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年?唐三藏师徒分手,各奔东西,悟空归巢。 2020年榴月,深感无趣,坐卧不安,何不妨到人间寻个痛快。

  即行,金斗八千,拨祥云,俯瞰天下,忽见一宝地,灵光耀眼,门槛上悬挂“银河悦读”,顿感新鲜,一个俯冲,来到园邸,满目亭榭,溪水潺潺,美哉!

  偶见一仙女,曰:女施主,此地为何处?答:乃银河悦读也!“悟空”曰:何意?以文会友之地!悟空挠腮,不明其意。女施主曰:同僧人念经。

  顿悟!

  进怡情别院,数男女玩弄笔墨,或吟诗,或制画,或交流……一派辛勤耕耘景象。

  “ 悟空”曰:众施主,尔等在纸上画啥,有长有短,有大有小,像虫!

  柴总扑哧一笑:字也!字组文,文成篇。

  “ 悟空”抓耳,费脑,欲离。

  平和急曰:大圣,切慢,汝去西天取经之事,乃用虫字记载。

  “ 悟空”好奇,惊曰:此话当真?

  独上月楼答:平和姐所言极是,把文字印在纸上四大发明也!

  “ 悟空”忽发奇想:那位施主教老孙识字!

  邵魁忽然之间笑曰:大圣,你猴头猴脑,降妖除怪是汝的看家本领,可识字汝是外行。

  “ 悟空”冲他咧嘴:老孙七十二变,难道还学不会识字。

  柴总打个圆场:平和姐,汝来教,如何?

  那好吧,试试看。

  “ 悟空”跪地:师傅在上,受徒弟一拜!

  折寿啦。

  次日,悦读书屋,读字声四起,如孩声,日、月……   识字太难,罢学,起身云游。

  平和无奈,这猴头,唐僧拿他无法,何况吾一个凡人,随他去吧。


  “ 悟空”云游,忽想一事,老孙早为地球家喻户晓名人,却无法满足追星族所求,不会签名。

  何不借此机会,学签名,风光一下,思毕,重返银河悦读。

  翌晨,“悟空”轻叩屋门道:师傅,吾学字来也!

  平和涮毕,推开房门,令悟空眼亮:眼如秋水,脸似朝霞,光采可见,虽带几分颦皱,愈觉楚楚,一种芬芳沁人心脾。悟空自问,今怎么,竟动起艳心,不可。

  平和曰:汝本事高,如此小庙难容大圣,另请高明!

  “ 悟空”道:师傅!徒儿错也!若蒙收为,不胜荣幸!

  平和故怒:岂敢!岂敢!大圣名人也,汝还是走吧……

  言末毕, 独上月楼推入,笑曰:师姐!就别难为大圣,有如此徒弟,乃美事一桩,可扬银河悦读名也!

  “ 悟空”连忙道谢,偷眼瞧之,桃腮晕采,枊眼含娇,不由闪动了念头……

  忽然间,金箍咒激活,悟空顿感脑裂,疼痛难忍,师傅沿竹荫小路而至,双手合掌曰:徒儿!勿淫念!悟空跪拜:徒儿知错。

  善哉,善哉!师傅随云而去。

  霎时,“悟空”疼痛消退,开始学字。

  平和曰:大圣,随我念之,孙!

  孙……孙……

  解曰:孫,《说文》释,子之子曰孙。《礼记  杂记》注,孙谓祖后者。

  “ 悟空”费解,走神,悠悠心梦:忽闻八戒窗外呼,大师兄,近日可好,一别数载,倍思兄也,惊悉汝动淫念,被师傅惩戒。

  好个八戒,竟笑吾,吃棒!悟空从坐位跳起。

  平和急曰:大圣!汝何事之有?

  “ 悟空”惊醒,歉之。

  续释:《说文》释,悟,觉也。《素问  八正神明论》解为,慧然独悟。

  “ 悟空”烦曰:勿之乎者也,快教老孙写字。

  平和楞也,默凝。


  来此数日,“悟空”熟知银河悦读,颇有气势。三仙女,军人是也。始于榕树下,创银河悦读,经三载,集文人六千,建分站三十有余,传红色基因,扬天下大义,承中华美德。

  “悟空”一边识文解字,一边观银河风光,朝看日出,夜听文声。或纪实,或散文,或诗歌,或小说,一派文图交融的红色景家,还有口味十足的小品。顿感,此处有活力,有朝气,可留。

  一日,“悟空”登上山顶,此顶有宽阔的观文台,站于观文台上,听文思泉涌,时而战火硝烟,时而平凡人生,时而时代楷模,时而邻里乡亲。向着天、地和人间,发出最有力的心声,充满生命、力量和美。

  “悟空”深感,此地乃文人宝地。许多文人墨客在这里,在不同心境下创作的各自的交响乐。“贝多芬,柴可夫斯基,帕尔曼”应有尽有。有《大海》,也有《黄河》。独上月楼全局引领,柴总鼎力相助,平和默默奉献,及众编辑,分站的捧场,让银河悦读有生有色,红红火火,“守望文学初心,书写你我光芒″的宣言,乃银河悦读文人之追求目标。网站中处处洋溢对月赏文,夜听文声,酌酒吟诗,甚有兴致,众年迈的文人竟忘却自己的年龄,仿佛回到童年。

  金秋十月,“悟空”有幸参加丹东之活动。一晚,相约酒店,忽见灯光明亮,灯光下三仙女捧酒踏波而来,陪众人饮酒。仙女诗才横溢,不亚于唐朝的薛涛、宋朝的李清照。众文人雅兴大增,纷纷举杯,酒过三巡,或悦或醉,再看三仙女依旧笑如春。悟空脑海里浮现唐代李白的四句诗“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曾向瑶台月下逢。三仙女成为他的领路师傅。随而,又受青梅煮酒、弦歌悠扬、邵魁、李亚文、后来、萧雅、房玉梅、攀登顶峰、时光无心、静山幽莲等众高人的指点,得以在银河悦读成长。诸文人文若春华,思若涌泉,梦笔生花,正如赵翼《论诗五首  其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真乃热心之人,榜样之人!

  半载后,“悟空”受益匪浅,在此安营扎寨,拜师学艺,精益求精,文武双全,七十二变,成七十三变,令唐僧、猪八戒他沙和尚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