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巴黎卢浮宫和凡尔赛宫参观都要安排专业的导游。我看其中一个男导游还是十年前的那个人,一问原来他们都有十年以上的导游经历,且有权威部门发的专业讲解资质证书。我们导游到这里必须闭嘴,十年前就这样规定。那时欧洲导游多是台湾人,他们很专业也敬业,他们一路上会把法国的历史事件和人文地理说的头头是道栩栩如生,可到了卢浮宫和凡尔赛宫就不言语了。现在是大陆导游,也不含糊,似乎更贴近中国人的理解,比如把凯旋门解释成中国的牌楼,但是到了卢浮宫也照样按法国规矩办事。

导游告诉我们,你没资质证书在这里讲解就是犯法,警察就会来抓你。法国是这样,你骂总统没人管,你讲卢浮宫就有人管。

我们团人多,分成两队,一对20人,我们跟一个普通话说的特好的女讲解员,她给我们每人发一个耳麦,你跟着她走,50米以内听她娓娓道来,声情并茂却不影响别人。

放眼望去,上千人的大厅,各国语言都有自己的导游,各听各的,静悄悄的互不干扰。导游讲解一般停留在故事或重点文物的介绍上,涉猎不深,但雅俗共赏。她会特别向你介绍拿破仑加冕的油画,因为这幅油画“两宫”都有,乍一看一模一样,细看唯一不同的是在同一位置上的拿破仑妹妹服装一幅穿的是粉色,另一幅穿的是淡蓝色长裙。

微信图片_20210122203011.jpg

导游会重点告诉你拿破仑是一个我行我素不把教皇放在眼里的君王,他不顾宗教规矩,当着教皇的面亲自给皇后约瑟芬戴上王冠;他还是一个不把世俗礼数当成一回事的勇士,他不顾母亲因反对儿子婚事根本没出席加冕的事实,把母亲硬填进画中。让人人知晓的拿破仑更多了几分可爱之处。

我们兴冲冲地紧跟着导游步入历史殿堂。只有两个小时的参观时间,几乎所有欧洲游都是这样安排。40万件藏品只能挑几样看,当然只能随着导游走,如果你出国前做好功课把卢浮宫的历史文物多了解一些,就是走马观花或是导游一语带过的地方也可以留下很深的印象,比如古希腊和古罗马的雕塑和记录历史的油画等。这里油画个个举世闻名,但是走马观花都来不及,导游只能重点讲5个就走了,我在《梅杜莎之筏》停留一刻,这是我在国内熟悉背景的油画,据说作者画这幅画时像疯子一样狂跑不停,才有了这惊心动魄的画面。

《梅杜萨之筏》取材于历史真实事件。作者泰奥多尔·籍里柯。1816年7月,贵族出生的船长肖马雷对航海知识一窍不通,却被法国政府指派驾驶“梅杜萨号”巡洋舰远征塞内加尔,不幸在西非途中搁浅沉没。船长置全舰400余人不顾,匆匆带领一帮亲信乘救生艇逃跑,剩余的150多人只能利用临时搭建的一只小木筏,漂泊海上逃生。十多天后,淡水食物全没有了,狂风恶浪摧残着人们脆弱的心灵,人们开始绝望疯狂了,甚至互相残杀,啃食死人肉。最后被人救起后,仅存15人,但很快又死去了5人,如此的悲剧,引起了路易十八政府的恐慌,想方设法遮掩真相,仅在报纸上发一条简短的讯息,军事法庭轻判船长降职和三年短刑,此事激起了幸存者的愤怒,他们不顾一切,将事实真相向世人公布,在全世界产生了激烈的反响。

我迎着楼梯胜利女神展开的翅膀向望,对希腊的艺术和大气不失为精致叹服极了,沿着希腊长廊,我们熟悉的断臂维纳斯和不熟悉的希腊雕塑匆匆浏览,不停地回忆第一次台湾导游提醒我们重点看的雕塑,可惜不给时间了。

导游会给你详细介绍卢浮宫的镇馆三宝:胜利女神、维纳斯、蒙娜丽莎。只是蒙娜丽莎被镶在玻璃内,人们里三外三的围着,像朝圣一样蜂拥不散,举过头顶的相机忽闪个不停,还真不如在家里细细地观赏画册更有味道。

微信图片_20210122203229.jpg

第一次台湾导游说进去要看这三女神特有名,她们的原型在希腊神庙。

不同以往,这次卢浮宫导游把我们带到一处据说是古罗马的雕塑——一个侧卧的“两性人”,从一面看华润的脊背,纤细的腰身,蓬松的卷发,活脱脱的一个侧卧小憩的少女,可从另一面看一个美丽的少女脸庞和隆起的胸部却长着男性的生殖器。导游说这是应你们导游要求特别向你们介绍的。看来中国人的参观情趣也与时俱进啦。

不过这次看到最多的是整个长廊摆放着中国的瓷器、绘画、丝绣什么的,因为国内比这里多,也就没仔细看。

几年前我还自己走到苏利馆看见过埃及五千多年前的文史官、埃及神庙雕塑和汉莫拉比法典石,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这次就看不到了。

整个大厅都是乌乌泱泱参观的人,原因是上午闹罢工没开馆,我一脸的神圣被吃东西的、上厕所的、排队的人们一扫而光,更不堪的是这期间我们团队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对来自好像是河南口音的夫妇不知什么原因吵了起来,男的破口大骂他媳妇,引来别国参观者许多异样的目光,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男的还在肆无忌惮的骂。这时女导游说,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有些不适应,大家多担待些,“和谐中国”嘛?没想到她几句话浇灭了那一对夫妻的肝火,大家回归平静。我们赞导游的聪明机智。

 金字塔设计是现代元素开始法国人对设计者华人老贝相当不满,但后来又极其接受了,因为它的视觉冲击和室内采光及功效无与伦比。

再看看我们可爱的导游,匆匆地收了我们的耳麦在给她的朋友打电话,好像不认识我们,刚才一脸的亲切顿时全无。这也难怪,她(他)们天天游客见多了,只是一个职业而已,我们要是太认真欣赏她(他)们反而自作多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