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年,报纸上在讨论武汉长江学院的几名大学生因抢救落水者而不幸殉身的见义勇为的事迹。有人认为遇难的三位大学生死得太可惜,不会游泳,却冒死救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种做法不值得提倡。

  由此想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个大学生叫张华,因救落入粪池的老农,也不幸献出年轻的生命。当时记得社会上人们对于张华的死也议论纷纷,有一种可怕的论调也认为其死太草率,太不值得。

  从理性方面来看,以上的论调似乎持之有故,可以列举出若干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谈如何珍惜生命,如何见义勇为。但时光不可逆流,救人的瞬间,人性最光辉的一面得以淋漓尽致地彰显,奢谈理性施救,显然会让见义勇为者或古道热肠的人们心寒。一个简单的问题是,如果落水者是你的亲人,你会坐视不管吗?你还会考虑自己是否会游泳,游泳技术达到了什么水平吗?

  由此又想到了一个名字——刘文学。1959年11月18日晚12时左右,刘文学在地里参加完集体劳动,回家时路过一块辣椒地,发现同村的王荣学正在偷辣椒,打算带到城里去卖。刘文学立即上前拉住王荣学,要向生产队报告。王荣学情急无奈,掏出一元钱递给刘文学,还假称和刘文学有亲戚关系,希望他能放自己一马,但刘文学丝毫没有动摇保护集体利益的决心,坚决拒绝了。气急败坏的王荣学顿时起了歹心,想要置刘文学于死地。两人在地里搏斗起来,最后,年仅14岁的刘文学因年小力弱,被40多岁的王荣学用背篼绳子勒死在地里。

  这也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理性的人们更能列举出无数的理由论证见义勇为者死难意义的渺小——区区几斤辣椒,葬送了一条鲜活的生命,是阶级斗争害死了人云云。由此衍生开去,雷锋是傻子,黄继光是呆子,董存瑞是蛮子……

  其实,持有所谓理性论调的人们,他们的内心是很冷漠麻木的,他们就是鲁迅小说中的那群“看客”:夏瑜为革命牺牲了,他们在快活地谈论;祥林嫂念叨的阿毛的故事,只能给他们赚来一把满足的眼泪,至于眼泪中的同情成分有多少,谁也不清楚。他们不理会世事的变迁,只懂得在高堂上坐而论道,其心之质,可谓冷硬如磐石。

  在此告诫那些“理性”的人们:神圣,你千万不要亵渎!不要让那些见义勇为这们心寒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