是微笑着摇摇头而已。时间不断流逝,出入这位“美女”家的青年男子仍川流不息,但还是没有一个男子成为她的“心上人”……

不善言辞的少校被她说成是“木头疙瘩”。不聪明少智慧的男人,官再大也没有用。

刚刚从外国毕业归来风度潇洒能言善辩的博士她嫌太矮!“看上去还不到1.65米呢!”

身高1.72米的公司经理,相貌英俊,有男子汉气概,身体健壮得像运动员,有财产,有地位,交谈中也表现出理解女人的心理!“这位年轻的经理一定是胜利者了!”所有认识她的人心中都这样想。但她仍有一条理由拒绝了这位男子的求婚,就是:岁数比她大11岁,超过了她的规定!

在“经理事件”后,不仅她的家属,甚至她的朋友都批评她的严格挑选方法,但她对这些忠言根本不屑用耳朵去听。她仍然我行我素,坚信总有一天她的白马王子一定会出现……

她等待……一直等待着。时光不停地流逝。一年,两年,三年……八年过去了。后来的男人,比以前来的男人越来越差劲。

她快要进入31岁了。头发不再光泽柔软;双眼不再像过去那样炯炯有神,充满愉快的希望;嘴唇不再像过去那样丰满光亮;淡淡的鱼尾纹已悄悄地爬上了眼角……

不再像过去那样门庭若市,如今星期六的夜晚对她来说是那样寂静难熬!孤身一人坐在房间里,面对翻开的书本,她的思绪总是飘向遥远的远方……她总是回想起消逝的岁月中那些充满青春活力、充满希望的光彩夺目的星期六夜晚……每当这时,她总是深深地叹息和偷偷地责备自己:我为什么这样挑剔?

                                (译自《柬埔寨之光报》 [柬]达拉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