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有则寓言叫《兔子伤风》大意是:山中之王老虎问狼:“我的嘴里有难闻的气味吗?”狼不加思索地回答:“大王嘴里确实有难闻的气味。”老虎听后勃然大怒,扑上去一口就咬死了老狼。老虎又问狐狸,狐狸赶紧说:“老狼尽胡说,大王嘴里没有难闻的气味。”“你尽敢骗我!”又一口咬死了狐狸。于是老虎问兔子,兔子一看老狼和狐狸的下场就回答说:“大王,我这几天伤风,什么味儿也闻不出来。” 兔子逃过了厄运。

  这则寓言已读过很久,至今记忆犹新,深有感触。从老虎、老狼、狐狸和兔子之间发生的故事中,触类旁通,不难看人间的世象百态。

  我为老虎的昏庸、凶残而痛心。虽然老虎是山中之王,但他不敢正视现实,不分黑白,不辨忠奸,眉毛胡子一把抓,面对眼前的情景,兔子怎能不伤风!

  我为老狼的诚实、勇敢而感动。虽然老狼是老虎的牺牲品,但他坚持原则、实事求是、追求真理的殉难者。面对眼前的情景,兔子怎敢不伤风!

  我为狐狸的阴险、狡猾而悲哀。虽然狐狸花言巧语讨好主子,但他仍然没有逃脱丧命的厄运。面对眼前的情景,兔子怎会不伤风!

  我为兔子的聪明、机敏而遗憾。虽然他能在虎口下逃生,但他不能用自己的智慧去劝导、诱导老虎认清并改正错误。相反,他不敢正视现实,弘扬正气,只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逃避主义者。

  时下,象兔子伤风式的人物为数不少。这些人为掩盖自己的观点、看法、缺点、错误就把郑板桥的“难得糊涂”曲解借用过来,冠冕堂皇地作为自己的所谓“座右铭”和信条。于是,“难得糊涂”就成为兔子伤风的代名词。“糊涂者”固然不少,但伤风的“特色”却是不尽相同: 

  第一种伤风者对于上级部署的工作,虚与委蛇,敷衍塞责。等上级问到头上,回答就是“不了解情况”或“这事我不知道”。

  第二种伤风者对于调查办案工作既怕得罪山神,又怕得罪土地,其实是明则保身,好好主义。 

  第三种伤风者对权钱交易、贪赃枉法的现象置若罔闻,漠然处之.实际上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其实质是默许纵容,另有打算,以便为自己拉关系。

  目的不同,形式不一,凡此种种,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