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听老君说,松峰山受天地之灵气,是凡世间一片净土。百兽园主到松峰山一看,这里真是悬崖翠柏,泉水叮咚,果然神奇。他把云头落在山巅之上,一眼前看见一个石洞,宽敞明亮,洞内石桌、石床、石椅、石枕一应俱全,在洞口的平台之上还有一个硕大的棋盘,一幅草书的对联刻在棋盘的两侧,上联是:手内车马无其数,下联是:胸中将帅百万兵。园主一看字迹,竟是太上老君的狂草!
    园主沉默,心里想到:这里虽好,总比不上天上,我还要回百兽园的,官虽不大,但在玉帝身边,可怎么能回去呢?
    园主坐在石椅上,想到还得走老君这个门路。但,他不知道松峰山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取悦这位老神仙。
    他又想起披了人皮的老熊和老虎,下意识地走到洞口,向上京方向望去,突然,他发现在大金国都城的上空,弥漫着一股妖气,园主掐指一算,骂道:畜生!果然助纣为虐!

园主骂的是披着人皮的老熊变成的黑和尚,此时他也是手执写有“神算”二字的杏黄旗向皇宫门口走去,但,卫士挡住他,黑和尚不生气,笑着说:我是大金国的客人,你去禀报皇上说:我和尚知道皇上想什么,我知道皇上要什么,我和尚有什么!
    卫士祝只好去禀报金熙宗:门外有个和尚。
    和尚已站在卫士身后:皇上,不是门外。
    熙宗一看原来一个胖大的黑和尚站在面前:你?
    和尚施礼:皇上,贫僧是皇上的客人。
    熙宗:大胆妖僧,竟敢闯我皇宫!
    黑和尚哈哈大笑:皇上差矣,你想什么,我知道什么,你要什么我有什么!
    熙宗:和尚,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黑和尚:你在想,弩机尚未制成!
    熙宗惊奇,故不承认:不对!
    黑和尚又是哈哈大笑,他走到熙宗面前,伸出一只手,:皇上,你看见了什么?
    熙宗摇头,和尚把手松开,只见手中升起一股白烟,慢慢化成江南水乡,杭城美景。
    熙宗又是惊诧:这是哪里?
    黑和尚:皇上,这是我大金国攻打的临安。
    熙宗看去:临安城头,森严壁垒,南宋士兵手执弩机,连连发射,金兵败逃。
    熙宗:可惜我大金国冶铁技术不精,制不出弩机!
    黑和尚收回那只手,眼前一切皆无:皇上,大金国青铜坚硬无比,何必只求冶铁?
    熙宗:青铜可制弩机?
    和尚不语,手指殿外。外边声音:四太子求见!
    熙宗忙让进金兀术,黑和尚一旁微笑。
    金兀术看了一下和尚:哪来的和尚?你笑什么?
    黑和尚:贫僧笑四太子去丞相府空手而归!
    金兀术:你----
    熙宗:没抓到桑布?没找到弩机图样?
    黑和尚:桑布和希利已不知去向,是吧?
    金兀术:和尚说得对:桑布和希利已不知去向!但左丞相已在殿外。
    熙宗让人带上来希尹,熙宗一脸不悦:丞相,这一切你向朕如何解释?
    希尹:皇上……
    熙宗:你府上桑布什么人?
    希尹:中原宋朝人。
    熙宗:是他不让制弩机?
    希尹:非也,皇上,我大金国居白山黑水之间,位北疆边陲,开发次于中原,理应于中原和睦相处,交流生产技术,桑布在我家呕心尽力。
    熙宗:住口!想我大金将士有多少人命殇宋人弩机之下!你还在胡言!
    希尹:皇上,我大金何必去攻打中原?如不发兵,岂会伤于弩机之下?
    熙宗顿时语塞。
    希尹:,皇上,为免兵燹,使百姓与财产遭战争涂炭,请皇上罢兵,为时不晚!
    金兀术:皇上, 左丞相一再贻误战机,又豢养宋人,今又放走桑布,实有勾结宋朝之嫌!
    熙宗:桑布哪里去了?弩机图样哪里去了?
    希尹:皇上下令罢兵,我自交出桑布弩机。
    熙宗:大胆!你已触犯大金刑律,当处凌迟,念你是大金老臣,朕送你宋绫一条,赏你个全尸!
    希尹真的被武士拖出殿外!
    黑和尚一边捻动佛珠:阿弥陀佛,善哉,左丞相已去西天极乐世界,阴世间又多一厉鬼!
    金兀术:皇上,这和尚神通广大,他定知道桑布在那里?
    黑和尚:皇上,信我和尚?
    熙宗:信。
    和尚:皇上,听我和尚的?
    熙宗:圣僧如帮我找到桑布,追回弩机,朕封和尚为大金国重臣。
    黑和尚微微一笑,又伸出一只手,吹了口气,一阵白烟过后,出现了茫茫山川,茂密林海,山下田联阡陌,炊烟袅袅。
    熙宗:这是哪里?
    和尚:此处是先祖围场锅盔山。
    熙宗:这茫茫林海那里去找桑布?
    和尚:皇上再看。
    于是在熙宗的眼里看到了:锅盔山上下,乌云翻滚,毒霾充满山川,大地,一个个田野耕夫突然倒地,不远处,有一挂幡灵车驶过,丧幡阴帑随风飘撒。
    熙宗不解:这是怎回事?
    和尚转身向金兀术努嘴。
    金兀术:皇上.,桑布和他的妻子希利现在锅盔山下,希利精通医术,为了抓住桑布,我请和尚不得不施一法术。
    熙宗问和尚:法术?什么法术?
    和尚:奉四太子之命,略施小恙,降瘟疫与锅盔山下。希利必会给百姓治病,何愁抓不住桑布。
    熙宗吃惊大怒;:你们居然勾结,害我大金百姓,和尚该当何罪?
    金兀术急忙跪倒:皇上,为追那弩机,我大金将士不死于宋之弩机之下,这和尚降瘟疫锅盔山,实为大金国战事所想,更是不得已而为之。
    熙宗无奈,仰空长叹:可怜我大金百姓!

上京会宁府,发生的一切,在松峰山上的百兽园主看得清清楚楚,但,当虎道人来到身边,他却闭目咏起经来。
    虎道人:园主,这老熊是在自毁!
    园主仍在闭目:他的所为与你何干?这不正是你回百兽园一个利好的消息吗?
    虎道人吃惊:老熊是在害人呐,桑布希利带走弩机为了避免先进的军器伤人啊。
    园主一下睁开眼:那是人间的事,你少管!
    虎道人一下呆坐在地上。

                                        

5


希利生在中原祖传的中医世家,只是到她这代,只他一个女孩,父亲还是把医术传给她,这个姑娘很快就成了杏林高手。怎奈,好景不长,金兵打来了,他的父亲和乡亲们组成抗金的队伍,但,抵不住强大的金兵,希利的父亲被金兵捉住。有一天,希利和她的未婚夫桑布夜袭金兵大营,救出了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老人,金兵追了上来,为首的正是完颜希尹,他不相信一个被折磨得鲜血淋漓的俘虏能跑多远,没有围剿,只在后面跟着,最后把他们围在一个客栈里。到了第四天,希尹指挥动手抓人,没想到,屋里冲出两男一女,与金兵展开一场生死搏斗,希尹看见一个被打伤的希利的父亲依然骁勇无比。希尹奇怪,当即下令,丢下武器,他只身进了客栈。希尹惊奇的得知:是希利给父亲配制了草药,仅三天,伤痕累累的父亲全身就痊愈如初!
    就在这个客栈里希尹和这一家做了长谈。
    不久,希尹以年老多病为由,返回上京,任左丞相,但,他安顿好了老中医,却带走了两个年轻人,在丞相府,并为他们取了女贞人的名字:希利、桑布。从此,丞相府里,有一个武艺超群,识文识字的桑布,而,希利名为丞相府里使女,她却有更多的时间,在桑布的陪同下到山诹、河畔、林丛、水边采集各种草石虫芥,制成丸、散、膏、丹,为金国百姓治病。
    桑布则帮助希尹造出了大金文字,希尹把希利的医术、方剂、病例等等,都记在那部金文的书里。
    现在,希利和桑布按照希尹的安排,带走了弩机、图纸,还带走希尹写的那部书。他们来到锅盔山脚下的的民间,遇到了如此凶猛的来历不明的瘟疫,于是在农家院里开始用精湛的医术向这场灾难开战。但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希利这几天忙得不可开交,因为病人太多了,除了看病她还要制药,桑布和乡亲们采来的那些草药在她的指挥下经过切、嗮、蒸、煮、煅制成剂量不等的药包,分发还有病的乡亲们,有的急症患者,希利还要采用针灸、火罐、推拿等手段去缓解。可是几天过后,这病势一点也不见减弱。而,草药也出现了供应不上的情况!希利桑布开始觉有点不对劲儿。乡亲们没有察觉,上了岁数的头人只知道着急,他们一边积极组织年轻人上山去采草药,一边和希利桑布说:姑娘,你们两个是我们百姓的大恩人啊,有甚吩咐你们尽管说吧。
    希利表示感谢,说,我和桑布来自中原战乱,是希尹丞相信任我们,让我们把中原的一些技术、知识带到这里来,大家有灾有难,我们尽点力是应该的。
    也就在这时,一匹快马驶来,京城一个义士来找头人,他受已被处死的希尹家人委托到处寻找希利和桑布,得知这两个人必在疫区治病,所以找到这里。
    地方的头人一听大惊失色,忙来到希利桑布跟前:二位好人,这位是丞相府的卫士,是来报信的!
    希利桑布疑惑地看看来人,确定了是丞相府的人,忙问:何事?请讲。
    头人作揖打躬:你们是锅魁山下救苦救难的菩萨,可是当今皇上为什么要抓你们啊!希利和桑布明白了,桑布看看希利,郑重的向乡亲们鞠了一躬:乡亲们,我和希利是奉左丞相完颜希尹之命逃出京城的。
    大家很惊讶,听桑布一说,知道了事情原委。

原来,四太子金兀术多次帅兵侵犯中原,给中原和大金国百姓的生命财产带来了致命的损失,大金国更有多少年轻人惨死在中原战场。希尹丞相力主和平、罢兵,遭到四太子等人的反对。三年前,四太子金兀术在中原战场上窃得神臂弓图样,皇上下旨令希尹丞相在帽儿山冶铁打制神臂弓。丞相为和中原修好,几次奏请皇上,说大金冶铁技术不精,不宜打制神臂弓,如今却遭来杀身之祸,于是希尹丞相就秘密让希利桑布带出神臂弓图纸逃出京城。
    乡亲们听了,一阵唏嘘,有的人呼号着:我们的孩子死得惨呐!
    头人比较冷静,他和大家说:乡亲们,我们当前是要保护好这两位好人,不能让官府抓走!
    乡亲们着急:那怎么办呢?
    送信的人:我得走了,官府捕快就要来了。
    大家一起向头人:快想办法吧,不然让好汉和姑娘逃得远远的吧。
    希利:不,乡亲们,眼下瘟疫横行,我们不能走!
    这时,一个青年人跑过来:不好了,官兵的捕快骑马过来了!
    大家:怎么办呐?
    还是头人沉住气:大家不要慌,听我说。
    远处真的传来了马蹄声。
    乡亲们也按照头人的吩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起来,骑马的捕快到了,在院外下了马,其中一个像凶神似的,腰里挎着腰刀,但他没敢进院,在门口大喊:嚎什么!我们来抓希利桑布,你们……
    院里的哭声越发大了起来,头人更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拉住那个当差的,那个当差的急忙后退,头人拉着他不放:你进去看吧,这里瘟疫横行,已死了不少人了。
    那个捕快被拉到门口,他真看见院子里用白布盖着的几个尸体,也许他怕传染上自己,恶狠狠地挣脱自己,和几个差人挥挥手:快走,快走!骑上马跑了。
    大家停止了哭声,感谢头人的好主意,可是这终不是长久之计。
 还是上年纪的人经验丰富,一位老人出了个主意,于是乡亲们对希利桑布的安危做出了精心的安排。

          

6

 

在锅盔山里,大自然孕育了两颗千年古松,如一对夫妻,手牵着手站在一起,两颗树冠像两个人的头,厮鬓吻腮,紧紧相依,青枝壮干你拥我抱,互不分离。这两棵树长在锅盔山的密林里,只有山下的老人知道。
    桑布希利就被乡亲们安排在这两颗大松树下,出注意的老人家还感到内疚:二位菩萨,这两棵大松树相伴而生,遮天蔽日,可是委屈了二位好人了。
    桑布希利表示万分的感谢,他俩和乡亲们说:乡亲们治病不能停,请大家放心,我们可以随时下山给大家治病。
    头人:先不要忙,先把你们安顿好,于是大家立即动手,伐树、运石、和泥、立柱、上梁,不多时间,大松树下的一个泥土小屋建成。
    头人这会儿说话了:你们是我们乡亲们的救命菩萨,二位千万不可下山,我现在和大家说好,谁也不可透露二位恩人在山里的信息,现在我决定,由我的儿子二龙一个人进山同希利姑娘联系,传送治病的草药。

此时,在会宁府的大街上,金兀术正拉着黑和尚:你真能找到希利和桑布?
    黑和尚:你着什么急?
    金兀术:你害我大金百姓,是我在皇上面前保你,就是因为你说可以捉住希利和桑布,讨回弩机,不然你毒死我大金百姓是要杀头的。
    黑和尚:你杀的人还少吗?
    金兀术楞了一下:你……
    黑和尚:就是现在你还在寻找神臂弓,不是还想杀人吗?
    金兀术居然无话可对。

锅盔山下的百姓虽然可以哄走衙门口的捕快,但是骗不了和尚,他在上京会宁府大街上还是答应金兀术帮他寻找希利和桑布。他的妖术告诉他金兀术,希利桑布就在锅盔山。

黑和尚来到锅盔山的树林里窥探:他看见不少年轻人背筐挎篓进山采药,不一会,他发现一个年轻人没带筐篓,肩上却多了一只大鸟,——海东青,向山里走去。黑和尚暗自高兴,先是在后边跟着,后来觉得不妥,就地摇身一变,化作一只黑鸟,追上那个青年,紧紧地跟着。年轻人左拐右拐,转进一片密林,黑鸟停在树上,他先看见两棵大松树,树下居然还有个泥土小屋,门口站着的正是希利桑布!
    桑布看见了小伙子:二龙兄弟,你来了?乡亲们怎么养了?
    二龙忙打招呼:我来给你们送神鸟——海东青.。
    二龙从肩上抱下大鸟,拍拍大鸟翅膀:神鹰神鹰听我说,你去帮助桑布哥!
    海东青扇扇翅膀离开二龙,落到桑布的肩上,桑布很高兴也拍拍大鸟的翅膀:海东青海东青,谁好谁坏你分明,山中若有坏人到,你去啄瞎它眼睛!
    突然,海东青昂首展翅,嘎嘎飞起,直向黑鸟扑去,黑鸟见状,拼命冲上天空,飞出山外,海东青紧追不舍。
    二龙:桑布哥,这黑鸟一路跟我进山,不是好兆头。
    希利出来;把草药一包一包的交给二龙:下山告诉乡亲们,一定要格外注意。
    桑布仰望天空:海东青,你在哪?不要远飞快回家。果然,那大鸟从山外飞了回来,落在桑布的肩上。
    原来,海东青一直把黑鸟追到山下,黑鸟见势不妙,一头扎进林丛。海东青听见主人呼唤,飞了回来。黑鸟想飞出来,但她听见有人说话,他一下来了主意,就地一滚,一个硕大的黑熊在山林里嚎叫奔跑,它的吼声惊动了林中的小鸟、山中的獐、狍等动物,人们也看见黑熊丢下草药,逃出大山。

夜来了。

月亮爬上了锅盔山顶,天空中有无数的星星闪闪发亮,浓夜里不时有狼嚎、兽吼声和唧唧百虫声传到他们的耳朵里。
    这是他们逃出丞相府,被乡亲们收留,帮乡亲们抗瘟疫治病,又遇到了危险,才躲藏在山里大松树下的小屋里。
    到了晚上,希利和桑布用乡亲们送来的兽油灯照亮,仍在为乡亲们配制草药。
    夜深了,希利依偎在桑布的怀里打了个哈欠:桑布哥,我们真被皇上抓去怎办?
    桑布没言语,他起身打开从丞相府里带出来的包裹:我让你看两样东西。
    桑布把弩机拿出来:这是弩机青铜打制的,不次于铁制的弩机,希尹丞相为他献出性命。
    二人一阵心酸落下泪来:弩机是个杀人的武器,四太子极力想得到他,要去用于战争,丞相献出了生命的代价,让我们一定要藏好它。
    希利:我们也可以用生命保护它。
    桑布:是的,据说,京城里来了个妖和尚,也在帮金兀术寻找弩机。
    希利:呀,今天的黑鸟是不是妖和尚变得?
    桑布又拿出一本书:这是丞相用大金国文字写的一部书,后人会在这部书里看到金国开疆立业以来的大事记、人文轶事和你的治病救人的医术。
    二人又是一阵唏嘘:将来的人们一定会记住希尹丞相的!

黑和尚回到京城,金兀术仍是不高兴,让他第二次带人进锅盔山,一定要抓住希利和桑布。

老熊的一举一动,早就让跟园主学道的老虎看在眼里,但他也发现,园主对老熊的所作所为,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现在老熊又带人去锅盔山,桑布希利有危险,老虎坐不住了,他驾着云头,来到锅盔山,这时金兵漫山遍野,此呼彼应钻山过河,有的已来距离大松树下不远了,快接近了小屋。老虎停下云头,口里念念有词,顿时,整个锅盔山里的飞禽走兽一齐跃出洞穴,在山中狂奔吼叫,那些进山的官兵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争相逃命,根本顾不上抓希利桑布了。
    黑和尚觉得奇怪,抬头一看原来是老虎停在云头施法,老熊心头怒气陡生,他趁老虎不注意的档口,打出一道强光,顿时云消雾散,老虎重重地掉在地上!
    老虎爬起来,黑和尚气势汹汹的站在老虎面前:你和我同被贬人间,已是天涯沦落人,何必与我过不去!
    老虎:我来劝你改邪归正。
    老熊:你说我“邪”在何处?
    老虎:你助纣为虐,和金兀术辅助熙宗兵进中原,还降瘟疫与锅盔山下。
    老熊:我这是追拿逃犯希利桑布,找回神臂弓。
    老虎:你忘了园主的一片忠告:要珍惜这身人皮吗?
    老熊:嘿嘿,我很感激老君送来的人皮,往人群里一站,我才发现这人间真的胜天上百倍,好极了。
    老虎:可是,我们是披了人皮的熊虎,不是凡夫俗子。
    老熊:,别说了,我决定不和你争百兽园主兽王了。
    老虎:天宫法戒森严,我是真心规劝。
    老熊不耐烦:不要再说了,惹我性起,我会把你埋在锅盔山下!
    老虎:尚不知道是谁会埋锅盔山下呢?
    老熊不再说话,恶狠狠地向老虎袭来,老虎只好迎战,这一熊一虎,在锅盔山上打在一处。老熊使出浑身解数,老虎并不示弱。后来都现出原形,在锅盔山上拼命厮杀,竟斗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
    锅盔山上的熊虎恶斗,自然会惊动松峰山上的百兽园主,他急忙赶到锅盔山,甩动拂尘:孽畜!还不住手!
    二兽一愣神,老虎退出打斗,老熊趁机猛然向老虎击一掌,把老虎击下山崖,老熊转身逃走。
    园主大喊一声:不好!
    园主向山崖下望去:那山下已无老虎的踪影。

小屋里的桑布希利虽然不知山上有一场熊虎的恶斗,但晴空里风摇树动,他俩也以为怪事,在屋里静静的不动,忽然,一阵滚雷轰鸣,一物从山上飞落到小屋门前,希利桑布出门一看:竟是一只斑斓猛虎!二人惊骇不已,他们发现那虎前掌已血肉模糊!
    桑布忙喊希利:快!这虎有伤。
    希利近前,忙说:清水-----
    桑布急忙端来清水,希利洗伤口
    希利:红伤止血药---
    桑布递上药。
    一阵忙活之后,希利撕开自己的彩裙给虎包扎伤口。
    这时天空雷声滚动,狂风暴雨,倾盆而下,希利忙用自己的衣服盖上老虎伤口,见大雨不停,二人又小心翼翼把老虎移到小屋里,他俩则在大雨中互相依偎着,一到天黑下来。

在空中寻找老虎的百兽园主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双手合十:善哉,心地善良,日后必会逢凶化吉!
    山风在呼啸,大树在摇动,,惊醒了沉睡的老虎,他发现小屋已被风刮得东西摇动,依偎在一起的希利桑布在风雨中睡着了。老虎抬起另一只前掌,此时有雷轰闪电划过,老虎抓住红色电光,当空一挥,那电光变成一条红色飘带,老虎把飘带向两颗大松树一甩,红飘带绕过大树,固定住小屋。
    老虎站起来,一拐一拐的走出小屋,在雨中一抖,化作虎道人,双手一托,希利桑布飘进小屋。
    躲在山下的呼风唤雨、发誓要打死老虎的老熊已知道有园主保护,老虎已去了松峰山,他只好化作黑和尚,向山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