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黑和尚正在得意忘形,虎道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黑和尚一愣:园主已答应你做百兽园兽主了。
    虎道人强忍怒火:你作恶多端,已到不可容忍的地步了,我来劝你止步吧。
    黑和尚仍是得意,拍拍胖大身躯:都是这张人皮带给我的,我总算没白到人世间走一遭,可你呢,拍了园主的马屁得到了什么?
    虎道人:亏得你说的出口!你披了人皮干的尽是丧天害理的勾当。
    黑和尚冷笑道:你不同意我之所为,你反对我所为,可是有人认同,有人不反对。
    老虎耐住性子:一派胡言,你说谁?
    黑和尚:那就是嘴说一套,做的又一套的百兽园主。
    老虎:你说园主?
    黑和尚:正是,我所做的一切,你看他视而不见;你说劝我,他又制止你,这视而不见,又不让所为,和我现在所为,你没觉得是异曲同工吗?
    黑和尚的一些话真说得老虎一时无语!
    黑和尚:回你百兽园,去当那个兽王,听你那个满口仁义道德的园主的假仁假义的道德经吧。
    老虎恢复了冷静:不,园主所为,非我所做。我不让你披着人皮招摇过市。
    黑和尚:那好,我也说过,我不会同你善罢甘休!
    黑和尚和虎道人就在锅盔山云端和地上展开了一场恶斗,他俩从早打到晚上,一夜过后仍在拼杀。那老熊本不是老虎对手,他跑上高山的顶端,老虎追去,黑和尚回身,向整个山坡猛击一个掌雷,顿时,满山坡的松树全都伏在地上——成了后人看见的亚布力一景:伏地松。
    黑和尚飞上长过灵芝的山崖,老虎仍是猛追不舍,黑和尚飞入云中,他又向高崇云霄的山崖一掌击去,一阵强光过后,那山崖乱石崩裂,飞沙走石,高高山崖恢复到了原来的高度,只是那些石头被黑和尚击得怪石嶙峋,漫山遍,碎石如浪——成了后人看见的亚布力又一景观——石海。
    黑和尚驾云又跑,老虎仍然追去,他俩又从空中打到地上。

正当他们打得难解难分之际,空中太上老君和百兽园主停住云头,园主甩动拂尘:孽熊,自你下到人间,以人皮为伪装,无恶不作,祸国殃民,今太上老君驾到,收回你的人皮,你就在锅盔山谋生去吧。
    太上老君用手一指,黑和尚的人皮飞入老君的仙囊;
    老君又甩动拂尘,那虎听真:玉皇大帝已同意你为百兽园的兽王。
    老虎未动。
    百兽园主:跟我回天宫吧,你已经没有了对手。
    不想,那老虎闻言后,居然浑身一抖,脱掉人皮,抛向空中:多谢玉帝恩典,我愿回      复我本来身份,留在锅盔山中!
    园主:你……
    老虎现出本相,一个班斑斓猛虎向空中拜了三拜。
    老君启动云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黑熊见老虎现出本相,向锅盔山里窜去。

冬天到了,锅盔山变成一片银白世界,老熊在林里蹒跚走过,雪地上留了他的熊迹,老虎寻踪跟来,老熊急忙隐蔽在一棵大树下,惊起树上的寒鸦,老虎闻声追来,老熊见老虎已近,抬头一看树上有一个大洞,他不顾一切爬上大树,栽进洞里。
    老虎来到树下,竟然想起了当初跟猫学艺时自作聪明,没有学到爬树的本领!今天居然让老兄躲过一劫,现在他只好守在树下的巨石之上,望着大树的洞口。
    树洞里,老熊慢慢把头探出洞口,他看见了老虎虎视眈眈守在巨石之上。

天黑了,锅盔山飘起了鹅毛大雪,那雪落在树洞里,落在老熊的身上,一会功夫,
    老熊身上已是厚厚的一层,他冻的瑟瑟发抖,而且他也饿极了,又蠕动着爬上洞口,探头一看,那老虎依然双目如灯站在巨石之上。
    老熊只好又缩回洞里,抬起自己的前掌,送到嘴里。
    从此,熊在冬天里只得舔掌充饥。

尾声


    如今,知道锅盔山的人不多了,亚布力却驰名中外。亚布力,那自然的人文的景观沉淀着尽千年的传说,不知你看了这个故事,你的想象是什么?荒诞?奇文?还是为取得人们的眼球去消耗你的宝贵时间?
    不过,你想过了没有,披了人皮的老熊所作所为,你是否有些启示呢?

假如,你漫步在亚布力山庄,请你在珍珠湖畔为希利桑布献上一株山花,这两个中原年轻人到北方传播了技艺,保住了杀人的弩机没去杀人;你站在珍珠湖边,平心静气的或许会听到好汉岭上的林涛中传来“弩机-----灵芝-----书”的轻轻细语;你向锅盔山悬崖望去,那是珍珠湖的源头,流下的泉水是希利的眼泪,

而且每当春天来临,一场春雨过后,山顶上就会出现连天接地的七彩虹云,那是希利带去的红飘带;希利和桑布住过的大松树下的小屋毁于老熊掌雷,不过在亚布力的山里依然有根相连,冠相恋,枝相拥,似在搀扶得情侣松。
    伏地松是亚布力的独特景观,也许是当年老熊的魔力太强,那些松树永远没有挺起脊梁,至今仍是伏地而生;石海依然如故,站在“岸”边,闭上眼睛,就会有石浪翻腾的感觉……

历史以给人们作了诠释:金兀术临死都没忘的的神臂弓。那经历了善和恶斗争的弩机,真的在八百多年后出土了,那么,左丞相完颜希尹用金文写的书埋在锅盔山的哪里?
    是啊,还有那部书呢?


 
 2020,7,云南昆明闲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