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1日,我看到北京市军队离退休干部安置事务中心的一个通知,称该中心正在筹建离退休干部红色教育基地,为充分反映离退休干部退休前后对军队和国防建设所做贡献,请广大军休干部提供退休前参加重大活动和执行军事任务的工作照片及退休后发挥余热传递正能量的照片。

        这个通知促使我翻查了保存20多年的相册,寻找与“退休前后对军队和国防建设所做贡献”相关的老照片。在这些照片中,我看到了20年前在老挝当武官时所经历的多个瞬间,也激活了我脑海中尘封已久的记忆——而这里就包括“对军队和国防建设所做贡献”。

        1996年至2001年期间,我曾两度出任中国驻老挝大使馆陆海空军武官。

        中国驻外武官是由国防部派出的中国武装力量的代表。在中国驻外国大使馆中设有武官处,受馆长(大使或代办等)的领导,一般都是使馆党委委员。武官处是武官的办事机构,由武官秘书、武官助理、副武官、军种武官、三军武官、国防武官等人员组成,按照外交部的规定享受随员、三秘、二秘、一秘、参赞等外交衔级待遇,是大使馆中的主要外交官。武官是大使的军事助手,负责与驻在国军方的联系,担负着军事外交、军事调研、军事援助、军事培训、军工合作、军品贸易等多项任务。我在老挝任职期间,较好地完成了各项工作任务,与老挝军方官员建立了非常友好的关系。

        在此,我想结合相关照片,与大家分享一下照片背后的往事。


        一、接待迟浩田副主席访问老挝

        2001年2月5日至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率军事代表团访问老挝。代表团成员有:成都军区政委杨德清中将、总装备部副部长肖贞堂中将、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陈希滔中将、南京军区副司令员黄信生中将、广州军区副政委王同琢中将、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副主任江洪大校等。在老挝访问期间,迟副主席与老挝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朱马里·赛雅颂中将举行了会谈,签署了中国国防部向老挝国防部提供无偿军援协定。老挝人民革命党主席、国家主席坎代·西潘敦和政府总理西沙瓦·乔本潘分别会见了迟副主席。我全程陪同迟副主席访问。迟副主席此次访问老挝,加深了中老两党、两国、两军的友好合作关系,是两军交往的一项重要内容。后来,他曾经愉快地回忆起这次对老挝的访问。他说,中老两国是友好近邻,两国人民长期以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609936580329537.jpeg       【图为王忠田夫妇(右二、一)与迟浩田副主席和夫人姜青萍合影】


        二、陪同老挝国防部长朱马里访华

        1999年6月8日至13日,应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邀请,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朱马里·赛雅颂中将(后任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率老挝高级军事代表团访华。代表团成员有:老挝人民军副总参谋长本占·森沙旺准将、总政副主任丰赛·乍伦苏准将、总后副主任乌乔·赛普班上校、国防部办公厅主任西·因塔冯上校、国防部外事局局长西苏蓬·邦温森德上校、驻华武官塔旺·丹达冯上校等。8日晚,迟副主席到代表团下榻的北京昆仑饭店迎接了老军代表团。9日上午,朱镕基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了朱马里一行。下午,迟副主席在国防部外宾接待中心举行欢迎仪式,与朱马里副总理进行了会谈和签署协定,并宴请了老挝军事代表团。访问期间,老军代表团参观了北方工业公司兵器展览馆、国防大学和上海第二军医大学。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在和平门烤鸭店会见并宴请了代表团。我专程从老挝回国全程陪同代表团,见证了中老两军交往史上的这次重要活动,感到非常荣幸。1609936700283966.jpeg

       【图为王忠田(右)与朱马里中将在凯迪拉克加长版汽车中合影】


        三、观摩老挝国庆25周年庆祝活动

        2000年12月2日,是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25周年纪念日,老挝政府在首都万象塔銮广场举行盛大阅兵和群众游行活动,以展示在老挝人民革命党和政府领导下各领域所取得的建设和发展成就。应老挝国防部邀请,我观摩了这次盛大庆祝活动。1609936756494865.jpeg

       【图为活动结束后王忠田(左)与老挝国防部长朱马里中将合影】


        四、宴请老挝高级军官

        2001年1月24日,是中国农历辛巳年蛇年春节。每年中国传统春节前夕,我都会宴请老挝军方高级官员。当年,我决定于1月21日按惯例在万象市寮芭莎酒店举行宴会。在发请帖时,老挝国防部外事局礼宾处处长西潘少校问我,为什么不请国防部长朱马里?我说,朱马里部长是老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身份太高,我怕请不动。西潘说:“您把请帖交给我,我帮您去请。”我说:“那太好了!”于是补发了给朱马里部长的请帖,交给西潘。那天,老党中央委员、国防部副部长纳空·西沙农中将和夫人,中央委员、老军总政主任坎蓬·占塔蓬马少将和夫人,中央委员、总参谋长隆再·皮吉少将和夫人,总政副主任丰赛·乍伦苏少将和夫人,总后副主任乌乔·赛普班上校和夫人,国防部外事局副局长金乔·奔舍那上校以及国防部外事局亚太处、专家处、礼宾处、办公室等处长和副处长多人都及时到达了酒店,但未见朱马里部长到来。于是我安排纳空副部长坐在主宾席上。宴会即将开始时,突然朱马里部长和夫人来到了。我喜出望外,赶紧调整座位,让朱马里部长坐上主宾席。我还用刚刚学会的半生不熟的老挝语即席发表了祝酒词,受到贵宾们的赞扬,使宴会充满了欢乐、温馨的气氛。1609936817225056.jpeg

       【图为王忠田(右)与朱马里部长(中)在宴会上碰杯祝福,左为纳空副部长】


        五、举行“八一”建军节招待会

        每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武官都要举行大型招待会,一般在晚上举行。1999年7月30日上午,老军总政副主任丰赛·乍伦苏准将代表老挝国防部和老军指战员来大使馆送花篮和酒表示祝贺,陪同来祝贺的有总后副主任乌乔·赛普班上校、国防部外事局副局长金乔·奔舍那上校及两位亚太处、礼宾处干部。同日,驻老挝武官团团长、缅甸武官貌楚上校率领各国武官也前来使馆送花篮和酒表示祝贺。前来祝贺的还有俄罗斯武官维克多·法捷耶夫海军上校、俄罗斯副武官鲍里斯·希尔科上校、印尼武官瓦吉门·哈迪上校、柬埔寨武官亨朗上校、泰国武官沙拉乌·海拉巴上校、越南武官阮胜大校等。晚上7点钟,我在中国驻老挝大使馆举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72周年招待会,老挝国防部副部长艾·苏里雅胜中将、总政副主任丰赛·乍伦苏准将、中央国防治安委员会办公厅主任沙威·赛雅色纳准将、军队监察委员会主任劳·高巴色准将、凯山·丰威汉国防学院院长苏里马·本勒少将、军事政治学院院长坎曼·功马芒准将等6位将军和老挝外交部副部长蓬沙瓦·布法、万象市副市长通米等官员及各国驻老挝大使馆武官处人员出席招待会。

1609936875343264.jpeg       【图为王忠田(右)与艾副部长(中)和武官秘书陈永靖(左)上尉(现任驻老挝武官)在建军节招待会上合影】


        六、驻老挝使馆武官团

        武官团是由各国武官共同组成的组织,负责各国武官共同与驻在国军方的联系,如在驻在国国家和军队的重要节日集体表示祝贺、接受驻在国军方的邀请进行参观访问旅游等集体活动,以及在武官团中对新老武官到任、离任的迎接、送行活动等。驻老挝的武官团包括中国、缅甸、俄罗斯、泰国、柬埔寨、越南、印尼驻老挝大使馆的常驻武官,另外法国、印度、古巴、朝鲜等国驻越南大使馆武官兼任驻老挝武官,有时会临时到老挝工作访问。驻老挝武官团以各国常驻武官到任先后顺序轮流担任武官团长。

1609936946497447.jpeg       【图为王忠田(左三)与各国驻老挝武官及副武官等在老挝国防部合影】


        七、协助做好对老挝军事援助工作

        中国的对外军事援助主要包括装备援助、专家派出和人员培训,是政治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发展和巩固外交关系的重要纽带,也是开展政治外交斗争的重要手段,同时可以彰显大国军队形象,是拓展国家利益的重要平台。军援工作是武官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我在任驻老挝武官期间,曾两次到与老挝琅南塔省磨丁口岸交界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磨憨口岸,参加对老挝军援物资的交接工作。一次是1998年12月25日,另一次是2000年11月21日。1998年12月24日,我在老挝国防部外事局亚太处参谋披拉冯·马诺拉上尉陪同下,从老挝首都万象乘飞机到老挝边境城市琅南塔,作为中方交装团成员参加军援物资交接活动。25日,以成都军区技术装备部综合计划部部长淳树文大校为团长的中国军方交装团,与以老军总参训练局局长宋旺·翁坎少上校为团长的老挝军方接装团在磨憨口岸举行了会晤,对我军援助老军的物资装备进行了验货,双方团长在交接证明书上签字。1609937013797120.jpeg

       【图为中老军事物资交接签字仪式,后排右四为王忠田】


        八、做好军事专家的管理工作

        军援物资运抵老挝后,我军便派出各个专业的军事专家到老挝相关军事单位或军事院校对老军人员进行培训。在任职武官期间,我接待过16个军事专家组,包括空军、步兵、装甲兵、防化、高炮、迫击炮、中文等多个专业。专家们以娴熟的专业技术,严谨的工作态度,胜利完成了我援老军各种新设备的安装、调试,老军一些旧装备的维修、保养,对老挝军事院校学员进行军事专业或汉语培训等任务。他们践行国际主义精神,传授先进的科技知识,提高了老军人员的军事素质和专业技能,增进了中老两军的友好合作关系,也展现了中国军人的优秀品质和优良作风。专家的工作受到老挝军方高度重视和赞扬。对军事专家的管理工作成为武官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我经常到各专家组工作地点检查工作进展情况,观看训练、演习,听取工作计划和工作汇报,进行工作验收等。我还注重改善他们的生活,有时利用他们的休息时间,组织他们进行游览、打保龄球等娱乐活动。在出色完成工作任务后,我还多次向国内派出单位为他们请功。

1609937073110991.jpeg       【图为双方代表签字仪式】

       通过专家管理工作,我也有机会结识了很多老军高级官员,并与他们保持经常交往,在重要节日对他们进行祝贺和赠送礼物,也经常受邀到他们家中做客,这为我做好各项武官工作创造了便利条件。1997年4月4日,中国空军专家组完成了米格-21比斯型战斗机飞行模拟器安装、调试和培训工作后,我在老挝空军局副局长亚果中校的陪同下,到川圹省老挝空军702团驻地参加了专家组工作验收及中国空军专家组与老挝空军702团飞行模拟器交接备忘录签字仪式。


        九、老挝国防部颁授友谊奖章

        在我结束驻老挝武官任期回国前夕,2001年4月10日,根据老挝国家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朱马里·赛雅颂中将签署的决定,老挝国防部外事局长西苏蓬·邦温森德上校代表国防部授予我老挝人民军友谊奖章,以表彰我对发展中老两军友好合作关系作出的贡献。1609937126477910.jpeg

      【图为西苏蓬局长为王忠田佩戴友谊奖章】

         外交,包括军事外交,是一项政治性、政策性极强的工作。外交官“责任无限大,权力无限小”,事无巨细,都要请示报告。我在老挝当武官,虽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我怀着一颗赤诚之心,认真执行党、国家和军队的方针政策、条令条例和规章制度,不辱使命,为国家的军事外交工作,为军队和国防建设做出了一位共产党员、一位外交官、一位大校军官应有的贡献。如今重温当年的照片,回顾那些年所经历的往事,我的心中依然为自己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精彩人生而充满了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