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5月23日,晴,是众多普通日子中的一天。碧蓝的天空点缀着如棉絮一般的云朵,纯净而洁白,再配上惬意的阳光,是那么的温柔,美好。中午下班,他回来了。

  记得多年前一友曾问过我,哪道饭菜是你拿手的?我一时无言以对,想来很是惭愧。真忆不起这些年在餐饮方面有过可心表现。遥想当年,兴冲冲地从书店买回两本厚厚的菜谱,势必要做个好厨子。而今,那两本菜谱俨然已是书橱里的摆设了。常说人是有惰性的,当然我也不例外,在他的大包大揽下,我的厨艺像是即将退市的股票一降再降,以至于所做饭菜无一具备色香味,仅仅擅长“熟”这一永久不变的特点。

  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是个笨婆娘,这么多年,竟无一点长进。说实话,要不是饿得慌,我都不爱吃自己做的饭。这么一想,真挺愧疚的。

  今天的午餐,依旧是我的“招牌菜”,素炒小白菜和西红柿炒鸡蛋。孩子们不在家,两个人的饭,倒也简单。他大概是对我的厨艺失望透顶了,无心再去评价味道如何,只顾埋头吃饭,填饱肚子即可。想来吃这种饭菜,也无需细品。

  匆匆吃完,他便一头倒进沙发里。可能是太累了,等我收拾完回到客厅,他已经睡着了,偶有轻微的呼噜声传来。安坐其身旁,仔细端详睡熟的他,身材高大魁梧,双腿蜷缩,两手交叉紧抱双臂。从前那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历经岁月的刷磨,已所剩无几。仅有几根黑白相间的头发,趴在光秃秃地头顶上,毫无生机,随时都有坠落的可能。一张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沟壑,从眼角延伸到额头。看着让人心疼。

  “有点冷,给我盖上。”他嘟囔了一句。

  我赶紧拉过那条平时我午睡时盖的小毯子,盖在他上身。而我,则慵懒地躺在沙发另一侧,百无聊赖地拔拉着手机。

  “你这给我盖了个啥?小手绢呗儿。”不一会儿,他闭着眼,带有怨气,嘴里嘟囔着。同时又蜷缩了一下身子。

  听闻又叫,我速速爬起,走近瞅了瞅那一米八的身高,二百斤的体重,哑然失笑。这条小毯子是孩子几个月时盖的,的确不大,连他上半身都未能盖严实,盖在他身上还真像盖着一条小手绢儿。哈哈!太形象了!

  我笑着跑进卧室,从柜子里拽出一条毛巾被,轻盖在他那蜷卧且显疲倦的身子上。静静地看着,看着。潮湿了眼眶。

  身处红尘俗世,我们的日子一直都未轻松过。生计的奔波,人际的琐碎,交织成了现实的生活。熙攘间发觉,这一路光顾低头前奔了,差点忽略了头顶那一片蔚蓝,忽略了身边暖心之人。

  我自然知晓,以前没有一帆风顺,以后也不可能一直安然无恙。所以,要在这一个又一个普通的日升日落、云卷云舒里,彼此珍惜着,陪伴着,迁就着,一起将平凡的日子过成自己喜欢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