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岁月的彼岸回头望,好像一切东西都变成模糊,被淹没在时光的洪流里。但是,有一道风景在无情的岁月中,始终没有风清云淡,始终没有绕过我心扉。四十年后,阳光依旧温暖,依然让我心动,让我难以忘怀和感慨万千。每次想起他,我就怀着深深的敬意;每当回忆起这件事,我就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1977年1月6日,我从北京市宣武区应征入伍,来到辽宁锦西县(现称为葫芦岛市)海军第二炮兵学院,开始了军旅生涯。艰苦而又高强度训练的新兵连生活,除了枯燥的队列、军事体能等基础性科目外,还有必修的政治理论学习和部队日常礼仪及作息规律培养。训练期间,“出公差”也是新兵经常做的事情。部队的“出公差”,不是单位“出差”去外地办事,而是部队一种公益性质的义务劳动。

  曾记得,刚刚来到辽宁锦西不久,就赶上一次特殊的“公差”,地方政府请求部队支援开挖煤气管道。刚刚入伍的新兵全体出动,部队首长在施工现场动员时说:“你们站在了解放战争时期塔山阻击战英雄的土地上,要向当年的英雄学习,发扬解放军光荣传统,不怕吃苦,克服困难,坚决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部队首长铿锵有力的声音,感染并鼓舞着在场的每一个人。1596158306314863.jpg

  这是一条由锦西石化厂通往东北的主管道,是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当时的条件下,缺少大型机械,只能用人工挖掘,每名新兵连战士要用铁锹和镐头在一个星期内挖出4米长2米宽2米深的沟槽,为铺设煤气管道做好准备。正值寒冬腊月,“北国冰封,万里雪飘”。俯瞰远望,几百名新兵战士奋战在数公里的冰雪大地上,犹如一条蜿蜒的巨龙;战士们高涨的热情和十足的干劲,迸发出无穷的力量,铿锵有力的金属与冻土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宛若美妙的和弦,响彻在辽宁塔山,响彻在东北大地上。那冰冻三尺的土地渐渐开裂,放弃了傲慢冰冷的坚持。

  从来没有拿过铁锹和镐头的我,在冰冻僵硬的土地上用镐头不断的刨啊刨,时间过去了很久,我负责的那块地方,纹丝不动,只留下数个鸡蛋大小的白点,我的手仿佛与沉重的镐头冻在了一起,喘出的粗气在空气中变成了丝丝白烟。望着左右相邻的新兵战士,他们大多已经挖出很深很大的一块块冻土。再这样下去,我恐怕完成不了任务,我心里着急无奈地嘀咕着。

  这时,与我相邻的一名新兵对我说:什么地方的人?哪个学校出来的?他和我边干边聊。原来,我俩都是来自北京市宣武区,只是在不同的学校,两家居住的距离只有两公里。相同的年龄,相仿的经历,相似的家庭,拉近了我与他之间的感情距离。好像我们不是刚刚见面的战友,而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我看你不是干活的料,你干不了,干脆,你就在旁边帮助清理一下渣土,我帮你挖吧!”我说:“两个人的活你都干了,能行吗”?正值寒冬,气温骤降,凛冽的寒风呼叫着,只见他脱掉厚厚的棉袄,穿了件绒衣,撸起袖子,甩开膀子,抡起镐头,一下又一下砸向那坚硬的土地。望着他那雄厚有力的臂膀,坚毅俊朗的面容,感动的不仅是我,还有脚下一块块冰冷的冻土,他挥舞镐头的动作,是我今生看到的最有动律,最优美的舞姿,每每想起,都令我动容。他微笑着看看我说:“万事开头难,上面这层冻土最难刨开,只要刨开这层土,下面的土就容易挖了。”他一镐又一镐,一锹又一锹,光洁的寒冰掺杂着黑色的土,喷溅起无数个冰花,混合着他豆大的汗水又落在大地上。那个画面,几十年过去了,依然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1596158341720352.jpg  

      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来了几辆装载饭菜的大卡车,新兵战士们快速有序地盛着饭菜,在土堆上有说有笑,狼吞虎咽着。可是他仍然在挖土干活,我催他快吃饭,他说等最后吃就不用排队了,省出来的时间可以多干一点,不抓紧时间就完不成任务啦。等到别人快吃完了,我俩赶紧拿着碗去盛饭菜,此时的高粱米饭都冻成了冰粒,好像一颗颗珍珠,在阳光的照射下十分耀眼。我把饭粒嚼在嘴里,越嚼越多,总是咽不下去。而他那冒尖的一大碗高粱米饭,不一会儿就吃完了。

  暂短的休息后,他依旧干劲十足,挥动着的手臂娴熟而刚劲,好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机器人,镐头和铁锹在他的手里就像机械手臂一样,有节奏地轮番挥动,快速、灵巧、有力!

  劳动持续了几天,我俩的任务保质保量提前一天完成了,受到部队领导的表扬。最后一天,他又帮助其他战友去挖沟了,犹如帮助我一样。

  从此以后,他是我海军学校雷达班里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在学习上互相帮助,生活上互相关心。

  转眼间,为期一年的海军学校的学习结束了。我们雷达班的学员各奔东西,在祖国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上站岗放哨,出海训练,保卫着祖国的海疆。我与他分配在同一个舰队同一个支队,不在同一个大队,两个部队相距数百公里,平时很难相见,加上交通不便,通讯不畅,我们只靠书信交流沟通。

  再以后,我俩先后复原回京分配工作,成家立业,结婚生子。

  你帮我一回,我念你一生。

  复员后至今已经四十多年了,四十年的历史,时光悠远漫长,回首无边无际……1596158370112665.jpg

  四十年间,“沧海桑田寻常事”,但是,我们始于那片冰冷的黑色土地,坚硬、纯粹、朴实的友谊;我们用一生的感恩,理解、互助

、珍惜的友谊,四十年后不曾淡漠,依然如故,如阳春白雪,纯洁无瑕。我们的情谊在这种互相给予的过程中,生根发芽,悄然滋长。

  四十年间,“人面不知何处去”,但是,我与他的交往不曾间断。虽然许多时候我们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奔波,但双方家庭婚丧嫁娶,儿女老人彼此牵挂,伤病苦痛感同身受,困难面前,双方定是出现的“第一线”;每当节假日,不管多么繁忙,互相探望,嘘寒问暖,兄弟情深,互为依傍,惟愿时光不老。    

  四十年间,“朱颜辞镜花辞树”,但是,他那坚忍不拔的毅力,乐于助人的美德,不怕吃苦的精神不曾忘记。这种精神时常鼓舞和激励着我,使我在工作和生活中不断奋斗。

  四十年间,“桃花依然笑春风”,四十年间情在说,意在看,我们相伴一年,缘牵一生……

  这件事,我常回首,有他在心中,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