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5月20日,阳光和煦,微风不躁,极好,极好。

  这个被众多人追捧的日子,是从国外引进的“舶来品”一一情人节,更是年轻人热衷于过的节日。想着应该是那些善男信女追求浪漫情调,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

  内退已有数日,没有工作的日子,除了无聊,还有放松和惬意。中午他未回,我也没有同伴,也就懒得出门去享受大自然的这份恩赐了。类似这样的节日,于我,于他,就是一普通的日子,与素常并无两样。

  晚上,吃罢饭。他似一滩烂泥,陷进了靠东侧的沙发里。仰面朝天,手里举着他最最热爱的小手机,翻来覆去的拨拉着,上看看下看看,爱不释手,欢喜至极。从来没见他如此喜欢一个物件。

  我愣愣的盯着,看着他玩着手机陶醉忘我的样子,甚觉好笑,捡到奇珍异宝会不会就是这般模样?

  我无语。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埋头看起了从蜜友那里借来的《曾国藩家书》。

  “给你发个红包吧。”他看着手机,冷不丁地冒出这句。

  “快说,多少钱?”一向矜持又含蓄的我,在金钱的诱惑下,瞬间一改常态,昔日的美好形象荡然无存。我抬起头,兴奋地,眯起那双财迷的小眼睛,急切地问道。

  “5点2吧,即符合这个日期,又符合情人节的这句,我,爱你。”他仍然攥着他的小手机,眼睛挪开了手机,看着我。带着一脸真诚,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5点2,真脆气!这家伙也太没诚意了吧!

  “我去,你吓死我了,这么多,好大一笔巨款!”我一听,就5点2,火立马就冲上来了,瞪着那双不大的眼睛,气急败坏地爆粗。

  “那你说发多少?我听你的。”见我此状,他放下手机,一脸嬉皮,用极尽讨好语气,笑着说了两遍。

  看着他有点败下阵来的样子,心中暗自窃喜。我故作生气,冷言冷语地说:“这么多钱我真还没见过,也不敢花。你好生收着,留着日后慢慢享用吧!”

  “不管怎样,这一日子,我还是记得的。”见我阴阳怪气,不依不饶的,他似乎有一点委屈。

  我知道,他是个既不善言辞,又不善表达的人。瞅着他欲说还休,却又说不清的样子,我实在绷不住了,随即哈哈大笑。

  记得就好,记得就好!快乐情人节!

  细细想来,有趣的爱情,不过就是,一个在闹,一个在笑。即使人老了,彼此的爱情也正值年轻,余生仍将继续陪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