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城市里的红绿灯,真正严格遵守规则的人们有几成呢?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隔三差五就会有不遵守法规的现象发生。      

       城市里的红绿灯。我们离不开它。这是制度。人类社会需要制度吗?且是必须的。有了制度,具体怎么执行呢?就要严格。严格的意味是什么呢?是不容置疑,一个标准,所有人执行一个标准。

      靠自我的看感,当是黄灯的时候是要慢下来的,绝不能乱来。这是给人们反应的时间。就是预警,必须是重视。如此才能确保生命安全。要是这个过程没处理好,就会酿下苦酒。我们要怎样体会呢?为了确保安全,怎么理解怎么作为呢?

      这样想似乎有解。个体在擦边的时候,要体会我是不是真的安全。如果没有这样十足的把握,那宁肯多等一会儿。我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这样的话。宁停三分不抢一秒。要这样理解,必须这样理解,没有侥幸。

       21世纪的社会。时间最贵。改错是不是更贵呢?一定是这样。我1997年一月考取的机动车驾驶证,是B本,断断续续开车二十几年。一次别人碰我,一次我撵马路牙子。自己蹭伤,自我忍着。别人碰我的那次,约一个月,才对付修好。骨头面子的。都是痛,这颜色是有点特殊的一种灰色,略有点金色在里面。我的日系花冠1.6T就这样被欺负了。大马路上,北京的三环路,紫竹桥。96560的伤就一直在了。这都是15年前的事儿。一个人开半辈子车。没经历太多内伤外患,似乎可以这样解释,她是没在节奏,过快的节奏。 在如今的社会,这样开不懂闹着玩,行吗?

       思考,人生也似在路途。这路途上能闹着玩儿吗?似乎不行,生命样式可以遵守规矩通过人生的一个个路口和转弯。即便是走错车道,被迫随着人流要转弯,那也无妨,下一个路口掉头画个小圈,就又回到原点,这样的情形不会很多。一次,我陪父母回第二故乡,我的出生地通州永乐店。在亮马河走错了,我啥也没说,掉头原路回,约是二十几分钟,我才回到原点。我没怪自己,和父亲开心说着:“爸,这次我听您的。”我们按着父亲的印象行驶着。还不错,一路品感着村野,中午顺利到了我梦里的家。一切都变了,旧屋已非我愿,老路是,不在亲,是袭到骨头的萧瑟。

       鱼找鱼,虾找虾。同频的人才能在一个圈儿里平安生活,喜甜着日子。一个人就一个圈子。这个圈子,你自在游刃,就会过得好。如果不是。你就会是痛的。如果是不知道正解,似局外人。走着走着,你就会麻木,不是人样。没人告诉你痛的真实,个体会自我求生,变得坚强。

       红绿灯,人生的红绿灯。生命首先要是看到,别存侥幸。要知道。红绿灯有记录的功能。没有事故是好,有了事故,一篇儿也落不下。所以说生命的故事,一定会是一个结局,那就是天亮。

       每一天都是新的故事。每一次过路口。也都会有记录。人生的起伏与停顿。红绿灯都会记录下来。平稳的心跳,起伏是小。就是幸福。别求高速,别求没人看到。只要生命闯了红灯,就都是会记录下来。生命的存在,就是会跳跃。但这跳跃要有制度约束。那就是人心的红绿灯。人心的红绿灯啊。永远是要一个标准,譬如母亲角色对这孩子就要是一个样。

       儿子,儿媳。女儿,女婿。这是一个家,是母亲眼皮子底下的一个理应得到满满祝福的新家。当这孩子穿过黄灯,闯红灯,多次闯灯时,母亲若知道,不能是遮掩。

      对待错误,必须是坚决,母亲的义务就是说“不”。是表明态度,是必须执行。母亲不严格,孩子不会长大。社会有法,家庭讲爱。这爱要是公正才是好。生命看到红灯就要是远远地放慢,是停下来。如果被不明的奇葩迷了眼,已经越线,也要是斩断脚步,立刻停下来,人生没有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