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的第二天上午,我与静好去湿地公园游览,我俩都着裙装,她瞟见我左腿的疤痕又惋惜地说:“真可惜了这腿……”可不是么,腿上有了瑕疵,我心想,随即那不愿回想的记忆涌出……

  三年前那倒霉的画面闪现:“哎……哎……”我话音未落,“嘭”便被撞倒在地,电动车重重地压在我身上。

  那是初夏的一天中午,我和往常一样骑着电动车去接小外孙放学回家。人行道、机动车道上,下班的、放学的,人来车往,交通局前的十字路上更是车水马龙。

  回家必须过这路口,我抬眼向西看去,瞧见慢车道上有个人左手拿着手机通话,右手握着电动车把,像没头苍蝇似的在人缝中钻着向东驶来。我见状忙在绿化带旁停下,赶紧让小外孙下车避让,我则骑坐在电动车上,等骑车打电话的人过去。

  那人说着笑着打着电话,左转右拐避着路上行人,车技似乎很娴熟。正值放学下班之际,路人归心似箭见缝就钻,突然那骑车人应变不及,朝绿化带直冲过来。

  唉,“怕鬼有鬼”啊!说时迟那时快,我来不及避开成了“倒霉鬼”,人们围拢来。我想立刻爬起来,可是被电动车压住无法起身,躺在地上窘得几乎不敢抬眼看人……

  路人帮忙把压在我身上的电动车扶起来,撞我的是个年轻人,他自知理亏一边扶我站起一边道歉。我左腿流血不止,抬了抬腿感觉未伤骨头。可心里又气又急,便指责年轻人骑车不该打电话,没有自我保护意识,还给他人造成伤害。

  有人提醒我去医院检查,小外孙听了忙不迭地说:“外婆,你还能站起来呢,人家都认错了,你给他一个改错的机会吧。”看着纯真的孩子,那么宽容善良,我想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年轻人并不耍赖,出示身份证说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我想:罪我受了,还有啥责任?不就是谁出钱的事吗?再责怪他也于事无补,我自认倒霉吧,就让他走人了。我暗自庆幸让外孙提前下了车,防患于未然他安然无恙。

  我们到医院处理伤口回家刚进门,小外孙就大声叫着:“外婆被车撞了!”女儿一听吃惊地问:“伤到哪了?快点儿去医院啊!”说着便要陪我去检查。我告诉女儿没事,只是皮外伤,又说了事情经过。女婿说那人算是遇到好说话的人了,人没有大碍就好。

  当天下午,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听方知是撞我的人询问伤情的。原来他向人打听到我电话号码,我不想给他添麻烦,便说没伤筋动骨,不用担心。

  第二天,我左腿膝盖以下青紫了肿得发亮。第三天我有点发低烧,感觉左腿木涨涨的,亲友们说伤口发炎了,催我去医院。母亲更心疼说:“还渗血呢,别在家挺着了,快去住院,咱自己掏钱也得看病呀……”我告诉大家没伤到骨头,过几天就好了。母亲又说:“唉!一万个人里都没一个像你这样的傻子,我看电视里播的,有的人故意碰瓷,想点子去讹人呢,你是真被撞了,也不是讹他……” 

  我逗母亲开心说:“可不是嘛,那人骑车撞过来那么猛,我腿都没骨折,你闺女我就是万里挑一呗……”为了母亲宽心我又说:“您不是常说人心向善,得饶人处且饶人吗?”母亲叹着气,点着头。我继续说:“出门在外磕磕碰碰很正常,这点小伤是老天让我消灾弥祸的。”母亲这才不作声。

  半个月后,伤口渐渐愈合了。亲友又来看我,见腿上留下三处疤痕说:“你太好说话了,要是你把他撞成这样,他不会像你这样心善吧……”“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凡事都要有个度,善良过了头,就是缺心眼。”有人说。这一通话好犀利,这不说我是个“傻帽”吗,我有些尴尬了。

  我平日与世无争,遇事总是息事宁人,因此不想追究肇事者的责任。便自我解嘲:“‘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我没有伤筋动骨,就是天不欺我,眷顾我……”我继续给自己找台阶下:“他是一时大意,不是故意撞我,更没推卸责任,是我谢绝人家来看我,这事就翻篇不提也罢。” 

  还有人不平:“像这种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就应该让他承担后果,长点记性,不然他以后还不知会闯出什么大祸呢!”我知道大家都是在关心我便说:“那人会‘吃一堑长一智’的,我对他宽容,他以后也会善待别人,这样良性循环多好啊,我就做宽容的传递者吧。”大家见我坚持便不再言语。

  其实我也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处事向来将心比心,善待一切,为什么倒霉的事会找上我?

  去年秋天的一个午后,朋友静好妹妹来了,我们一起陪我母亲在涡河堤坝上遛弯。我觉得静好是客人,从礼节和安全角度着想,我靠路中间走,让静好走在路边,沿堤坝北侧推着轮椅上的母亲边赏景边聊天,朝着二桥方向漫步。

  人要倒霉,真是喝凉水都塞牙。我们正往前走着,突听到后面有狂吠声从堤坝南坡传来。“快走……”我话没说完,左小腿肚便被狗咬一口,我忙回头看,天哪!四五条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围了上来!我恐慌万状,担心狗扑上来咬轮椅上的母亲,我和静好忙拾路边石子驱赶狗。狗向后倒退着,我们一起身狗又扑过来,越砸狗越凶。那场面好恐怖,人狗激战,那么惊险!那么危急!

  正在我们与狗周旋惊魂未定时,一个老太太赶来(狗主人)喝退了狗。静好妹妹催我去打狂犬疫苗,狗主人见状连声说对不起,拿出三百块钱让我去打疫苗,我又一次做“傻帽”,得饶人处且饶人了,没有收老太太的钱。只是提醒她为自己与他人的安全,不能散养这么多狗。静好告诫她:“你今天碰巧遇到好人了,若是咬到其他人,你就要破费银子了,绝不会这样好说话的!”

  母亲在轮椅上担心地对我说:“你看你,那年被车撞你自认倒霉了,今天被狗咬可得打针呀,不能就这样算了……”我笑着回母亲道:“我呀我,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啦。”在狗主人的千恩万谢中我们离开了。

  我沉思着:自己热爱自然,敬畏生命,善待一切生灵。为什么狗偏咬我?是我喂那些流浪狗,沾染了那些犬的气味,引发这几条狗的敌意?真是令人费解,我自言自语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也许我所为有悖常理,也许有人说我是窝囊废,或许说我缺心眼是个傻子。可我觉得命运使然,就顺其自然,只要相安无事心中便坦然。我坚信宽容终究会把美好、善意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