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熙宗终未得到那弩机。金兀术对他一直是耿耿于坏,他在返回中原前,龙虎上将军完颜亮也表示出对金熙宗的不满,说他:酗酒妄杀,人怀恐惧。

金兀术告诉他:宋都临安久攻不下,都是因为弩机太厉害,现在那弩机图样已被金国夺得,不但弩机没制出来,連图样都不见了。
    完颜亮没让金兀术把话说完。
    金兀术好像预感到到了什么,:不许胡来,都是自家兄弟。
    历史上记载,就是这个自家兄弟在黑和尚的纵容下,于皇统八年冬天发动了宫廷政变。
    只是完颜亮一时没有找到适当的时机!

终于,在一个寒冷的冬夜,黑和尚在上京的街头堵住了完颜亮的马队,完颜亮下马:和尚为何拦住我的马队?
    和尚:是你有大事求我?
    完颜亮:大事?什么大事?
    和尚:屏退左右。
    完颜亮向左右示意。
    和尚:信我良谋妙计,保你马到成功!
    完颜亮已明白,这就是京城里听说的那个黑和尚了,他走近和尚:宫廷戒备森严,皇上还有护身宝剑。
    和尚:月夜宫廷事,不得过除夕,我盗护身剑,海陵主社稷。

真就在腊月的一个冬夜,海陵王把杀手密布在宫廷的门口,在听到黑和尚:护身宝剑已到手后,蒙面杀手杀了禁卫,冲进宫里,于是一阵刀光剑影,血溅龙床,惊恐惨叫之后,大殿里灯火通明,金熙宗的龙书案前,一个新的帝王坐在那里,他仰天大笑:朕是大金国至高无上的海陵王!
    整个大殿里跪满了全国的大小官员,一个个禁若寒蝉,终于不知是谁喊出:我皇万岁,万万岁!海陵王挥手让退下,唯有黑和尚未动。
    海陵王走下殿来,搀着和尚:圣僧,你乃神仙也。可是,四太子的神臂弓,至今仍无下落。
    和尚:皇上,放心,我带人再去锅盔山,一定要抓住桑布希利。
    海陵王:现在?
    和尚:不,要冬天过后,春暖花开之际。

海陵王政变在皇统九年的冬天,正是数九隆冬,整个北国大地漫天皆白,平地积雪过膝,山川雪如高墙,这雪阻断了锅盔山上希利和桑布与山下的联系,好在神鹰海东青善解人意,每天都给希利桑布抓回山鸡、草兔,有时还会啄瞎狍子的眼睛,然后引导桑布去取回猎物。
    希利整天忙于制药,冬天疫情不会大发生,可是冬天过后呢?
    在上京,黑和尚也盼春天来临,因为他答应要去锅盔山捉拿希利桑布。

春天到了。黑和尚只带了几个人乔装打扮偷偷上了锅盔山,那是因为担心松峰山上的老虎坏了他们的大事。

进了锅盔山,黑和尚让几个人藏好,他自己钻进树林,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他走过山岗,趟过小河,终于看见两棵大松树下的泥土小屋。这时,山里静悄悄的,树不摇,草不动,老熊看见了希利在小屋里制药,庆幸没被发现,他向小屋扑过去,突然一道强光把老熊击出老远,险些击倒。他连滚带爬地跑了,定下神来一看原来是裹着小屋的红飘带在保护着希利和桑布。
    红飘带也给松峰山上的老虎送去了信息,老虎走近正在闭目咏经的园主说到:锅盔山希利有险。
    园主仍在闭目:希利该遭此劫。
    老虎:春暖花开,山下瘟疫复发,希利要给山下百姓治病啊。
    园主如是虔诚:你没想到这山下瘟疫为何久治不愈吗?
    老虎非常气愤:老熊作孽多端,违反天条,当受严惩!
    园主双手合十:善哉,这是人间。
    老虎:我不许!
    园主突然厉声:坐下!老熊罪孽未满,你何必着急!
    老虎:可怜山下的百姓!

锅盔山里的老熊近不得小屋,急得团团转,突然,他抓破脸,撕破衣裳,装出跌跌闯闯,连滚带爬,扬手高叫:希利姑娘——希利姑娘----
    小屋里,希利听得真切,出门看见一个老者在地上匍匍爬行,希利上前扶起来者,让他进屋,但他连连摇手:不,不,你快去救救我的老伴吧。是村里人让我来的。
    希利迟疑了,心里想,头人安排好的只许二龙上山呐。
    老熊觉得说露了嘴,拿出哭腔:姑娘,村里人看我老伴不行了,才让我来的呀。
    希利还在沉思:呐,二龙呢?
    老熊有些发慌:二,二龙?哎呀,姑娘,都说你是个活菩萨,人都要死了,你还不信我老汉呐,呜呜……
    善良的希利信以为真:好吧,我跟你下山。
    离开小屋,老熊得意洋洋,没走多远,几个人钻了出来,,此时老熊现出本相,一把抓住希利:这回你跑不了了。

山风吹落了树叶,花丛失去了芬芳,山鸟停止了歌唱,夕阳西下,傍晚的余晖出现了,狩猎归来的桑布看见小屋的门开着,屋里没有希利!桑布向大山大声喊,大山没有回音,桑布向大地喊,大地说没有看见;桑布看见了红飘带,手摸抚着,眼里流出泪水,他喊累了,在红飘带下睡着了,忽然,一个黄袍加体的道人出现了:桑布,希利已被抓进宫中,你不必悲伤,我会帮她。
    桑布一下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

海陵王听说抓住了希利,马上让黑和尚带来见他,希利一进宫,海陵王一下被希利的美貌惊呆了,他有些神魂颠倒,什么弩机、图纸呀一下抛到九霄云外。黑和尚把这一切看在眼里。
    老熊披上人皮之后,也第一次看到希利这样的美人,他不允许海陵王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希利,甚至他直接走到海陵王面前,晃动他的粗粗的黑手:皇上皇上!
    海陵王回过神来:圣僧,这中原女人太美了,朕想把她直接留在宫中,你看如何?
    黑和尚连连摇手:皇上,不可,天下美女虽在中原,而中原美女在苏杭。
    黑和尚又故伎重演,他在海陵王面前又伸出一只手:皇上你看。

海陵王看到和尚手冒出一阵白烟过后,出现了江南美景,杭州西湖,南宋的亭台楼阁,皇城的宫殿,那宫殿中笙管琴箫过后,出现一个绝代佳人在康王赵构的面前翩翩起舞,那美人的面貌海陵王看得如醉如痴,忙问:这女人是谁?
    黑和尚收回手:她是康王的刘妃。天下第一美人,我大金将士正在奋力攻城夺来刘妃,献给皇上。但是大金国的士兵在镇江受到宋将韩世忠、梁红玉的抵抗,那弩机威胁最大。
    海陵王又听到弩机,大叫:弩机,弩机,又是弩机,你一定抓住桑布。
    黑和尚高兴:皇上,要抓住桑布,对希利不可造次。
    海陵王挥挥手:把这个女人打进大牢!

黑和尚自披了人皮,自己感觉到一见到女人就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冲动,抓住希利他突然下定决心,绝不许别人碰一下希利,海陵王也不行。竟然想到,这人世间男人不都是有女人相伴吗,我就选定希利了。
    希利的牢房有两个牢头在看守,第一天,黑和尚在牢外转了转,走了,第二天又来看看,走了,到了第三天,他让牢头打开门,走近希利跟前,嬉皮笑脸动手动脚,希利忍不再忍,飞起一脚踢向老熊,大声喊叫,惊动牢头,黑和尚悻悻而去。从此,希利晚上睡觉格外小心。又一个晚上,希利觉得有人来到她的前面,希利忙问:你是谁?
    那人让她悄声:我是你曾救过的老虎。
    希利想起来了:那天你为何受伤?
    老虎告诉希利那个黑和尚就是老熊变得,这老熊和金兀术、海陵王狼狈为奸,降瘟疫与锅盔山下,目的是抓住桑布,追索弩机。
    希利哭了:桑布哥怎样了?
    老虎说:他日夜想你。
    希利:乡亲们瘟疫如何?
    老虎:春季万物复苏,瘟疫还会复发。
    希利很着急:那怎办?
    老虎拿出个小木人儿,递给希利如此这般的嘱咐一遍,说:老熊还会找你,这个小木人儿能帮你查清根治山下瘟疫的办法。到时,我会来救你。
    这时,牢外传来了更声,惊醒了牢头,也惊醒了希利,梦中的情境不见了,但她手里真的有个小木人儿。
    天亮以后,黑和尚来了,希利手里的小木人儿一晃,真的希利不见了,小木人儿变成希利,牢头不知其故,便把假希利带出牢房,交给了黑和尚。希利被带到黑和尚的住处,屋里早已摆上酒菜,黑和尚笑嘻嘻的让希利坐下,忙倒酒,献殷勤:是我无礼,得罪了姑娘,我来给你赔不是!
    假希利妩媚异常:出家人酒肉不沾,你怎么吃肉喝酒?
    黑和尚:我和尚修心,不管我行为如何,我的心是佛门弟子。
    假希利更是哈哈大笑:你降瘟疫与锅盔山下,你为四太子追索弩机,抓我希利也是佛门所为?
    黑和尚大惊:你,你是谁?
    假希利走近黑和尚:我就是你要抓的希利!
    黑和尚没有惊慌,闭目说道:你还不知我的厉害,希利希利,你来你来……
    假希利真的乖乖地靠在黑和尚的身上,
    黑和尚:不要怕不要怕,我让你干啥你干啥,
    假希利越发撒娇:你让我干啥?
    和尚神魂颠倒:喝,喝酒……
    假希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和尚也喝干了杯中酒,于是他俩对饮起来,一会功夫老熊就醉了,假希利仍是不饶,还往老熊嘴里一边灌酒一边说:我好吗?
    老熊:好好。你最好……
    假希利:你放我出去吗?
    老熊:那,那不行!
    假希利又灌酒:你说怎能行吧?
    老熊:你,你----陪我睡觉,
    假希利一把揪住和尚的耳朵:你说实话,我答应你。
    老熊:你,你---问什么?
    假希利搂着老熊:锅盔山下的瘟疫什么能治好啊?
    老熊情不自禁的抱着假希利:是,是-----山上的的灵芝,灵----芝------

屋里静静的,没有嬉笑,没有打闹,门外的两个牢头倒觉得奇怪,他俩悄悄地走近门口,往门缝里一望,吓得大叫一声,调头就跑------
    原来,那屋里哪有希利!一个黑熊正楼这屋里的大圆柱!

春天的到来,锅盔山里的小屋不再冷清,山下二龙不时传来乡亲的近况,但还不知道希利的准确的消息。桑布告诉大家,希利是个信得过的好姑娘,乡亲们说,锅盔山下离不开希利,春天来了,瘟疫再起,大家还靠希利给乡亲们治病呢。桑布不知道怎么回答大家,夜里,他手摸着红飘带,心里说:红飘带,红飘带,希利何时能回来?桑布睡着了,那个黄袍加体的道人真的出现了,桑布求他:道长,春天来了,山下瘟疫复发,乡亲们都等着希利为大家治病啊。

道人:你到山下去找二龙,动员山下百姓去上京皇宫门前,说锅盔山下瘟疫盛行,请海龙王放回希利。

桑布:海陵王会放回希利吗?
    道人:你拿弩机去换。
    桑布:不行,为救乡亲,我桑布可以去换希利,弩机万万不可交出,希尹丞相已为它献出了生命!
    道人:好人桑布,我即帮你,绝不害你,玄机不可泄,请自酌悟。
    桑布醒了,原来又是一梦,但他手还在摸着红飘带。

桑布偷偷下山,找到二龙,头人明白,把乡亲们动员起来,男女老少,成群结队涌向上京,在皇宫门口跪满大街,高声呼喊:请皇上放回希利姑娘,锅盔山下瘟疫横行,求希利姑娘救救山下百姓!
    海陵王急忙召集大臣商议,他说:这春暖花开,先祖围场锅盔山怎么又有瘟疫发生?然而,大臣们谁也不说话,海陵王奇怪,问一个老臣,那个老臣诚惶诚恐,低声近前:皇上,锅盔山下瘟疫是一个黑和尚所为------
    海陵王大吃一惊,让老臣细说,那个老臣示意大家看好门口,海陵王不知其中实情:你是多年老臣,尽管说来无妨---
    那个老臣壮着胆子,又近一步告诉海陵王,海陵王一听,已吓得魂不附体:是,是-----是真的?
    老臣又看看门口:皇上,是两个牢头亲眼所见。
    海陵王呆坐在龙椅上:这,这是如何是好啊。
    群臣上前:皇上,只有左丞相希尹家的桑布可以斗过黑和尚------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黑和尚闯进宫来,他看看群臣,微微冷笑:在议论我和尚吗?      海陵王更为吃惊:圣僧,圣僧,这锅盔山下瘟疫又起了,大家要放回希利。
    黑和尚又看看群臣:皇上,这回,弩机不追自来。
    海陵王:此话怎讲?
    黑和尚:请皇上传旨:让桑布带弩机进宫,则可放回希利。
    海陵王看看群臣,大家不敢正视黑和尚,只好点头。

希利回来了,锅盔山下的乡亲们都来问候,希利也和大家热情的打招呼,他告诉乡亲们,锅盔山下的瘟疫不是因时令而生,是一个妖僧所为。
    大家更为惊慌,一起说:啊,那可怎么办呐?
    希利要大家不要慌,她已得知,在锅盔山的顶峰有一颗千年的灵芝,再用锅盔山里的山泉水煮灵芝熬汤给乡亲们喝,即可根治瘟疫。
    乡亲们一阵欢呼,可大家又担心:锅盔山山高万仞,山径崎岖,怪石嶙峋,谁上的去?
    希利转身向大鞠躬:乡亲们,我希利和桑布来自中原,乡亲们如我们父母,为治好大家的疫病,我和桑布明天就上山!
    乡亲们面面相觑,有的竟哭出声来,希利发现,和人群里原来竟没有桑布!那个头人从人群里走出来:姑娘你是桑布换回来的。
    希利沉思了一会:那,那弩机呢?
    大家忙说:弩机桑布带走了,不交弩机不放你回来!
    希利一下晕倒在地上。
    乡亲们哭成一片,在大家的哭声里希利慢慢醒了过来,她想起了桑布和他说的话,冥冥中觉得桑布不会屈服于黑和尚,因为他曾向左丞相希尹承诺,一定保住弩机,绝不让杀人的武器用于人们残杀的战争!想到这里,希利站了起来,她望望乡亲们,望望山下,远远的又多了几座新坟,丧幡在飘曳,似乎还有哭声在空中传来,希利心在滴血,但她相信桑布,尽管不在身边,也会给她力量!
    希利告诉乡亲们:他要去锅盔山,纵有千难万险,他也在所不辞,一定要采回灵芝。
    二龙自告奋勇,他带上海东青,希利则戴上红飘带。

桑布真的带上了弩机,锅盔山到上京并不遥远,他又骑了一匹乡亲们提供的快马,天刚过午,他就到了上京的南城外。这里原来有一片树林,现已被砍光了,地上有人挖了不少大土坑,桑布从马上下来,牵着马,信步走着,突然,那马灰灰直叫,桑布抬头一看,原来那梦中的黄袍加体的道人站在面前,桑布看见 :道人手拿着一个弩机!桑布躬身施礼,道人把弩机递给桑布,桑布明白,他把包里的弩机取出交给了道人。那道人接过弩机,跪在地上:桑布,有你和苍天见证,大金的青铜弩机埋在上京会宁府城南地下,八百年后,他将重见天日!
    桑布吃惊,慌忙跪倒:道长,八百年后这里是什么样啊?
    道人:沧海桑田,上京不久不再是大金国的都城,而是一片瓦砾,八百年后,斗转星移,人们不再互相争斗。
    桑布磕头:可喜可贺,弩机只要不再用于战事,可以告慰希尹丞相在天之灵了。
    道人:只是那老熊不会善罢甘休!
    桑布:苍天作证,我桑布为天下百姓安宁,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突然,桑布似乎听到从空中传来:阿弥陀佛,善哉,人们将世世代代记住你们!
 桑布抬头一望,道人已不知去向。

海陵王没有忘记老臣的的告诫,黑和尚是老熊所变,听起来毛骨悚然,所以他同意让桑布来对付黑和尚,当他看到桑布带来的弩机如此精美绝伦也連连赞佩中原人的发明创造,他想让桑布留在宫中,因为据说只有他可以制服黑和尚。
    但,桑布心里明白,他想脱身,于是和海陵王说:皇上,锅盔山下的万岁臣民正受瘟疫之苦,请皇上准我回锅盔山协助希利清除瘟疫,待后再回上京。
    海陵王同意了,并赐给他一匹快马。
    桑布心急如箭,离开京城,直奔锅盔山。
    得意忘形的黑和尚突然觉得不对,他急忙闯进宫中,正看见海陵王在欣赏弩机,老熊心里清楚,上前:皇上在看什么?
    海陵王:这就是四太子梦寐以求的弩机!
    黑和尚:在哪里?
    海陵王向桌上一指,但他看见,桌上哪有什么弩机,竟然是一块石头!
    海陵王大惊,这是怎回事?
    黑和尚:皇上,有人坏你大事!
    海陵王:谁?
    黑和尚又伸出手,一阵白烟过后,海陵王看见一个黄袍加身的道士:皇上,看见了吗?就是他。
    海陵王:他?他是谁?
    黑和尚:他是玉帝百兽园中的一只老虎,被罚到人间,在锅盔山下兴妖作祟,山下瘟疫即是这老虎所为。
    海陵王忽然想到老臣告诉他,黑和尚是老熊所变,是他降灾害于先祖围场锅盔山下的百姓,怎么又成了老虎干的坏事呢。
    老熊的说法是想稳住海陵王。他要赶去锅盔山,阻止希利桑布采的灵芝。此时,他看见海陵王在犹豫,怀疑,他赶忙说:皇上,那桑布和老虎是一伙的,是他用石头换了弩机,我去追弩机了!

希利和二龙在锅盔山里披荆斩棘,爬山过河,穿林越涧,终于来到悬崖峭壁之下,他俩仰头张望,真是绝岩壁立冲天,崖顶之上果真有一棵鲜红的灵芝,在阳光下散发出熠熠光辉,二龙兴奋地手舞足蹈:希利姐,看见了吗?真有一颗灵芝!

希利:看见了!乡亲们有救了!、

二龙:希利姐,我在前,咱们上!
    希利不同意:兄弟,我在前。
    希利把红飘带先固定在自己的身上,二龙只好跟在后面,那海东青停在二龙的肩上,两个人开始登山。

这时,桑布也快马加鞭向锅盔山奔驰,他清楚,当海陵王发现弩机是假的,他一定不会放过桑布。
    黑和尚老熊此时也驾云直奔锅盔山,他要阻止希利采到山顶上的灵芝。

锅盔山上,希利和二龙已接近山顶,离灵芝已不远了,希利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她顾不得膝盖已被石头磨破,每爬一步,鲜血滴在石头上,那血融在石头里,给二龙留下了前进的方向。希利顾不得疼痛,越接近灵芝,她越加快了速度,此时似乎看见了乡亲们病愈后的笑脸。
    接近灵芝,她兴奋地流下了眼泪:灵芝啊,灵芝,乡亲们要你去驱瘟赶灾,让你去战胜老熊。
    希利已经站在灵芝的下方,她用红票带把自己固定在山岩上,然后两只手慢慢的托住灵芝
    也就在这时,黑和尚在云端看得真切,这老熊用手一指,一条巨大的松花猛蛇,从灵芝上方探出头来,吐着长长红信,希利大叫一声,就觉得山石轰然滚动,希利坠下山崖!
    二龙见状拼命大喊:希----利姐……但他看见那红飘带系着希利从山顶向下延伸,红光闪闪,下边悬着希利。
    半空中的希利似乎也觉出了红飘带的神功,她稳定住情绪,心中默念:红飘带,红飘带,快快送我上山崖。只见那红飘带真的在缩短,在上升,上升,到了山顶和二龙会合在一起。
    希利高兴:二龙,放出神鹰,啄死蛇精!
    二龙拍拍海东青:神鹰神鹰,你快沖,啄瞎松花蛇眼睛。
    海东青从二龙肩上飞起,扑向松花蛇,一阵搏斗,那蛇逃走,希利又一次伸出双手去摘取灵芝。黑和尚不甘失败,又用手一指,只见灵芝和山崖在迅速升高,然而,但红飘带也托着希利在上升……

一阵马嘶,黑和尚突然看到了桑布也到了两棵松树下的小屋,他顾不得希利,又向小屋猛击一掌,随着轰然一声,大松树和小屋已踪影皆无。
    桑布哭叫一声:丞相,你的书啊
    黑和尚:桑布,那书连同你的希利都是千古之谜了,哈哈。
    桑布顾不得小屋了,他仰头一看-那锅盔山的悬崖已升到半空,希利和二龙只看到的是两小黑点!唯有那红飘带通红通红的连着山崖,希利、二龙和山顶上的灵芝!
    桑布向山上冲去,他边跑边喊:希---利---我---来---了---
    整个锅盔山回荡着桑布的喊声:希--利---我---来---了---
    山还在升高,红飘带还在伸长,希利听到了桑布的喊声,她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全身一跃而起,双手紧紧地捧住灵芝,!

锅盔山发生的一切,在松峰山上的百兽园主看得清清楚楚,他不动声色,仍然强令虎道人闭目咏经。
    虎道人对锅盔山上的情况也是一目了然,他无心咏经,和园主说:锅盔山不能再升高了!希利桑布命在旦夕。
    但园主仍在闭目打坐:此乃天数,不可抗违。
    虎道人一下站起:园主,你口口声声让我做善事,现在已到了事关人命、山中百兽的关键时刻,你竟无动于衷!
    园主还是闭目,双手合十:你不要多管闲事,那熊已自绝初衷,只能留在锅盔山,你已无竞争对手,百兽园兽王已非你莫属了。
    虎道人 :园主,希利桑布冒生命危险采灵芝是为救山下百姓生命,山下瘟疫肆虐纯是作孽多端的黑熊所为,救希利桑布是一大善事。
    园主睁开眼睛:你闭上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虎道人愤怒:园主,你---
    虎道人此时居然看见园主双手合十,闭目咏唱:天上逍遥数星月,谁见人间是与非。
    虎道人已气急,双脚一朵,飞向锅盔山。

希---利---我---来---了---
    桑布的喊声,飘进云端,飘向山崖,半空中的希利听得真切,他双手紧紧地抱住灵芝,向山下大喊:桑---布---哥---
    云中黑和尚见希利已摘得灵芝,气急败坏,他向山崖猛击一掌,一刹那,山崩地裂,岩石滚动,希利整个身躯和山岩融为一体,唯有她的头望着桑布,她的手抓着灵芝,嘴张着,似乎在喊:桑---布---哥---
    桑布没有停下奔跑,他不顾山石滚动,奔向希利,它整个身体被还在滚动的山石埋住,一双手伸向希利,仍在回答希利:希--利---妹---
    黑和尚又一掌打来,滚石不动了,形成一座山梁,看得出希利和桑布只是两双眼睛在互相对视着。
    二龙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眼含热泪:放出海东青:神鹰神鹰听我话,快送灵芝到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