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我应邀到河北沧州采访,期间参观了坐落在沧县崔尔庄的纪晓岚文化园,我被这座园落的美妙构想、文化氛围所感染。听了有关方面介绍,对沧州纪晓岚研究会以会长李忠智为首的一批有识之士有了初步的印象。

  28日,在沧县文电新局的会议室,局长召集文化界人士座谈,我有机会见到了李忠智。他高高的个头,挺直的腰板,花白的寸发衬托着一张生动的脸,两眼闪着神采。提起纪晓岚文化的研究与开发,他好似有满肚子的话要倾吐。由于时间紧迫,只能蜻蜓点水般地说说而已。下午,他陪同我们走访、观赏沧县刘吉狮子舞和木板大鼓的表演,晚上我俩交谈到深夜。

  特殊的经历与感受,让我们有了心的交流与体验。李忠智1947年12月出生于沧县一个农民的家庭,在三年困难时期,他小学毕业放弃上初中,回家务农,与父母一道挑起生活的重担。农田耕作,晨风暮雨,他练就了一付强健的体魄。耕作之余,他到处寻找书籍阅读,知识让他充实,文化的提炼拓宽了他的视野。1965年援越抗美的声浪中应征入伍。比李忠智晚三年当兵的笔者,所在的老团队开赴援老(挝)抗美的战场,而李忠智所在的部队与笔者的老团队恰好同属五支队领导,曾经共同奋战在老挝的亚热带丛林中。

7f1ace4d910aee07092919bd71fdc7b_副本.jpg

  战友的情谊,让我们的话聊得轻松自在,格外亲近。(李忠志在援老抗美前线)

  李忠智当兵前是供销社店员,富有激情的他入伍是为了奔赴战场,可走进军营,他当了放映员。笔者所在部队的几位放映员,个个是帅小伙,人人能写善画。我想,李忠智也不例外。果然,他是部队的美术骨干,当电影组长时,代表所在基地参加南京军区幻灯比赛,荣获大奖。部队跨出国门时,他已是一位英俊、活跃的连队副指导员,凯旋后任指导员,在风雪高原干了五年转业回家时,已步入三十五岁的年华。


  人生大转折。

        有人议论:“大兵转业,什么都不懂!”

  经历过战火磨砺的李忠智,不信邪。

  当时,他被分配到沧县电影公司任职。已在部队指导员任上自学初中、高中课程的李忠智,想进一步求学。他知道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文化是干好工作的保障。1983年河北大学中文系函授招生,他高分考中,三年的苦学,让他多年的自学成果得到系统地规范,文字功底进一步夯实。不久,他出任民政局办公室主任。他的文字材料深得领导和同事赞赏。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沧县有500多名军人在祖国南疆与越军对峙。几位战士在战斗中牺牲,沧县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拥军支前活动,民政局、武装部、共青团、妇联会等几个部门联合行动,一位副县长统一调度,李忠智代表民政局参与其中。他随副县长天天下乡,走访军属烈属,采写新闻报道,总结经验材料,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87年,沧县人民政府被国家民政部、总政治部命名为“拥军支前模范县”。

  后来,李忠智又下乡任副乡长、副镇长,还到县委组织部工作,又被派往北京任沧县驻京办主任,回县后任县民政局正科级副局长,勤勤恳恳地干到2002年春天退居二线。

  长期在沧县基层的走访与了解,让李忠智更加全面地掌握和深刻地理解当地深厚的历史文化。同时,李忠智酷爱读书,善交文化名士,积累了丰厚的地域文化知识。民政局工作期间,他利用节假日随机采访,编导了十集电视片《漫览沧州》,2001年先后在县电视台和沧州电视台播放,受到观众赏识与喜爱。

  这仅仅是李忠智生活之一角。他感情、精力投入最多、成果最为丰盛的,仍是对家乡先贤纪晓岚的研究。

  纪晓岚是清直隶河间府献县崔尔庄人,按现在的行政区划纪晓岚的故里属沧县崔尔庄镇。纪晓岚是乾隆十九年(1754)进士,历任翰林院编修、《四库全书》总纂官、左都御史、兵部尚书、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他殚精竭虑编纂《四库全书》,苦心孤诣著述的《阅微草堂笔记》,被誉为为一代文宗。嘉庆皇帝称赞纪晓岚:“敏而好学可为文,授之以政无不达。”卒后谥号文达。


  55565e43586af8ced2b4380e835e791_副本.jpg从小在乡间村野,李忠智耳濡目染的是纪晓岚为官为文的故事,从中感悟的是他品行道德的精髓,这像结实的种子,埋进幼小的心灵。当李忠智的学识、见识积蓄到一定程度,强烈的冲动像潮水般的涌来。他决意研究纪晓岚,从故乡先贤的文化蕴涵中汲取精华,提升人文素养。

  纵观纪晓岚一生,从何处入手?

  纪晓岚四十五岁那年,官运亨通,连升数职,眼看仕途扬起风帆,可那年(乾隆三十三年)六月,两淮盐务贪污受贿大案揭发,其中一名重犯是纪晓岚亲家。朝廷传旨查抄他亲家家产,纪晓岚泄密漏风,亲家财产转移,皇帝震怒,严加查办,判处纪晓岚:“瞻顾亲情,擅行通信,情罪严重,着发往乌鲁木齐效力赎罪。”

  研究的大门,由此徐徐打开。

  李忠智于2001年9月,利用年休假,背起行囊,自费独行,如一匹天马,在新疆的广袤地域,追随纪晓岚的行迹,独往独来。短短的二十天,他走访了乌鲁木齐和一些区、县有关历史的研究机构,收集纪晓岚在新疆两年间的史料,研读学者文稿,请人介绍研究成果,倾听他们对纪晓岚功过是非的评说。夜晚在乌市的客栈,又认真地阅读纪晓岚在新疆写就的书籍,从中了解当年新疆的风土人情和作者的胸襟、感识。“全世界有哪个文化名人为一座城市(乌鲁木齐)写了一百六十首诗?!”新疆人民的盛情感慨,让李忠智思绪沸腾。

P1020364_副本.jpg

  回到家乡,李忠智凝神集思,挥笔书写。很快,他的文章在《沧州晚报》以一个半版篇幅发表,且图文并茂。刹时,纪晓岚在新疆的情景,成为沧州文化圈内的重要话题。

  文化的研究,如战场冲锋,半路停息,就可招致整个战役的失利。李忠智像一位猛士拼搏冲击在路上。除正常上班外,他的业余时间都溶注在纪晓岚的研究上,短短的时间里,《纪晓岚发配新疆》长篇文稿成型,《纪晓岚乌鲁木齐杂诗详注》定稿,后由出版社正式出版。(沧县纪晓岚园)

  以厚实的文化作基垫的李忠智,底气充盈。他说,纪晓岚这位驰名中外的历史人物,生在沧州,葬在沧州,是历史赐予我们的财富。我们应该深入研究、大力开发这一文史资源,为当今社会服务。上下都有共识,问题是谁来干?怎么干?与其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

  这是理想的呼唤,这是践行者的宣言。

  在李忠智的感召下,一群勇于担当的人士集聚,于2002年8月成立沧县纪晓岚研究会,随着人员的增补与研究课题的拓展,改名为沧州纪晓岚研究会,一致推举李忠智为会长。

  李忠智兴奋地告诉笔者:“从此,我们拿下了一块阵地,树起了一面旗帜,搭建成一个平台,就有声有色地展开了纪晓岚研究活动。”

P1020467_副本.jpg

  人们欣赏李忠智的胆识与魄力。他像指挥作战那样,有谋略,有战法。首先创办会刊《纪晓岚研究》,请著名学者来新夏题写刊名,李忠智主编。这本业内交流、社会上产生很大影响的会刊,至今已出版三十多期,字数达一百多万字,内容丰厚,文字敦实,受到同行青睐,也广为人们喜爱。

  默默地做学问,是功在千秋的大业。要让更多的人参与这事业,让历史文化产生更为广泛而深入的影响,李忠智觉得还要造声势,借风驶船。在纪晓岚逝世二百周年的2005年,他们积极筹划,在纪晓岚故里主办隆重的公祭活动,请各级政府领导、纪氏宗亲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当地民众3000多人自发赶来,产生轰动效应。在纪念的一系列活动中,他们与中国楹联学会联合举办“纪念纪晓岚逝世200周年海内外大征联”,与中华诗词学会及野草诗社联合举办《纪念纪晓岚逝世200周年海内外诗词大赛”,与中国国际书画研究会联合举办“纪晓岚碑林全国名家书画邀请展”,声势壮阔,影响深远。

  现在的李忠智,踌躇满志,有充裕的时间投入研究会的工作了。他说,作为纪晓岚的故乡人,我们考察遗址古迹,搜罗散落文物,采集旧闻轶事,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有次,为了寻找几名与纪晓岚相关人物的信息,李忠智和他的同事,一天跑了沧州和衡水地区的八个县。一些纪晓岚的佚诗佚文,在旧书、谱碟中寻得;散落的墓志,在民间接连发现;从方志、家谱中又查得《阅微草堂笔记》沧州人物的出处……这些,对于全面研究纪晓岚,都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辛勤的耕耘,结出累累硕果。李忠智又创作、出版《纪晓岚与四库全书》,与人合著出版了《正说纪晓岚》、《真实的纪晓岚》,主编多部书籍、画册。研究会的核心成员孙建、周林华、李兴昌等出版了《大才子纪晓岚》、《纪晓岚家茔三墓志》、《纪晓岚故里》等著作。2010年10月,出版《纪晓岚文化丛书》十部,更是彰显研究会集群冲击的整体实力。


  提起这些,李忠智绘声绘色地告诉笔者:我们研究会的副会长孙建,是一位青年学者,从小喜欢历史文化,是我们研究会的学术骨干,对于古文化的研究,在沧州,他是翘楚。副会长周林华,是一位公安干警,但是善书法、篆刻,也好交际,为研究纪晓岚文化,不辞辛劳,驾车跑东跑西。人说我们是沧州研究纪晓岚的三剑客,其实李兴昌、张寿山、张书霞、李润泳等,都做出了瞩目的成绩,企业家张思鹏、纪清、穆远方等有强烈的文化意识,又有一付热心肠,积极支持这项事业……

P1020456_副本.jpg

  翻阅《纪晓岚研究》(2010年合订本),我被封三的《乌鲁木齐人民公园鉴湖湖心亭》的速写所感触,脱口而出:“这幅速写有功夫!”不料,作者正是李忠智。后在李忠智主编的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千年古镇——旧州镇》中,见到多帧沧州古战场跃马横枪激战场面的画幅和历史人物画像,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在交谈中获悉,为编这册子,李忠智在撰写文字上下了功夫,为了更生动地展现历史故事,让读者更直观感受沧州的古代人物、风情,他又主动担当起插图的工作。我说:“有了这插图,人们看时觉得更丰富了!”他说:“这两下,我还是在部队电影组时练得的,只够画连环画的水平。”“这也了不起啊!”他哈哈一笑:“凑合,凑合。”

  纪晓岚生活年代处于康乾盛世,纪晓岚文化与当今构建和谐社会相吻合。李忠智和他们的研究者们,又将纪晓岚文化的产业产品开发,作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内容,精心构思,付诸现实。他们为餐饮经营者设计“纪晓岚村文化美食城”,把纪晓岚的生平业绩和民间传说分雅俗两类安排,以书法、绘画等艺术形式表现,独树一帜,吸引了众多不同层次的顾客,感受文化的美餐。他们又为天然居餐饮有限公司策划设计石家庄、沧州两处“阅微食府”的文化装饰,以其高雅的文化气息赢得顾客的赞誉。他们协助沧州中鼎文化传播公司编印的仿古线装书《联墨珍宝》、《诗词墨宝》、《沧州风物吟》、手术本《阅微草堂笔记》、《阅微珠语》、《清代沧州名人墨迹选》等,成为沧州市、县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外交流的重要文化礼品。

  让人们最为自豪的仍是纪晓岚文化园的创建。用李忠智的话说:“研究会参与进去,力主利用纪晓岚故里之地利,注入纪晓岚文化,建一座像模像样的文化园。研究会的几位主要成员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得到了省、市、县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肯定,也得到专家学者的称赞。现在,我们家乡终于有了一座以家乡历史名人为主题的文化园林,有了一处展示家乡历史文化的游览景点,有了一个既可以休闲游览又可以接待贵客的好场所。”

0528f75c2400aa44002f24a4ac4fd35_副本.jpg

  他的话,自豪且自信。纪晓岚文化园经营数年,已成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沧州新八景”之一。

  结束采访时,李忠智花白的短发坚挺,好似刚从枪林弹雨中走来,和蔼的容颜,流畅的言语,又透射出他的亲善与聪颖。他从一位“大兵”成长为一位卓有成就、众望所归的纪晓岚研究专家,其中走过的历程和付出的艰辛,给我们都是一种深层意义的启迪。

  文化的路很长。努力着,奋斗着,既是幸福,又是期待。

  (作者采访李忠志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