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冉冉有个好朋友叫祎祎,她是个哈迷。女儿几次说要给朋友买个哈利波特的生日礼物。从体育局往回家走的路上,她哪舍得直接回家,小嘴巴里冒着这样的话:“我要玩,我好不容易出来的。”


       我们到了离家近的一处,大型综合超市。一进这里,照例是扫码登记。这小家伙顺着人流就跑远了。到了尽头的直梯处,她没上直梯,也没下电梯。她看到了盲盒售卖机,是体会,在观察着,似乎是心里有谱了,给我开始讲解了:”妈,这个不错”不几分钟,她的眼睛在看向更远,她拉着我,向前走。我们来到了十米外的一处。她说着:“这里有哈利波特”停留了约是五分钟,我们决定买两个。只见娃在独自操作着,我是负责确认和输密码,盲盒被推送出机器的过程很有趣,机器人就是程序化的机器手,不过还是要人来自取,哈哈。忽然头脑里闪现出,我的十岁哈,差别太大了,是简直了,是翻天覆地的不同。看,感,品,玩都是完全不一样。冉冉喜出望外,能感觉出她很开心,她没有过哈利波特的盲盒,她心里想着伙伴,但她也想要,孩子有愿望,你给到她,她会很满足。


        我们下楼到了经常光顾的一家寿司柜台。对于寿司我很熟悉,曾经娃爸开过一家日餐厅【樱花印象】在哪里,我享受着每天不重样的日料食盒,我是最不操心的一个经理,我的工作就是体会企业文化,搞了一期圣诞节活动,还有一次大型促销,一次结婚十年庆典,平常的招待家人,陪着友人,感受着浓浓的爱。已是过往了,”妈妈,我选好了”。“今天有特惠吗?””妈妈,我不喜欢,要买,你吃”。我喜欢日料的精巧,也爱吃紫菜和醋饭的味道,是一种特殊的静,我迷恋着那时的被自我灌醉。


        之后,小娃很满意的上了我的电瓶车,这辆小牛,赔了我们快三年,风里雨里,我俩是在坚持,是暖暖的坚持。多少次的她睡着了,多少次的我们在彼此鼓励,有一次,是太大风了,她的舞蹈包,放在车筐里被风刮跑了。我们的舞蹈衣还有鞋袜都在里面。足有七级风,我们找了两个来回,多花了二十几分钟才到家里。还是劳而无果,是没有找到。


       到家里,爸爸来给我们开门了,说着,吃饺子。女儿一心想着她们的盲盒,她大一都不脱就在拆盲盒了,揭晓答案了,真的是哈里,我说那就送同学这个,这娃自圆其说着:“我要看看,这个。”第二个盲盒也被拆开了。她不开心了,我不喜欢他。我不紧不慢的说:“哪能都是好人,会有坏人的。”她再想留下哈里给朋友坏人。我说不行,这样不好。爸爸也说。


       空气凝固了约半分钟,我舍不得让孩子不高兴,就说孩子,让爸爸出给出钱,咱们再买一个。爸爸是迅速的,从兜里掏出一个一百元。我接过来传到了冉冉的手上,她很乖,很快就又递到了我的手里说:“妈妈,你收着。”女儿最爱吃饺子,韭菜鸡蛋的饺子。看着娃吃,爸爸也好开心,一个劲儿的给她夹着——爸爸新近发明的新做法的一道硬菜,黄豆酱卤鸡翅。味道是浓香,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