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沙群岛离海南省三亚市180海里左右(即330公里左右),主岛永兴岛是三沙市市政府所在地,面积虽然只有1.8平方公里,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海边有码头,岛上有机场、油库、医院、学校和商店等设施,和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不毛之地”相比,真是天壤之别。1974年1月,就在永兴岛以西40海里的永乐群岛,发生过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海战—西沙海战。


  今年是西沙海战四十七周年,人到古稀之年,特别怀旧。作为参加过西沙海战的一员,笔者想在有生之年,再向大家讲述一下当年海战的情况,主要介绍海战中被誉为“海上铁拳头”的猎潜艇274艇。


  (一)对峙


  1974年1月15日,我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抗议南越西贡当局占我海岛,侵我领海,撞我渔船。第二天,我们就接到开赴西沙的紧急命令,准备了必要的给养,下午舰艇就出发了,航行途中政委在广播里作战斗动员,大家纷纷表决心。17日傍晚到达了战区西沙永乐群岛。这时只见南越二艘驱逐舰(4号和16号舰)停泊在岛的附近,敌我双方相距只有几公里远,目视都能看到敌舰上的士兵身上穿着红色的救生衣,这也说明越南士兵胆小怕死,随时准备跳海逃生。


  而我271艇和274艇两艘猎潜艇到达以后,指挥艇271艇发信号让越南舰艇离开,但他们丝毫不予理会。双方一直对峙到18号晚上,对方又增加一艘驱逐舰(5号指挥舰)和一艘护卫舰(10号舰),我方也增加了两艘扫雷艇(389和396艇),双方舰艇数为4对4,但实力不对等。从舰艇吨位上来看,对方有三艘是美国产的带鱼雷的老式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其中最大的5号指挥舰达到2800吨位。而我方的猎潜艇每艘只有300多吨位,扫雷艇也只有500吨位,四艘舰艇的总吨位还不如南越10号舰以外的任何一艘。在那些大吨位的南越舰艇面前,我们的舰艇就像是一只小舢板。在武器装备上,南越舰艇主炮口径为127mm,雷达瞄准,自动装弹;副炮是双管五七炮,南越4号和5号舰还装备了鱼雷。而我方四艘舰艇主炮口径均为85mm口径,人工装弹,副炮是单管三七炮。


  当晚,双方均实施灯火管制,海上一片漆黑。


  (二)海战


  十九号早上五点左右,战斗警报响了,大家火速就位,这时发现四艘敌舰居然企图包围我们,我方四艘艇迅速散开,271、274艇与敌4、5号舰对峙,389、396艇与敌10、16号舰对峙,双方炮口相对,炮弹上膛,战斗一触即发。


  六点左右,敌5号舰派兵企图登陆我方占领的深航岛,但被我岛上民兵击退。


  十点二十左右,敌舰向我们打响了第一炮。炮响就是命令,不等指挥艇下令,也不用艇长下命令,各艇炮火猛烈向敌舰飞去。


  这里主要介绍274艇船员在战斗中的表现。


  先说艇长李福祥,他曾经参加过打蒋介石舰艇的战斗,这也是他第二次参加海战。李艇长操船灵活,紧紧咬住敌4号及5号舰,充分发挥小舰艇的优势,与敌舰打近战。由于274艇的炮火猛烈,并且猛打猛冲,敌舰把274艇当成指挥舰来打。战斗进行了10多分钟,274艇指挥台中了一发敌舰的127mm穿甲弹,政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不幸牺牲,所有的指挥系统均失灵,特别是电舵失灵导致操纵艇变得非常困难。电舵班长武海龙迅速进入艇尾部的人力舵房,试图使用人力舵,但由于传送管道被打坏,听不到艇长的舵令,武班长只好死死地将人力舵归零并把定。电舵失灵后,由于舰艇仍在全速前冲,眼看就要进入敌人4、5号舰的夹击之中,李艇长当机立断,跳下指挥台到机舱口,指挥机电班长张更华全速退车(按规定必须是先停车,再后退,但是这样操作耽误时间,为了节省时间,所以艇长发出这道违背规定的命令)。这种破坏性的使用很有可能使机器损坏,但在当时也顾不上了,机舱内机电班长张更华当时接到指令后,没有任何迟疑立即执行,这样才避免了被敌两舰夹击的危险。接下来的战斗中,李艇长只能利用左右主机的进退进行转向(如左主机退车,同时右主机进车,则舰艇往左转向)。


  再说说274艇的主炮。274艇的主炮在这次战斗中发挥最好。艇上共装有85mm炮弹230发,战斗结束时已发射185发,剩下的45发只够打10分钟,炮管因为发射过多,已经发热发红,管外的油漆全部脱落了。值得点赞的是炮弹装填手大个子李如意,每发炮弹重40斤左右,装填185发炮弹相当于共举起七千多斤重物。战斗中,小李口干喉咙冒烟,端起炮位旁一只装满水但是上面漂浮着一层炮油的杯子,一口气喝了下去。脚下有炮油打滑,他脱下外套垫在甲板上。


  主炮标尺手是新兵张义勤,脖子上受伤出血,仍坚守岗位直到战斗结束。小张是全艇新兵中唯一一个立功者。


  壹号机枪战位的机枪手刘海涛,离主炮最近,战后才发现,耳朵居然被震聋了,什么也听不见。


  由于两门三七炮开火都是连射,炮位旁边的备用炮弹很快就要消耗完了,后弹药库搬运炮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水雷班长李汝平,另一个是化学兵李军全。眼看弹药供应不上,两个副枪炮水雷部门长立即参与搬运炮弹。


  战斗进行了20分钟左右,后弹药库也中了一发123mm的炮弹,仍然是穿甲弹,从左舷进弹药库,从后舵房出去,洞口有篮球架上的铁圈那么大。敌人之所以一直用穿甲弹,是想打舰艇的水线以下,这样小艇很快就会下沉。但敌人没有想到,他们的舰艇大,舷高,距离又近,我们艇小,他们的炮管根本压不下来。所以274艇虽然先后中了两发穿甲弹,没有一发在水线以下。如果敌人用爆炸弹的话,中第一发指挥台就会被掀掉,中第二发就会引起后弹药库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还出现一个小插曲,后弹药库中弹的同时,弹片击中了甲板边上的一个烟幕桶,一时间浓烟滚滚,指挥艇还以为274艇投放烟幕弹。此时,后弹药库内也是浓烟滚滚,当时化学院李军全迅速爬上甲板,将烟幕桶推下海去。


  后弹药库中弹后,在里面搬运弹药的李汝平和李军全头部均负轻伤,但他们坚持以最快的速度,仅用半小时就将所有三七炮弹运上了甲板,保证了两门三七炮的正常开火。因为是近战,所以三七炮和重机枪对扫射敌舰甲板上和炮位上的敌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敌5号指挥舰在274艇的攻击下,信号旗杆都倒了,作战情报中心被摧毁了,主炮、副炮都哑火了。据说敌人前线最高指挥官把脚都摔坏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我们小小的猎潜艇居然有如此战斗力。


  271艇是我们的前线指挥艇,但是在战斗中主炮只打了四十多发炮弹就哑火了。为保证前线指挥员的安全,只好退居二线,剩下274艇一艘艇来与敌4、5号舰周旋。


  扫雷艇389、296艇一直与敌16号和10号舰作战。389艇在战斗打响前与敌舰周旋时被撞伤。战斗打响后,他们使出了海上拼刺刀的本领,向敌舰投手榴弹,用冲锋枪扫射敌舰甲板上的敌人。由于敌舰的舰舷过高,冲不上去,否则有可能冲上去将敌舰俘获。后来389艇机舱中弹起火,不得已只好强行冲上深航岛海滩,艇上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才熄灭,结果389艇不幸有十五位战士壮烈牺牲。


  战斗进行到40分钟左右,发现敌舰都开始往外海撤退,其中敌5号指挥舰跑得最快。274艇在追击敌4号舰时,敌舰先后朝274艇发射了两颗鱼雷,但因为是追击同方向,鱼雷的命中率较低,第一颗鱼雷从274艇的左舷10米左右的地方像一条鲨鱼飞速前冲,第二颗从右舷六米左右的地方往前冲去。当时我们还想不太明白,明明敌舰还是占优势的,为何却往外海逃跑呢?原来是前一天晚上在永兴岛待命的两艘猎潜艇281、282艇飞速赶来了,估计敌方雷达早就发现了快速移动的目标,知道我们有援兵,所以赶紧逃跑。


  我们支援的舰艇赶到了,之前战斗的舰艇都退出战斗。而此时敌4号、5号和16号舰虽然被打伤,但是都快速逃走了,只剩下敌10号护卫舰跑不动。281、282号艇轮番对敌10号舰进行炮击,敌舰没有任何还击。原来敌舰长已经弃舰逃命,据说被一艘路过的索马里商船救走。其他穿着红色救生衣的敌兵纷纷跳海逃命。这样281、282艇不费吹灰之力就将敌10号舰击沉。


  到此海战结束,前后不到一小时。第二天大部队来了,很快便解放了被敌人占领的三个岛(甘泉岛、金银岛和珊瑚岛)。简直就是瓮中捉鳖,这里不详述。


  胜利归来,恰逢广东省(当时海南尚未建省)春节慰问团来部队慰问,码头上站满了人。在舰艇停靠码头的时候,人们十分关注274艇,因为274艇与众不同。首先是舰艇主炮管上的油漆全部掉光了,现在是一层铁锈(钢铁没有油漆保护,一沾海水立刻生锈),所以大家猜测这门炮肯定立大功了。第二,甲板上的官兵不像其他艇的官兵那么精神抖擞,每个人脸上都有炮灰,而且身上的军装有点脏,有点像电影《英雄儿女》中的王成。官兵们不是不注意军容风纪,而是因为舰艇在外执行任务,每人每天仅限两茶缸的用水,不可能洗刷。码头上看热闹的人都说这才像从战场上下来的。


  总之,这次海战,274艇打得很出色,被公认为“海上铁拳头”。274艇一共荣立五个一等功,其中274艇集体一等功,274艇枪炮水雷部门集体一等功,艇长和主炮装填手荣立一等功,牺牲了的政委被追记一等功。


  英雄的274艇不但这次打得出色,以前执行艰巨任务也毫不含糊。60年代印尼反华特别厉害那段时间,274艇远渡南海到印尼接华侨归国。1972年有一次为了救援一艘索马里商船,274艇单艇顶着12级台风,恰似海上一叶轻舟。一个炊事员起床准备做早餐,不幸落水,幸亏被瞭望哨发现。为了救起这为炊事员,几个救援人员站在艇舷边,舰艇突然翻折。险些侧翻造成翻船惨剧。最后因为台风过于厉害,舰艇顶不上去,只好请示返航。后来由广州另派救生船前往救援。虽然没有完成救援任务,但是三百多吨位的猎潜艇与12级台风抗争,这在中国海军史上还是第一次。


  (三)意义


  南海舰队在我国海军三大舰队相对较弱,上世纪七十年代,南海舰队最大的舰艇是吨位不到1000的护卫舰,当时连去南沙群岛巡逻的能力都没有。


  西沙海战后,周总理下令从东海舰队调四艘千吨以上的导弹驱逐舰从台湾海峡南下到南海,听闻总理还派出几百架飞机护航,做好蒋介石捣乱的准备,还好,据说蒋介石知道这些驱逐舰是为了去南海震慑越南之后,命令不得拦截。四艘驱逐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进驻三亚海军榆林基地。


  当年的西沙海战,对今后的海战可能并没有什么好借鉴的地方,因为今后的海战估计是远距离的导弹电子战为主。不过西沙海战本身还是意义非凡。


  首先,西沙海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海军史上第一次与外国海军作战。


  其次,西沙海战是第一次远海作战。


  第三,西沙海战是第一次以小打大,以弱胜强。以往打蒋介石的舰艇都是近海作战,而且有岸炮和快艇等支援,我们占有优势。但在西沙海战中,我军与敌军的舰艇吨位相差甚远,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我们发扬海上“上甘岭”精神最终战胜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