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道布鲁塞尔有个小尿童——英雄少年于连,版本好几个。一说:他爸爸是国王,带兵打仗,把他挂在树上,国王阵亡,小于连突然站起来撒尿,立时鼓舞了军队士气,由败转胜。一说,敌人入侵,小于连半夜起来撒尿,浇灭了敌人的导火线,救了全城的人等等。反正小尿童的塑像就这样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下鲜活起来。我满脑子反复闪动着这个裸体的小精灵,腆着小肚子,一个流动的抛物线喷我们一脸。挺浪漫的!

       没等导游带,我们就一下涌向小尿童。妈呀,怎么像个花果山上下来的孙悟空呀!只见他穿着不合身的黑衣服,顶着大一圈的帽子,遮了半个脸,身后还披一个大红斗篷。跟原来的小精灵形象一点也不着边,十足一个小丑。导游说,这回不知道那个国家元首来了,换上人家的衣服了。前几天,胡锦涛来,还穿唐装呢!我想象小尿童身上穿着对襟的印着元宝的大红袄,头上顶一中式瓜皮帽,这中外一混搭,活脱一个混血儿。小尿童比想象的小多了,实际尺寸才60多厘米,没二尺高。据说,当初人家一直光着,不知哪个国家领导人怜惜这样一个英雄少年,竟然赤身裸体,于是赠送国服以示敬意。

       各国纷纷效仿。现在于连已经有上千套衣服,哪个国家元首来了,就换哪一套。他还有自己的服装博物馆,花三欧元就能参观。苦了小尿童身处欧洲大本营,外事活动频繁,三天两头更衣。你很少能看见原版的、真实的、天真的、一丝不挂的小于连了。许多事就是这样,原生态的挺自然、单纯,而且有许多想象空间。一经人刻意雕琢包装,就失去了本色,失去了自我,泰兮否兮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