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走到哪里我始终难忘又永远留恋的军营。

  军营,在我青少年时的记忆里感到是一处很神密的地方,军营到底有多神密呢?当我被批准入伍穿上绿色军装的时候,我每天都盼望着早点来到这个叫十分我想往,又那么期盼而神密的军营。

  上世纪的七十年代的中期,七六年的冬季我和老家几百名新战友,踏着寒冷的冰雪从黑龙江乘上军列经过半宿一天的行程,南下来到了辽宁省的西部走廊锦州市停住了脚步,来到了四十军军部大院神密的军营。这个军营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两样,高高的大门巍然的哨兵,但是没有一个字门牌。给大家的感觉是很神密的一处军营,这个院子很大楼房也很多。接兵的首长告诉我们;“这里就是你们在部队开始学习生活工作的地方。”这对我这个农民的后代来说,是一个活环境和条件的改变,我也暗自决心一定好好在这里学习工作。

  几天时间过去了,不知从哪里又陆续来了四川籍和黑龙江籍十七名新战友,这时连队成立了新战兵排,因为这个连队是军直独立分队,所以新兵训练自己连队开训。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个连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四十军直属警卫连。新兵训练是很辛苦也严格的,因为我们这些来自地方上散漫惯了的有着各种不同生活习惯的青年,要想统一步调一致,那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的。比如队列训练,我们每一个新战士都要在新兵班长的严格要求和指挥下,去熟悉练习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小的行为习惯都要按照军人的队列去改变和克服掉。这是对新兵的最基本要求,也是每一个新兵必须做到的,这就是命令,而且每一个人都必须服从命令。因为军人内务条列就明确规定,“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有理由也不许讲理由。

  新兵训练是住在棉帐篷里,也是在连队的营区,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们被分到老兵班。连队的营房比起其它军营无论从环境上还是各方面条件上,我们的营房是一流的。所以我对连队的营房深感自豪和骄傲,也为来到神密的军营而庆幸。在警卫连里我学习工作生活了两年半,因为战备需要我又随着调派来到了北疆重镇佳木斯市的军营里,刚刚来到佳木斯时比起老连队的环境是很艰苦的。但是同样是军营不影响我们的军旅生涯,而且是在本省离老家只有几百里路,有一定的家乡亲切感。在佳木斯市二十三团特务连里,又相识了很多的新战友,倍感亲切,特务连里军营生活是很轻松的,可以说没有野战军那么紧张,但是保家卫国的使命是一样的。

  我在军营里先后待了两个连队一个是军直到警卫连,一个是团直特务连,虽然两个连队环境和条件不一样,但是使命都是一致的。在两个连队我战斗生活了五年,退伍后虽说回到了家乡参加了工作,但是我还是十分的留恋军营。因为那里有我熟悉的训练场,那里有我吃住的营房,那里留下了我青春的足记,那里有我相知相识的战友,还有那远草绿色的军装。鲜红的领章,闪闪的红星永远放射出永不消失五彩光。

  军营是我一生永远留恋的地方,也是我永远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