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元旦假期,每天依照惯例在“日报告”群里报平安。1月3日上午9时10分,假期尚未过完,就收到了疫情防控的最新报告情况。体卫科张主任在群里通知:接卫健局通知,石家庄藁城新增一例,按上级要求,排查2020年12月19日藁城返沙人员,要求各部门认真排查,今天在日报告群进行报告,如有,及时上报做核酸。

  省府下辖区出现了疫情,已然让人心惊,孰料上午9时39分,张主任又发了一则紧急通知:邢台南宫市也新增1例,南宫返沙人员一并排查上报,做核酸,结果出来前高质量居家,等公布中高风险区后,再次通知大家。请各部门主任及时关注微信通知更新。这则消息更让人骇然,南宫离沙河也太近了吧,新冠病毒已悄无声息地潜伏到了我们的身边。

  然而心里却并没有慌张,因为武汉抗疫的经验,让人们有了较强的防范意识和心理准备,只要戴口罩、勤洗手、不聚集、保持社交距离,应该没什么事的。于是照例把通知转发到自己的部门里,提醒大家及时报告,做好防护。领导在群里再次强调:请各级部主任和各处室主任,迅速做好管辖范围内教职工和学生这几天行动轨迹的排查工作,确保不漏一人,确保师生安全,杜绝一切隐患进入校园。特别是年级主任要给班主任老师强调好,学生逐人排查,包括和学生在一起生活人员是否近几天去过高风险地区,一并排查!

  1月3日下午,学生返校,医务室值班人员依旧在门口测量体温,严格做好常规防疫措施。紧接着领导在群里转发了一则信息,南宫市确诊两例。5日夜里跟小月交流信息,据说某局一名人员参加了在邢台某中学的考试,已经被隔离了,心里一惊,沙河千万不要出现病例啊。

     次日一早,看到群里有做核酸检测的注意事项,想到应该是全员核酸检测要开始了吧。继续到学校监考,遇到同事说,她们小区要求到物业办公室去做检测。学校提前安排好核对做核酸的人数,但是在学校等了一天也,没有接到做核酸检测的通知,有的老师按捺不住,在群里询问,要不要去小区做检测,其实学校此时已经为做核酸检测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临近县市已经通知小学生放假了。办公室里同事交流信息,南宫市的一个确诊病例,曾经在邢台市某中学参加考试,跟这个病例同一考场的有三名沙河籍人员,这个时候心里揪得更紧了,新冠病毒离我们只有咫尺之遥了。

  紧接着又收到通知,要求排查到过石家庄的人员,于是同事互相之间又开始调侃,某某曾到石家庄接孩子,某某曾到石家庄送人,某某曾到过正定机场,某某曾经和到过石家庄的人员有过接触等等,如果某某中了招,咱们大家都得隔离。虽然表面上开着玩笑,但是心里却有着隐隐的担忧。排查继续进行,涉及的人员各自按照要求上报行程。

  此时担心着去外地的儿子,想着他们远行的时候,给他们准备了口罩和75%的酒精湿巾,心里稍稍有些安慰,还好儿子到达后,及时做了核酸检测,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下来。每天关注河北青年公号,关注邢台网公号,了解石家庄和南宫市的疫情进展情况。与此同时,还要管理好自己所在的班级,及时跟孩子们通报疫情消息,好让他们有些忧患意识,可是他们毕竟才十五六岁,一会功夫就忘在脑后,又活跃起来。

  1月7日中午12时22分,体卫科在群里发布通知,下午1:30开始给我校师生做核酸检测。核酸检测分年级有序进行。下午放学前,我班最后一名学生做完检测,所有师生咽拭子采集工作全部完成。拍了视频和照片发到家长群里,所有家长都稍稍松了口气。这次做核酸检测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让人称奇!

  1月8日轮到我值班,早早来到学校。上午召开紧急会议,校长通报目前河北省疫情,宣读了教育局最迟1月12日前放假的通知,并对其他事务做了安排。中午回家走了一趟,看到群里同事们谈论各自小区已经开始控制人员外出了,下午还有两节课,得赶过去上课呀。于是提前出了家门,物业人员真是太负责任了,对出去的人员挨个盘问,我借口要去单位开证明,快速通过小区门口。来到单位,看到领导说学校人员有胸牌、工作证或证明可以出入小区,于是找出工牌,佩戴起来。

  下午上完课,决定晚上干脆不回家了,回去了万一出不来小区大门怎么办,还有三节晚自习要上呢。果不其然,到上课时间了,回家吃饭的同事在群里焦急的呼喊,出不来开小区了,咋办?有人问,有工牌不是可以吗?但是物业保安可不管你有什么证明,一律不许出门,管理就是这么严格。最后经过一番交涉,困在小区的老师们才得以到校上课、辅导,于是暗自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决定。

  晚自习,和学生们一起探讨史铁生的文章《我与地坛》的内容,提到了如何面对生死:“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告诉学生要珍爱生命,残废了双腿的史铁生经过思考能坦然面对生活的残酷打击,我们每个同学也要在遇到挫折、遭到失败的时候,能够及时调整自己的状态,直面人生的各种打击。只要不是生死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如今疫情来袭,我们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服从学校和社区的安排。

  也谈到了如何与父母相处的问题。史铁生年轻的时候没有理解母亲,没能让母亲因为自己而骄傲,等到母亲去世了,他才醒悟过来,这是让他最愧疚的一件事。“那时他的儿子还太年轻,还来不及为母亲想,他被命运击昏了头,一心以为自己是最不幸的一个,不知道儿子的不幸在母亲那儿总是要加倍的。”讲完后,学生们有了片刻的沉默,我趁机跟学生们说,所以我们要做那个懂得体谅母亲的人,做那个最懂事的孩子。如果放假在家,要上网课,能不能不让父母操心生气?学生们响亮地回答,能!

  第三节课快结束时,广播系统呼叫各班班长开会。班长一会儿回来说,要统计乘车回家的人数。我心里想:恐怕这次真的要放假了。统计完毕,下课时间也到了,督促学生回宿舍。我也到宿舍值班,先到6号楼跟宿管办的老师一起督促学生尽快休息,每个楼层挨着走了一遍。6号楼值班完毕,又回到2号楼和宿管副主任一起,继续检查高三学生就寝情况,查完一圈后,整个校园逐渐安静下来。于是到宿舍休息,临睡前,又看到群里的一则通知,明晨再次按照线路统计学生人数。

  一天的工作下来,已经很累了,暗夜袭来,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1月9日)一早醒来,又是语文早自习,于是接着辅导。顺便跟同办公室的两个班主任说了又要统计公交路线的事情,分头进班统计。此时年级处的广播系统又一次响起来:各班班长马上到年级处开会。等到班长回来,果然是统计路线的事情,而我班的信息统计基本完成了。此时学校已经做出决定,市区内同学八点半步行离校。为了让家长有所准备,赶快在家长群里发了通知:由于疫情防控需要,今天上午八点半,市区内的同学放假回家,自己步行,家长不要来接。其他同学会陆续安排公交车送回。

  发布完通知,一个学生来找我拿手机。前几天,她把手机寄放在我这里,我给放到家里了。而我一天一夜没有回家,还得给她拿手机,小区又不让随便出入,怎么办?后来联系了孩儿爸,让他把手机送到小区门口,最快捷的办法就是在西边栅栏门处交接。于是我赶快骑电动车到小区西栅栏门外,拿到了手机,又迅速赶回学校,把手机交给那名同学。接着又叮嘱孩子们带好口罩,做好防护,到家后一定要在群里报平安。

  这时候群里又有新的通知,几条路线做好统计后,需要到门口负责执勤任务。于是赶到学校西门,与其他人一起疏导市区学生有序离开。这里稍微安顿下来后,又回到教室里,看到市区的孩子们已全部离开,市区外需要坐车的学生在教室里耐心等待。

  于是下楼,了解情况。公交公司的二十辆大巴车陆续来到学校,相关人员负责安排各条路线的学生们上车。尽管车来的不少,但是学生们几乎人人都携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车上就坐不了几个人,所以接送的速度并不算快,这倒是出乎意料了。由于是充电公交车,电量不足,柴关、蝉房的线路跑不到,于是先安排了孔庄、白塔等线路。沙河城、留村的线路也安排下去,先送了两车人过去,据说107国道已经阻断交通,于是有人就担心这些孩子们能不能回到家里。

  群里不断有家长询问孩子的情况,因为孩子们都带了口罩,至于谁先上了车,谁还在等待,也没办法详细统计了。也有孩子到家后报平安的,看到这些心下稍安。然后对没有安排路线的学生做了粗略统计,然后安慰他们先去吃午饭,午餐结束后就可以走了。

  中午在餐厅草草用过餐,稍事休息。这时运送学生的公交车又来了,于是年级处广播,让剩余的学生都到操场上去,分组安排上车回家。等到所有孩子都上了车,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许多家长焦灼地等待自己的孩子回家,老师们又何尝不希望孩子们能早些安全到家呢?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上级决策,基层执行,疫情面前一定要全力以赴,每个人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大的贡献了。疫情不期然而来,让我们从容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