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又在牛年春节黄金档连续重播大型抗美援朝史诗大戏《跨过鸭绿江》,每天足不出户看三集,也百看不厌。这让我想起一件往事。

11年前我在编写《河北经济传媒》时,采用了退思斋主的一篇博文《任弼时之死》,这是退思斋主所写长篇报告文学《任弼时》中一段章节,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曾任我党五大书记,其他人我们如雷贯耳,唯独任弼时知之甚少。刊物出版后我寄上样刊,很快就收到了斋主从北京寄来的他的大作《夜话上甘岭》。原来她的夫人是将军之后,其父聂济峰将军是抗美援朝时中国人民志愿军45师政委,曾在秦基伟部参与指挥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

后来就看到这位斋主夫人景观妙趣的博文,也就是她撰写的这本书的序,“聂济峰将军,离我们而去已经十多年了。在他生命的晚年,为指导撰写一部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直接参加的391高地反击作战的文学作品,曾利用数十个晚上,以录音形式记录,和相关人员畅谈了朝鲜战争中他所参与指挥的上甘岭战役的前后全过程。

光阴荏苒。时至今日,老人家已作古;当时许多参与采访的人也已离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官的序列。那么,一位老将军在人世间所留存的最后声音,便该是整理面世的最后时候了。这,不单是有关人员的使命,更是历史的使命。

为此,当年的采访者整理出了这一部属于那场闻名世界的,惨烈异常的,战争指挥员的录音回忆,并将这部没有粉饰、没有雕琢、从某种意义上讲纯属恳谈所形成的文稿定名为《夜话上甘岭》,以慰英雄的长者在天之灵。以上是为序”。

聂济峰将军是我军优秀的指战员。从1937年到1957年间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他英勇无畏,赤胆忠心,从普通士兵成长为我军高级将领,把一生最美好的时光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

1952年10月,是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刻骨铭心的日子,因为就是在这场战火纷飞的日子里,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中美大决战。

在这连续攻打的44天里,我们的志愿军战士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他们忍受着缺水,缺氧,缺粮,用顽强的毅力打败了对方。

当时美国在攻打中国军队时,在地图上找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点进行攻击:上甘岭。美军为了取得胜利,动用了30万发炮弹,6万多人,5000余枚炸弹,100多辆坦克昼夜不停的连续作战,为了取得胜利,美军进行了封锁,轰炸,爆破,堵塞。虽然我们没有美军雄厚的人力和先进的武器,但是我们有一个东西是美军打不垮摧不碎的,那就是“团结”和“毅力”。

志愿军代司令邓华对秦基伟指示说:"对方以营团兵力在狭窄地域实施密集冲锋,是用兵上的极大错误,应抓住这一时机,大量歼敌。"

秦基伟将这一指示传达给崔建功,要求部队树立起"一人舍命,万夫难挡"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放开打,狠狠地打。

1613610757123062.jpg

同时,秦基伟还告诉他们说:"全军都在关注你们,而且会全力支援你们!"激烈的炮火使得整个上甘岭都被硝烟所笼罩,相隔百米就无法看到信号枪的光亮,双方只好都使用迫击炮发射信号炮弹来进行联络。

黄昏时分,部队已连续激战一天一夜,交战双方的伤亡都很大。四十五师已经没有一个完整的建制连队,21个步兵连伤亡均逾半数以上,再加上后援无济,无力再战,只得放弃表面阵地退入坑道,除597.9高地西北山梁上的4个阵地外,其余阵地均告失守。

崔建功原先苦心安排只攻不守的王牌八连也无法撤下,继续在上甘岭战斗,此时仅剩15人,在连长李宝成的率领下退入1号坑道。

这一天,"联合国军"也投入了17个营,伤亡7000之多,惨到每个连不足40个人。后据美国随军记者威尔逊报导:一个连长点名,下面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上甘岭战役共历时43天,双方在面积仅有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上进行最激烈的攻防战斗。志愿军的阵地山头被炮火削低了2米,共打退美韩联军900多次冲锋,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打出了赫赫国威和军威,也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志愿军这是一支不可能被战胜的军队。

仅在这个3.7平方公里的地方,就打的热火朝天,如果你随意抓起一把泥土,就会发现十几块弹片,在这场战争中,死去的那些志愿军战士已经刻在了我们的心中,就像立了一块碑,永远搬不走,踏不碎。

当每一个人看到这部纪实史书时,都会催人泪下,黄继光、邱少云,这些如雷贯耳的英雄名字都诞生在上甘岭。一个通讯员看到一个个战士都死去时,心里十分难过,大喊了一声:“战士们,打呀,打呀!”突然,一枚炮弹飞奔而来,炸得他双目失明。但是,他没有哭,也没有大喊大叫,而是用毅力面对未来。

这是一部亲历上甘岭战役的将军口述实录;这是将军和士兵在上甘岭巅峰的生死相誓。将军生命的最后一次回眸,将我们后人心灵定格在那个旷世罕见的惨烈战场。

时任志愿军四十五师师长的崔建功将军手捧抗美援朝老搭档聂继峰写的《夜话上甘岭》,感慨回眸“秦基伟(时任志愿军十五军军长)在上甘岭说过,我们以死相誓。十五军的人流血不流泪,谁也不许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伤亡再大,也要打下去。为了全局,十五军打光了也在所不惜。我崔建功说,如果部队打光了,四十五师活着的人组成一个连队,我崔建功当连长,聂济峰当指导员,就是剩下一个人,也要守住上甘岭。”真是朗朗硬汉,铮铮誓言。

《夜話上甘岭》以亲历者口吻讲述这场上甘岭战役是世界闻名的大战,世界各国军事研究部门在现今这个现代化军事发展时期都还对这一战役进行深刻细致的研究,可见当时我军的战略战术和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都有超出时代的光辉。

老将军的谈话质朴而坚定,我们读着也从中感受到坚定的力量。这个力量就是我军的传家宝,就是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就是我军能战胜任何敌人和困难的根本。隔着70年的岁月时光,这种精神依旧熠熠闪光。

谢谢退思斋主和夫人景观妙趣赠我红色宝书,聂继峰将军的口述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史是老将军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作者退思斋主是聂将军之婿,实名“李韧”,是我军军史文化研究学者,也已经故去。当年我们同是“八月桂花”的“革命后代”博客圈成员,这些年却与李韧夫妇一直不曾谋面。我会好好珍藏红宝书。祝愿令尊大人和千千万万志愿军将帅烈士一样,英灵不死,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