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性格,水有柔情,山有灵气。这不,老家村北的嵯峨山在乡人的口传中就神气十足,且不说有《史记》记载的发生在山上山下的黄帝铸鼎、轩辕升仙的传说,也不说从大唐就有记载的石龙潭的有关故事,汉郑真子隐居山中之后的众多诗赋美文,单就盛传久远“泾阳八景之一”的“嵯峨灵云”就令人神往。

       嵯峨山,史称荆山、嶻嶭山,又名慈峨山,俗称北山、峤帽山,也有叫五台山。海拔1423米,东西25华里,南北20华里。周围百姓称,山上有云必雨,非常灵验,更有民谣流传:“峤帽山戴帽子,伙计回家睡觉去。”据巜太平寰纪》卷三十一《云阳县》载:“嶻嶭山,在县东北十里,一名慈峨山,俗名嵯峨山。王褒云阳宫记:东有慈峨山,今土人谓之山嵯峨山。顶上起云即雨,里人以为候。”这里的山顶,指的是嵯峨山的主峰及其并立周边的四峰,与主峰形成“披云凌其上,秀出五芙蓉”“嵯峨五峰险“的景致。

       嵯峨山的阳刚、巍峨、挺拔、雄健沉稳,与云的阴柔、飘逸、灵动、变化万千形成了显明的对照,云绕山,山穿云,云飘山腰、山在云上,山的阳刚与云的阴柔、虚实幻化中,佳气氤氲,玉峰竟秀,灵气顿生。嵯峨因主峰有五顶且顶上有台,依此也称五台山,中峰大台、西峰二台与东峰钵盂台因其台面阔,均有故事且有盛名。中峰大台峰巅有“仰天池”,池水常年不涸;西峰二台唐时建有铁瓦殿、振锡寺,寺内建有西游记中孙悟空原型车奉朝的灵骨塔。铁瓦殿已在战乱中遭毁,灵骨塔至今尚在,寺内也有法号释果昶的僧人供奉。五台之中还有长达五六华里的山洞,洞中生风,历代战乱,常有百姓躲藏洞中辟乱。

       东峰钵盂台即是嵯峨灵云生发之地,据史书载:“山顶有云必雨,人以为候,峰顶黑云起,当日雨;白云起,不出三日雨”。千百年来,“嵯峨灵云”的自然美景在以不是天气预报胜似天气预报服务当地百姓的同时,更吸引着众多文人墨客,诱使他们登高追踪,不吝笔墨,吟诗作賦,从不同的时节、不同的视野,赞之誉之。“东峰出云,顷雨满川,否诸山云,雨不可沾,维兹东峰,灵云名颜。旧有神堂,一间在巅。垒石巅西,构殿三间,铁铸瓦脊,风雨莫蹇。镕铜为像,奉用龙涎。”“荆山东峰,号曰灵云。东峰之巅,旧奉金神,有堂丈余,临壁千寻。”嘉靖二十九年庚戌夏四月望日(农历1550年4月15日)。马谿田在《明修荆山灵云峰殿宇铭》一文中,不仅描绘了嵯峨灵云的盛况,而且详细记载了东峰昔日所奉金神及殿堂的大小位置,记录了重修殿堂的规模、神像的材质。“峨山之巅,日至于天。灵云既升,为雨滋田。”“天池漱涧灵云绕,斗宿悬辉秀气钟。”  

        千古悠悠,灵云飘渺。不同朝代的文人从不同角度对“嵯峨灵云”的描绘与赞美,从一个侧面映衬出了灵云在当时的影响与盛名。历史的星空,众星闪烁,在众多描写“嵯峨灵云”的诗赋中,乔奉先的《嵯峨灵云》流传最广,诗日:“云起高台锁碧峰,林间缥缈隔疏钟。三春占雨多灵贶,五夜随风少定踪。聚散无心聊出岫,卷舒有态竟从龙。为霖饱慰斯民望,飞入巫山十二重。” 乔奉先之后,王际有用乔奉先韵而作的《嵯峨灵云》的同题同韵诗也别有景象:“彷佛芙蓉玉女峰,山深啼鸟应清钟。溪蒸水气生云影,石滑苔痕带雨踪。半壁空中翔白鹤,千岩天际舞苍龙。盈畴遥对桑麻绿,太史占年为九重。”

       远眺嵯峨,群峰叠翠,穿云接天。云蒸霞蔚,佳气氤氲,五峰竞秀,山在云中,云在山间,正所谓“君看东岭上,白云自舒卷”(于右任巜淳化纪游》诗句)。 君倘若有幸蹬山一游,则可尽享沿途美景,云水禅心,必不相负。峰巅俯瞰则可见:“屋瓦鳞列,隐然可见千林丛碧,万倾凝绿,即此可观天地气象,与万物可得其所之妙”(贺复斋《峪口东山游记》)。张霞笔端的《嵯峨山赋》中却有另一番趣味:“石花开而迎屐,松云流而湿衣。猿子踯躅而啸,文禽宛转而啼。”作者对山的神奇印象,也给出了自已的独特见解,“嵯峨之所富有,而非嵯峨之灵也,亦惟群峦揖逊,中峰挺特,云肤寸而绵延,雨崇朝而霂霡,惠我农以有秋,俾阳兮无忒。斯有司祷祀之虔,为万古神灵之宅”。                山高人为峰,站立山巅,“君临天下”的豪情就会油然而生,举手触蓝天,抬脚驾行云,环视众山小,东望候原低。文川秀色尽收眼底,秦汉古都历历在目。这时你就是王、就是神、就是仙。   

       从远古而来,走进《史记》,走出巜太平寰宇记》的嵯峨山,如一位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见证了昔日诸多王朝的成败兴衰,还将记录今天、明天与后天的历史变迁。 

       家乡有此山,不由得心生崇敬,附庸风雅 作诗以赞:“ 家乡古荆山,五峰接青天。灵云山间绕,雨润我家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