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甘亭是洪洞南垣一个交通便利、经济富庶的小镇。我住在镇里的学苑路上已经三十多年了。邻居蔺虎以前一直做货运买卖。前几年由于腰椎间盘突出,不能开车久坐,于是就改行在家做起了压面的营生。二年后,他的三娃子考到了市里上初中,爱子如命的两口子干脆就把面铺盘了出去,一心到城里陪读了。
  这几年,镇上常住人口大量流失,镇里的买卖大不如前红火了。比如,先前这里的几个大厂子陆续停业,市级的农业学校也迁走了……特别是近些年,村里的青壮年大都出外打工,家长为了孩子的学业,大都跟风,尽最大努力把孩子送去城里念书了。
  2018年秋,接手蔺虎面铺的是一对儿三十出头的年轻夫妇。两口子是距离镇子五里开外的士师村人。男的叫李磊磊,媳妇儿叫王慧芳。
  初次打交道,始于去年的春末。那天,恰逢儿子结婚搭建典礼喜台,一辆双排拉来满满一车电子设备,师傅们忙着安装电子屏背景墙。婚庆公司的人说需要连接三相电,这可急坏了家里只有二相电的我。
  经人提醒,我跑到面铺跟两位年轻人协商接电事宜。可没想到,铺子门锁着,小王两口子这会儿回家休息了。我急忙按店铺门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没想到,电话里的她竟然爽快地回答:“没事!不用等我来,墙外的电表盒子没上锁,你尽管接上用就是了!”口气之间,就好似非常熟悉的朋友一样。婚事办完,我给他俩去交电费。王慧芳再三推脱,坚决不肯收,还笑着说:“算啦算啦!叔,那能费几个电呢,谁不用着谁啊!”
  之后,我就跟这家人慢慢地熟络了起来。自盘下店面后,起初是两个年青人做生意,磊磊岳母时常来店帮忙,午饭常常是有的吃或没的吃。再后来,就是婆家老公公来帮忙了。他们一家三人分工协作,互相配合,公公负责外出送货,儿子负责摊点售卖,慧芳则店里出面。午后,每每工作干完,就一起开车回家吃饭休息。然后下午四点再来,傍晚收工,逐渐形成了规律。
  慧芳的老公公李师傅,今年60多岁,嗓门洪亮,身板硬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每天晨练的我,经常遇见,李师傅开着一个电动三轮车先到门店,然后小两口驾车后至。然后,父子俩从车里卸下在家里蒸好的黄饸饹面条和熟焖面,李师傅再去街上替送货的饭店捎带采购一些干湿蔬菜,甚至馒头烧饼。慧芳则麻利地和好面,再把它装入压面机,娴熟地更换刀具,依次压制出粗细拨面、剪刀面、刀削面、哨子面、细焖面等十几种面条来;老公磊磊则把各种面条放进大型推车上,准备好去闹市口去卖。慧芳一边不停地压面,一边头脑清楚地交代去镇外送面的李师傅,华翔公司外哪家饭馆、某某村的学校食堂、开发区的某家快餐店、某处的门市部等等,应送什么品类多少斤。直至忙碌上一个多小时,慧芳就骑上电动摩托车把黄细饸饹面,送往镇区各家牛肉丸子面馆,然后,直接去摊位上,与老公磊磊二人,一起接待路过的每个客户。
  我曾问过她关于她俩的婚恋史。能干的慧芳跟老公磊磊原先在一所镇办初中就读,俩人并不是一个班。我问起她,俩人是不是自由恋爱的,她摇摇头表示否定,说是经人介绍才结婚的。
  集市上,过往的人群愈来愈多了。大家你一斤,他二斤,甚至有的人一下就要十斤面,这可忙坏了小俩口。其间,有两个骑三轮车来赶集的老两口,说要五元哨子面,还要求分成五个小袋,说是剩下的存进冰箱里,慢慢吃。慧芳微笑地应允着。但是,买面的人们突然多了起来,他俩只好紧张地打发着各位顾客。在一旁等了半天的老人不干了:“娃,咋还不给我分好面?”此刻,慧芳满脸堆着笑,连声说:“马上,马上!”直到打发完又一波儿,她才手脚利落地赶紧为老人家称好面,并按老人意愿分作五袋装,并告知老人保存须知,让老人满意而去。
  眼瞅着推车里的面条越来越少,而午饭时间尚早,顾客也不见少。此时的慧芳给老公交代了几句,就迅速骑上摩托赶回面铺,赶紧启动电动和面机,赶制出余量不足的几种面条。时已过午,当每家每户都在享用丰盛的午餐时,年轻的夫妇俩,还在紧张有序的忙碌中。
  闲暇时,健谈的王慧芳也曾提及她跟老公磊磊当年的结亲经过。父亲年轻时曾经跑过多年农用四轮、三轮车运输,也给磊磊家送过几次建材,老早就跟后来的亲家李师傅打过交道。所以,当媒人来家给二姑娘提亲,老王师傅就爽快地答应了人家,还直说李师傅家人多好。就连慧芳大姐的婚事,也是老父亲点头钦定的。老王亲家原先就是甘亭村一起跑四轮车的同行,有一次,王师傅的车坏在了半路,别的人都跑走,各顾各了。唯独他留了下来,还用自己的四轮车把王师傅的车拖了回来。患难之交,让老王认准了亲家的人品,所以,大姑娘就顺理成章地嫁了过去,现在日子过得倒也幸福安乐。
  我最敬佩的,就是王慧芳对老人的尊敬和孝顺。时风日下,当今社会能做到孝亲敬老的已所剩无几了。有一次,当听说自己的母亲不小心摔倒后,孝顺的慧芳开着车拉着母亲,接连跑了临汾市和洪洞县多家医院,拍片检查,问诊医生,最后尊重老人意见,选择敷药保守治疗。特别是对于婆家老公公,更是尊敬有加。比如,店里每天所有的收入全部由老人掌管,对于村里的小媳妇们来讲,这一点极其难能可贵。有一次快天黑了,距离甘亭较远的华林村某客户马上要15斤面条,干了一天的老公公赌气不去送了,嘴里还唠叨着嫌客户招呼打迟了。慧芳目光看向了丈夫,磊磊也扭身不情愿去。慧芳见状,就推起摩托带上面说:我去。刚刚还在恼火的李师傅马上起身接过面条,啥话没说,骑上车一溜烟地跑去送了。慧芳微笑着解释道,我跟磊磊2003年结婚,2006年开始,整整跑了十年客运,主要是跑临汾到洪洞、霍州。老人家就在家一直替我们看孩子,一看就是九年。其中的辛苦我们心知肚明。老人家如今年纪大了,每天仍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的,还不是为了我们好?都是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们上学,家里宽裕些。听了慧芳发自内心的感受,我终于明白了老李师傅为何心甘情愿,还在为孩子们盘坡打拼了!是儿媳妇的知书达礼和一番孝心,在驱使着老李师傅内心深处那的无穷无尽的动力啊。
  作为一名农村妇女,慧芳的落落大方,说话得体,也赢得了学苑路街坊们的认可。谁家若临时要个面,没及时付钱,她总是乐呵呵地说,这次算啦!平时,给大家称的面总是超过份量的。都说,做买卖的都是奸商,所谓“无奸不商”。但是,这句话放在王慧芳身上,显然就对不上号了。王慧芳个子不高,身体较胖,逢人就搭话,说话必带笑,天生一副旺夫相。这个与生俱来的优势,为她的生意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每二个月,前来收购的人都会买走好几摞高的空袋子。据她本人讲,甘亭附近镇村,要求她送货上门的客户应接不暇。有时候,满足不了用户时,她觉得还挺歉疚的。
        每逢大家夸赞她能干时,王慧芳总是重复着一句话:“咱老百姓就是有点苦么,不干咋生活呀!”多质朴实在的话语啊。

  面铺老板王慧芳,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每天都是闻鸡而动,披星戴月而归。就这样勤快踏实地忙碌着,就这样乐乐呵呵地过活着。她平凡的每一天,都在用真诚、豁达、平和、大度的心态,迎接着每一次黎明的到来。
  眼下,扶贫攻坚已经到了决胜阶段。贫困算什么?乡下又咋啦?这些在王慧芳眼里,它都不是个事。
  面条西施王慧芳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告诉人们——实干能致富,勤劳可发家。孝老天地知,德美福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