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到底,抗战到底!不怕流血不怕死,房子烧光,我们重建,哥哥死了弟弟继续!消灭鬼子跟着党!抗战到底我们得胜利!”这是当年妈妈在抗战时期八路军教给妈妈的歌。这支歌歌词简洁明快,旋律坚定有力。唱着这支歌,我好像又看见妈妈在枪林弹雨里给战壕里八路军战士送干粮,带领老百姓钻青纱帐;唱着这支歌,我好像又看到妈妈站在井台上布置妇女做军鞋,动员青年参军打老蒋;唱着这支歌,妈妈走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社会主义建设等无数的风雨历程。

    妈妈从小是个孤儿,是几个伯伯收留了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她从小没有念过书,如果不是八路军来到了他们村,教她识字唱歌和学习抗日道理,也就没有她一个十四五岁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后来成为腰别手枪叱咤风云为一方的“陈大胆”!她的经历说出来可能很多人不会相信。我的妈妈十五岁就入了党,并且担任村妇救会主任,是个老“抗日”,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时,老人家是在弥留之际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戴的国务院颁发的纪念勋章。可以说是滹沱河水和燕赵大地养育了她一副忠贞不屈的性格,是共产党八路军给了她坚定地信仰和做人的准则以及后来的各种荣誉。妈妈说那时候入党年龄要求不严,只要你不怕死,敢和鬼子斗,年龄小几岁都没有关系。也许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缘故,我的妈妈的确胆子大,从来我就没看见有什么事,什么东西让她害怕过。什么走“夜道”,看死人,她毫不在乎。记得那年院子里爬出一条大蛇去偷吃鸡窝里的鸡蛋,家里养的大黄狗都吓得一边叫一边往后退,可是妈妈拿起铁锹三下五除二就把大蛇拍瘫了,然后用竹竿挑出了房后。事后,我问妈妈:那么大的蛇你不害怕吗?妈妈笑着说:那有什么可怕的?当年那小日本鬼子厉害不?我都没有怕过,一条长虫怕什么?当然,因为妈妈的文化水平低,解放后最大的职务就是泊头市食品厂厂长,农具商店主任。但是妈妈从来不计较这些,每天是高高兴兴上班,任劳任怨工作,一副大嗓门,不笑不说话,多老远就知道妈妈回来了。妈妈一生养育了我们七个孩子,五男二女。我是大女儿,大排行老四,当时,因为我的爸爸也是个局长,所以我们家在当地也算是个小“名门望族”。可是我的父母对我们的教育是极其严格,尤其是我的笑容可掬的母亲,她从来不仰仗自己的身份职位为自己和孩子谋私利。记得妈妈当食品厂厂长的时候,正值国家的三年自然灾害。我和妹妹到妈妈的食品厂去玩。当时有的职工为了偷吃点饼干,就故意往我和妹妹兜里塞饼干,可是,妈妈还是把我和妹妹兜里饼干拿走了。

    妈妈对职工好,对工作也认真,因为抗日战争对她刺激太深了,为了防备鬼子偷袭,所以她养成了每天晚上都要到厂子“查岗”,在家里亲自插门的习惯。工人们也特别喜欢她这个“老革命”,爱听她讲那些革命故事,爱和她唠家长里短。“文革”闹的那么凶,没有一个职工给妈妈贴大字报。到退休了,领导和职工舍不得她走,硬是让她又多干了5年。退休后她也不闲着,不是到学校给孩子们做报告,就是戴上老花镜看报纸。有时候我回家探亲,很多新闻她比我都清楚。最有意思的是父亲去世后,我有时候怕妈闷的慌,就和妈妈开玩笑说:老娘啊,闷不闷哪?让不给您找个伴?因为妈妈的性格特别开朗,特别喜欢开玩笑。我每次和她开这个玩笑时她都会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好啊,就是别找国民党的,多大的官不要!我问:为啥呀?妈妈就认真的说:我十四五岁就是共产党,我是党的人,一辈子就是掉了脑袋也要跟着共产党!我还想开玩笑,可是,看着妈妈那副坚定认真的样子,看着她身后每天擦得铮明瓦亮的毛主席瓷膏像,玩笑,我开不出来了。我心想:这就是一代人啊!他们这代人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为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谁能说得清楚?他们的信仰,他们的追求,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的故事,包括他们的歌曲,都值得我们千秋万代去铭记,探索,传承。祭奠!难怪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陪妈妈回到老家她小时候生活的那个村,村里立刻传开了:陈文秀回来了!陈大胆回来了!男女老少都扶老携幼来看妈妈。可惜,从小把她放在脖子上最喜欢她的傻子大伯看不到了,因为他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捅死了;介绍她入党的地下党员陈小六因为多年的地下工作积劳成疾也早早去世了;教她唱歌的几个八路军女战士听说也大都牺牲了,他们都没有看到今天。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可是,滹沱河水还奔流不息。燕赵大地还云蒸霞蔚,沧州的铁狮子还昂首挺立!我的妈妈没有忘记他们!为了答谢那些养育过她的父老乡亲,妈妈那天晚上还特地掏钱请了场电影给乡亲们看。“抗战到底,抗战到底,不怕流血不怕死”。这支歌曲是妈妈教我的。这么多年我没有从电视和任何媒体听到和找到它。好在当年妈妈教我的时候,我录了音像。

    亲爱的妈妈,转眼您一生追随崇敬热爱的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了一百年风雨历程。当今天全国人民在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正向两个一百年的目标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