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位校长聊天,说到了现在中国城市上学之难,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有多少家长,就是拿着钱,想让孩子进那些好点的学校,也未必能进得去!

  形成这种矛盾的原因当然有多种,比如城市学校建设的步伐远远跟不上城镇化的步伐,全民对教育的重视,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而优质教育资源又很不均衡,于是形成激烈竞争;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随打工的父母进入县城、城市,他们也要上学,也有接受教育的权利,甚至也有享受优质教育的资格;教育学区的划分,虽可解决孩子就近上学,但追逐优质教育资源却可能实际上打破这种划分,于是,拥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学校,压力会越来越大,很多学区内的孩子都难以解决,更别说源源不断来自学区外的孩子,学校无法解决这个尖锐的矛盾,又顶不住压力,怎么办,只能以钱设置门槛,期望能够挡住一些不属于学区内的孩子,但常常还是挡不住!其中最为难的,就是那些来自农村,来自县区,甚至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的家长和孩子!

  前些年的“普九”,国家投入大量的资金改善农村学校基础设施,一度时间,“农村最漂亮的建筑是学校”成为叫农村人和农村孩子很自豪的事情,但是很快,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潮流,就让农村越来越多的孩子奔赴县城上学,让县城的孩子走入城市上学,让小城市的孩子进入大城市上学。于是,农村的学校,很漂亮,很宽敞,但是,生源却越来越少,一二百人的学校,已经成了“大学校”。而城里的几乎每一所学校,却都人满为患,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想着进入。很多压力很大的学校,不得不采取摇号的办法来确定哪些孩子能够上?那些孩子无法上?孩子本该享有的接受教育的公平权利,却无奈交给了类似于“抓阄”这样单凭运气的事,但这个问题,短时间似乎谁也难以解决。一些平民家的孩子,甚至要交更多的钱,才可能享受到比较优质的教育资源。这本身可能就是一种教育的不公平。

  这位校长说到了江苏的教育,全国教育看江苏,江苏教育看南通,是这些年来喊得很响的口号,除了教育质量外,还有教育公平。他举例说南京,如果要开发一块地方,先在那里建一所高质量的学校,故而不存在来了没有学上的问题,同时限制私立学校的规模,如果私立学校超过八百人,政府就全面接管,依照公立学校的标准收费,避免很多孩子上不起公立学校而花更大费用上私立学校的情况发生,同时政府广泛招揽教育人才,让这些人才不断地让越来越多的学校都成为优质学校,从而解决城市上学难的问题。反观我们,很多楼盘还在建设的时候,更多只想着房地产的增值,却对于教育配套考虑的不是很周到,导致许多客户来了之后才发现,孩子没有学可上。一些无良开发商,以学位为噱头,欺骗买房者,等到很多来自农村,来自县城的人,以让孩子上学为由花多年积蓄在城市里买了房子,本来以为孩子终于可以享受到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的时候,却发现,根本上不了他们想要上的学校。这些年,类似这样的冲突矛盾事件,总是不断发生,群众掏了冤枉钱,政府也很头疼,但矛盾似乎一直无法彻底解决。

  世界上有很多学校,很多大学,它的历史甚至比学校所在的城市还要早,美国更有很多大学,比美国的建国历史还要悠久。通过学校,通过教育吸引人到一个地方,让一个地方繁荣起来;还是通过房子,通过商业吸引人,让一个地方兴旺起来,可能是一个事情的两个方面,也是两种思路,它们虽然有相辅相成的地方,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但总还是有一个先后,把哪一个放在第一,其实是可以看出决策者是真的重视教育,还是只把重视教育喊在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