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暑假了,放松了心情,也放飞了梦想。小时候,一般人家都养一头年猪和一群鸡鸭鹅。吃完早饭,我们几个“光腚娃娃”挎着苕条编的元宝筐去来(lǎi)猪食菜、曲麻菜。来满一筐的,就帮助其他伙伴,等到都来满了,就开始了我们的游戏——抓蝴蝶、抓蜻蜓和抓蝈蝈。

  蝴蝶还好抓些,抓蜻蜓就比较难了,但我们有抓蜻蜓的“神器”——蜻蜓套杆。蜻蜓套就是把八号铁丝揻成二碗口粗的圆圈,把网兜口绑在铁丝的圆圈上,再把蜻蜓套绑在木棍的一端上,这就是蜻蜓套杆。只要眼疾手快,一套一个准。和抓蝴蝶、抓蜻蜓相比,抓蝈蝈就更难了。

  蝈蝈是昆虫纲,直翅目,螽斯科一些大型鸣虫的通称,个子较大,外形和蝗虫相像,身体草绿色,触角细长。雄虫的前翅互相摩擦,能发出“括括括”的声音,清脆响亮。从颜色上看,有翠绿蝈蝈、黑铁蝈蝈、山青蝈蝈、草白蝈蝈、异色蝈蝈、红褐蝈蝈、金黄蝈蝈、蓝绿蝈蝈和玉白蝈蝈等。蝈蝈在我国分为北蝈蝈与南蝈蝈两大类。北蝈蝈优于南蝈蝈。北蝈蝈又分为京蝈蝈(又名燕蝈蝈)、冀蝈蝈(易县西山北乡)、晋蝈蝈、鲁蝈蝈。生长在南方各省的为南蝈蝈,个头较小,鸣声小而尖,体色不纯正,没有北蝈蝈个头大,皮实耐旱鸣声强劲有力!家乡的蝈蝈属于北蝈蝈,主要有翠绿蝈蝈、黑铁蝈蝈、山青蝈蝈几种,其他颜色的很少见。

  麦浪翻滚,一片金黄,正是麦收和抓蝈蝈的好时节。我们几个小伙伴把装满的菜筐一放,就开始抓蝈蝈。听到哪有蝈蝈的叫声,我们就鸟悄地走过去。蝈蝈的感觉灵敏,弹跳力也非常好,你到跟前一抓,它就跳得老远。我们几个先是单打独斗,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一只也没抓到。大家一商量,站成一圈围捕蝈蝈。我们四个一起发力前扑,蝈蝈没抓到,四个小脑瓜却撞到了一起。唉,真疼!于是,都脱下了自己的小布衫,纷纷掏出了蜻蜓套,什么家什都用上了。蜻蜓套用了几次不好使,就用布衫蒙。我们三个用布衫蒙,一旦蝈蝈被蒙住,另一个伙伴就动手抓。还别说,虽贪了点儿晌,但收获还真不小,抓了五只蝈蝈。我们每人一只,还富余一只呢

  饥肠辘辘,还是祭奠一下“五脏庙”吧。我们捡了一堆干树枝,点起了篝火,掰了几穗苞米、薅了几把麦穗和几颗黄豆,烤着吃了起来。一个个小黑嘴巴就像修炼了多少年的“黄皮子”,吃了个饱,才挎着筐回家。回到家就央求哥哥姐姐们给编蝈蝈笼子。哥哥姐姐们不乏能工巧匠,就用麦秆给我们编起了蝈蝈笼子。编好的蝈蝈笼子就像七层玲珑宝塔一样好看。把蝈蝈放进笼子里还没算完,还要给它弄些吃的,采些倭瓜花、菜叶放进笼子里,直到把蝈蝈笼子拴在房檐上才算完事。

  傍晚,沸腾的小山村渐渐宁静下来,只有远处的蛙声和屋檐下蝈蝈的鸣叫声,像一曲悠扬的轻音乐,伴我进入了甜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