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到布鲁塞尔著名的、被雨果评论为“世界最美丽的广场”。广场东侧市政厅对面,老建筑是当年的旅馆,在三楼的开着窗子的那间房子,就是雨果当年曾住过的地方。雨果一边欣赏着广场日新月异的良辰美景,一边写着他的《悲惨世界》。

  紧挨着雨果的故居左侧,就是白天鹅咖啡馆。原来这就是马克思的故居,产生政党不朽纲领的地方。我们仰头望去,景仰这位世界伟人《共产党宣言》的创立者——马克思。他当年是在怎样一个行会组织众多,手工作坊聚集,王公贵族出没,市井繁华的温柔富贵之乡,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伟人也难免脱俗。据导游介绍说,马克思一边写《共产党宣言》一边抹平夫人和情人的关系。他从事《共产党宣言》这个庄严的事业时,也同时处在严重的家庭矛盾中。他的保姆怀孕了,而且是他的孩子,保姆整天闹,要马克思给个说法。这令伟人很是烦恼,他无法向深爱的燕妮交代。最后艰难抉择,只好请恩格斯代劳。这跟恩格斯娶了一个劳动女工挺靠谱。看来,恩格斯不仅帮马克思在布鲁萨尔成就了《共产党宣言》,而且也帮老朋友解决了家庭矛盾,这种革命的友谊非一般世俗人等可比。导游向我们介绍时,虽然颠覆了我们自打识字起,就确立的伟人高尚人格情操的形象,但是,我们觉得跟伟人更近了。天安门城楼上的大胡子马克思是神不是人,白天鹅这边的马克思是人不是神。况且,随着互联网的传输,一个更真实的马克思,更清晰可见。

  有许多资料显示,对《资本论》研究精深的马克思,却连自己的财产也理不好。有一个花俩的老马,经常陷入债务危机,不得不向老友恩格斯求助。这里援引百科百度资料:马克思曾经在给恩格斯的信上说:“我不能再出门,因为衣服都在当铺里;我不能再吃肉,因为没有人肯赊给我了。”1852年,马克思在完成《揭露科伦共产党人案件》这部著作以后,连寄书稿的邮费都没有。他曾十分幽默地说:“小册子的作者因没有裤子和鞋子而被囚禁在家里,他的一家人过去和现在每分钟都受到极端贫困的威胁”。他告诉恩格斯: “我的良心经常像被梦魇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的卓越才能是为了我才浪费在经商上面,才让它们荒废,而且还要分担我的一切琐碎的忧患。

  这可能是一个真实的马克思。我不由想起,下乡时,看《马克思传》。这在文革年代,仅有的有情节的伟人传记,却让军代表没收了。并受到批评:年轻人要看马克思的原作,才能用马克思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马克思传》里边有马克思和燕妮的爱情,不适合你们年轻人看。我想,他要是知道,马克思和保姆还有一腿,那还不崩溃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