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和妻子就要出发,

明天,我的部队就要北上。

只因——南线战事日日趋紧,

只因——北境熊罴愈发猖狂。

南线铁军即将雷霆出击,

北疆劲旅要去御虎防狼……

 

严冬,肆虐的狂风怒号,

寒夜,漫天的大雪飞扬。

军旅,今夜无人入睡;

营区,家家灯火通亮。

 

夜,已经深了,

可我和妻子依然繁忙;

明天,我们就要并肩出征,

此刻,我们整理出征行囊——

 

因为——她是名军医,

火线需要她救死扶伤;

因为——我是指导员,

战争需要我带兵打仗。

 

本来,院长安排她后方留守,

说是哺乳期的婴儿不能离娘。

可妻说:我是母亲,但更是军人,

祖国需要的时候我怎能儿女情长?

 

那边,妻子终于说服了她的老院长,

这边,我们赶快喊来了我的丈母娘。

战火中队伍里无法安放摇篮啊,

五个月大的囡囡需要有人喂养。

 

此刻,妻子在灯光下飞针走线,

她在为女儿细心地缝一件衣裳。

出征前夜妻子是那么平静,

灯影剪出了她秀美的脸庞。

 

今夜,真的很安静呵,

面对妻,我深情地凝望——

妻子的身材并不高大,

可她的骨骼里坚挺着父辈的坚强;

妻子的眼睛像水一样温柔,

那是她继承了母亲的善良。

 

我忽然想起,她就出生在战火纷飞的岁月呵,

那是在她的父母随大军挺进新疆的路上。

应该是在甘肃的天水那一带吧,

一户农民的土屋,就是她诞生的产房……

 

她第一眼看到的

    是漫天飞沙,

她的第一件小袄

    是军装改成的衣裳。

她的第一个玩具

    是叔叔送的木头手枪,

她第一首学会的歌儿

    是雄赳赳、气昂昂……

 

她最熟悉的是军队大院,

她看的最多的是满眼军装;

即便是和小伙伴玩游戏吧,

那也是挥着树棍冲锋打仗……

 

十八岁那年,她当兵去了,

野战医院,就在鸭绿江旁。

头一次站岗,

她就敢鸣枪吓退突来的野兽;

第一回拉练,

她就背起了累晕的女兵阳阳……


征途上她历经风雨,

军旅中她逐渐成长。

红旗下她入党宣誓,

熔炉里她久炼成钢……

 

几年后,她医科大学毕业啦,

她没有去哈尔滨长春沈阳;

她申请到野战部队当个医生,

她说基层是需要人手的地方。

 

这不,她分配到俺们部队来了,

背着背包,自己来到小城的营房。

白天,她下连队送医送药,

夜晚,她巡视在医院病房;

战士说她是谦和的姐姐,

院长夸她是能干的姑娘……

 

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

可她却有自己的眼光。

想不到,

她看上了我这个农民的儿子,

一年后,

她成了我的新娘……

 

哦,已经凌晨三点了,

墙上的挂钟打断了我的回想。

队伍马上就要出发了,

我和妻子来到女儿的小摇篮旁。

 

此刻,囡囡正在安睡,

妻子把她抱起来轻轻摇晃。

我把满嘴胡茬也凑了过去,

妻子的泪水已经滴满女儿的脸庞。

 

凌晨,风停雪止,

营区,军号嘹亮。

再吻一吻女儿吧,

今天,爸爸妈妈要上战场!

 

再见吧!泪眼婆娑的母亲,

您的儿女远行——

    是为了祖国母亲的幸福安康;

再见吧!摇篮里熟睡的孩子,

爸爸妈妈出征——

    是为了亿万孩子安睡的甜香……

 

今天,我和妻子上战场……


timg.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