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高我为峰,人在峰上行。绝顶一声吼,狂歌入苍穹。

       6月16日,我们老科协一行14人分乘两台小面包车去青川乡北安花砬子山考察游览 。此次考察游览是应县旅游局、青川乡政府邀请,为发展延寿县域经济、开发旅游事业而策划的一次行动。

       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下了通往宾县的水泥公路,车又开行了几公里,下车步行了约三四里,我们来到了位于北安林场境内、与宾县交界处的花砬子山。

       这里风光幽静,山谷青翠,鸟语花香。山谷中林密草茂,泉水淙淙。清澈见底散发着寒气的山泉水在铺满牛卵石的山间小路上汩汩流淌,形成了一条奇特的路中小溪。我们一行人蹦跳着踩着牛卵石前行。这其中有一小插曲;路上横一小溪,小溪中有数个比较大的牛卵石露出水面作为垫脚石权做桥。刘文阁老先生在踏着石头过溪时脚下一滑,竟然摔倒在水中!老先生大呼:”晚节不保,失足落水!”引起众人轰然大笑。

      大约走了一里多路,发现路旁有一十几平米的深潭,路上的水都是从这里涌出来的,原来这深潭竟是泉眼、是小溪的源头,汩汩的溪水都是从这里喷涌而出。             小溪源头已过,再往前走路就干爽了。猛抬头,路的南侧兀突一石峰拔地而起直插云天,像一擎天石柱在森林的拥抱中傲然矗立!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在南北两条山脉之间的谷地,而这座“擎天柱”远离山脉,孤零零地独自矗立在谷地边缘,陡峭巍峨,阳刚挺拔,大有”刺破青天锷未残”之势!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去近观此险峰,实乃一大憾事。

       花砬子山和中国名山庐山、华山一样,都有五座险峰,因为这里人迹罕至,还没有开发成旅游景点,所以这五座峰都没有名字。在县旅游局徐局长和青川乡副乡长郑云峰同志带领下,我们开始向险峰进军。这里是原始地貌,山中没有甬路石阶,山势陡峭、林密草滑,我们开始了真正的”爬”行。老科协的这些老头子们年纪都已60开外,而离休的金县长(朝鲜族)、尹县长更是超古稀之年。这些老头儿们见了如此美景,哪里还顾得年事已高,争先恐后地奋力向山上爬去。今年春天几乎每天都有雨,难得刚见晴天,天气骤然热了起来。大家在陡峭的山坡上攀爬,一会儿就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冯延戎老先生索性赤膊上阵,当起了”膀爷儿”,自己还美其名曰:这是”骒体”(故意说错,其实是裸体)大伙儿也调侃他:”你这皇帝的新衣是真皮的呀。"山间响起一串串儿笑声。

       林间到处都是百年老树,其中以橡树居多。也有红松、白桦、臭桦、楸子、色树、椴树、水曲柳、黄菠萝等。树下长满了刺五加、达子香(野杜鹃),树干上盘绕着野葡萄、元枣子(野生中华猕猴桃)、山花椒(即五味子)的藤蔓。

        在靠近第一峰的山脊处,一座高约20米的石笋在密林中兀突而立,像一位孤独的老人挺立在那里,默默地俯瞰着山下的延寿大地。大家在石笋旁稍事休息,便开始向峰顶突击。这里的一峰到五峰一字排开,每座山峰都离得很近,景色都非常险峻美妙。连着这五座山峰的石砬子就像鱼脊,我们在鱼脊上攀爬,脚下乱石穿空,身旁云松弯曲如虹。脚下皆是不足一米宽的石头,有的地方宽不盈尺。两边儿都是万丈深渊,奇险无比,稍不注意一脚踏空,便会摔下万丈深渊!人都说华山以险著名,华山凌空架设的长空栈道,三面临空的鹞子翻身,以及在峭壁绝崖上凿出的千尺幢是华山著名的险道。长空栈道是华山第一险处,于万仞绝壁上开凿,其上是华山最高峰南峰,也叫落雁峰,下面是万丈深渊。鹞子翻身是一块三面凌空上凸下凹的巨石,上垂一条铁链,人们必须双手紧握铁链,脚踏石窝,面壁挪步,到石崖尽头,两处互不相连的石头断了去路,一根横木插在石缝中,游人要像鹞子翻个身才能迈上对面的峭壁。华山虽险,但长空栈道是人工开凿的木板栈道,有铁索护栏可抓,何况还是在峭壁的半腰开凿的栈道,安全还是有保障的。而我们却在峰顶攀爬,高低错落的石壁没有一点防护措施,一阵山风便会把人吹下山去!多亏我们其中没有恐高的人,大家互相牵护着走在蓝天云雾之间。

       体力损耗相当大,我们每爬一会儿,便要停下来喝口水,喘喘气儿,毕竟都是60多岁的老家伙了。说话间来到了”一线天”。谁到这里都会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就像有神人用斧将一座悬崖从中劈开一样,立陡的峭壁中间形成一条不足一米宽的缝隙,在缝隙中仰望的只是一条窄窄的蓝天,我们必须从这缝隙中爬过去才能继续前行。大家鱼贯而爬时我却在心中赞美着这天下奇景,真乃鬼斧神工。

       过了”一线天”,我们来到了第二峰的封顶。这里乱石穿空,只有一条不足一尺宽的石崖连着峰顶,非常险峻!别人都不敢上了,郑云峰率先爬了上去,我紧随其后,卲永新也试探着跟了过来。我们三人爬上峰顶。峰顶是由三块桌面大的巨石高低错落组成,整个峰顶不足一张双人床大,脚下四面不足半米就是万丈深渊!站在峰顶俯瞰山下,顿有”绝顶一览天地小,顿觉胸怀无限宽”的感叹。 我们三人在峰顶拍照、俯瞰胸中涌出无限感慨。此峰居高临险,视野开阔,朝阳观日,别有风情;俯瞰诸峰状似莲花,陡峭巍峨,阳刚挺拔,傲然绝顶,天近咫尺,高峻雄伟,气势博大;四面悬绝,树木葱郁,巍然独秀,值得细细品味。花砬子山之险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一路走来,峻岭、怪石、林海,真令人心惊肉悸,也更让人陶醉其中…… 

      三峰四峰……都是奇险壮观无比,因篇幅有限,暂搁置不表。

      稍栖休息,拄棍继续前行,谁知更险峻的还在其后,在攀爬一条去往山下的绝壁时,因为太险峻、太陡峭,需要四肢紧贴稍有坡度的石壁,手攀绝壁上突起的石块儿、脚尖儿踏进石壁上凹进去的石窝儿才能向上攀登,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也因为体力消耗太大,尹老叟斟酌再三,终于放弃了,于是郑云峰便陪着他直接下山。我们余下的人手脚并用,像壁虎一样在峭壁上蠕动,大家你推我拉、手牵肩扛,终于爬过了最险的一段路,来到了”仙人洞”。

       东北的山不像南方山洞多,南方的山大多都有溶洞,而东北的山尤其是黑龙江的山基本上没有洞,而花砬子山的这个洞虽然不大,却是天然塌陷形成,洞高约七八米,洞内约七八十平方。洞内寒气袭人,并有野鸽子在洞内顶部石块缝隙中居住,石壁上布满了鸽粪。我们爬山爬得各个大汗淋漓,进得洞来那就叫一个“清爽”了得!据说此洞大有来头,解放前土匪曾在这里盘踞,而在金代更有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此观象的许多传说。

       山不在高,有景皆名。纵观我国的名山,无外乎高、险、奇。华山的奇险,泰山的雄浑,庐山的灵动,黄山的秀美。但这些名山的“名”大半子都是通过历代古迹、名人遗踪和古老寺庙上彰显出来,不过多了一些历史文化内涵而已。而我们哈尔滨周边的名山大多我都去过,和我们花砬子山一比,不过是徒有虚名。可以这样说:我们的花砬子山具有了前边所说名山的雄、奇、灵、秀之外,更可取的是少了这些名山大川的人工雕凿痕迹,峭壁悬崖浑然天成。没有古迹、没有名人遗踪,而更多的是原始风貌,至民国前这里仍是人迹罕至的蛮夷之地。如果这里开发得早,我相信我们的花砬子山早已名噪华夏、誉满关东了。日日月月,居然老天垂顾,为我们留下了这块原始宝地,能让来这里的人更好的采撷原汁原味的山魂野韵。如果有想攀岩和冒险的驴友我劝你们不必舍近求远,还是来这里体验野趣定会收获一个意外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