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问题,预设解法,设置困难,构成故事情节。

有了故事情节,有了困难,就有了矛盾冲突,正推,逆推,从中间推,矛盾冲突都可以推动情节发展,完成故事。

影视剧《乔山雨》中人物众多,人物之间有多重关系和矛盾,这些矛盾和冲突,推动着剧情的发展,完成着人物形象的塑造。

剧本以县信用社席金荣、李子正、徐明丽,乡信用社吉大志、董明明,市信用社原大山,省信用社王雷,为主干。以信用社支持以小河村成圆圆、田林峰、水苗、杨妮儿、丁二愣、三琴等人和温泉乡乡长李枫林诚信建设、脱贫致富为正面线索。以路见利想骗取国家资产的种种手段为反面线索;以刘局长、胡可明想不良贷款等为转变线索。剧本以信用社为中心,以一手抓诚信自建,脱贫致富;一手遏制不良贷款、骗取国家资产,并行推进,发展情节,以人物之间的关系变化和情感变化为内部线索,比如成圆圆与许阳、董明明,田林峰与杨妮儿,吉大志与乔艳儿、李婷婷,席金荣与吴晓莉,徐明丽与李明玖,等等关系和感情的微妙变化,交错发展,共同推进,使人物形象丰满。

 

一、信用建设和想骗取国家财产两种力量的较量,即席金荣、徐明丽、吉大志与刘局长、胡可明,路见利的较量,处处设伏,层层深入,惊心动魄,峰回路转,推动情节发展

 

1、席金荣、徐明丽与刘局长、胡克明的较量

u=3457151539,2388133978&fm=26&gp=0.jpg 席金荣是乔山县信用社主任,直接负责乔山县的信用建设。徐明丽是乔山县信用社负责贷款的业务部经理。二人认识问题深,政治觉悟高,分析能力强,富有原则性,拒腐蚀,永不沾,是两个优秀的信用社负责人。

(第四集)某局刘局长和小舅子胡克明一出场,就提出问题,二人经营的污染企业碳素厂要被取缔,所以二人想办法挽救“损失”。

刘局长以小舅子胡克明为名,经营碳素厂,本身就违反公务员纪律,又因为碳素厂是乔山县十二大污染企业之一,面临被取缔的问题。胡克明出注意——在信用社贷款300万,以工厂做抵押,这样工厂一旦被拆,损失由信用社承担,自己不会有任何损害。刘局长点头同意,根据胡克明出谋划策开始实施。

胡克明提供线索,席金荣妻子吴晓莉是刘局长下属。刘局长利用自己是其上司的条件,提拔吴晓莉副科级为正科级,使吴晓莉意外惊喜,(第五集)也使席金荣高度警惕。吴晓莉被提拔,而后刘局长要求吴晓莉求席金荣贷款300万,第一次遭到席金荣拒绝。(第六集)吴晓莉在刘局长逼问下,不明白这是圈套,还想着报答刘局长“知遇之恩”,步步紧逼要求席金荣给其贷款,席金荣晓之以利害,坚持原则,不肯让步,致使夫妻二人争吵起来。席金荣识破了刘局长的计谋,所以在信用社业务部和主任会议上进一步强调严把贷款发放关,“不要因为咱们自身的原因,给咱们信合事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吴晓莉第三次被刘局长追问,无奈说明席金荣态度后,致使刘局长不甘心“鸡飞蛋打,两边捞不着边”,所以撂下狠话,埋下伏笔:“兴她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既然我能让她上去,我也可以让她再下来。”进攻席金荣的糖衣炮弹暂时搁置。

(第七集)胡克明不甘心,一招不灵,又使一招,他找徐明丽的高中同学李小河,给徐明丽明着送化妆品,实际送5万元现金行贿,想收买徐明丽达到贷款目的。结果让徐明丽发现后,给退了回去,并且把同学数落了一番。想进攻徐明丽贷款的目的也以失败告终。

(第十四集)乔山县政府决定关停第一批严重污染的十二家企业,刘局长和胡克明的碳素厂在关停范围。刘局长电话告诉胡克明,连夜转移厂里的重要物资,并警告胡克明顺应大形势、大环境,不要胡来。而胡克明不甘心被拆,一边抓紧生产,一边组织铁关系工人,拿起铁镐护厂,结果工人在县领导和公安局的引导与威慑下,退了回去。吴晓莉也终于想通了席金荣所讲的贷款利害,觉悟过来。

(第十五集)碳素厂被推,刘局长报复席金荣,让局里干部述职,打压吴晓莉,逼迫吴晓莉卸职,吴晓莉因面子上挂不住哭着回家,席金荣也因为自己牵连妻子受害而泪流满面。吴晓莉一时伤心回了娘家,还好母亲以切身经历教育女儿经受住考验,(第十六集)吴晓莉放下思想包袱回家。

狡兔三窟,胡克明又和刘局长筹划借温泉乡北关村名义,在北关村建小商品批发市场。不料想,他们又需要贷款,鉴于前面对席金荣的报复,只好求助于副县长于光。

(第十九集)县信用社理事长李子正和席金荣为建设信用县大计着想,在乔山县信用建设三大战役:“巩固农村,占领城市,进驻企业,全面开花”的指示下,尽管商品批发市场来路不正,但因其客观上能发展经济,安排下岗职工,就以大局为重,贷款与胡可明,使得胡可明感激觉悟,(第二十二集)成为举报路见利诬告席金荣的调查者,为破获路见利诬告案立下大功。

u=112987777,761156171&fm=15&gp=0.jpg 

2、席金荣、徐明丽与路见利的较量

四通铸造厂负责人路见利,主要生产铸管,是乔山县政协委员,市县两级劳模。实质上是一个为赚取利益不择手段无恶不作的涉黑地痞流氓。他为了骗取信用社贷款,使尽浑身解数:以利诱之,以色惑之,以造谣诽谤之,以诬告打击之,以谋杀陷害之。同时他还偷税漏税,暗设赌场等等。生活上夺人之妻,发展婚外情,腐朽不堪。

 

首先以利诱之,以色惑之(第八集)——路见利与徐明丽及丈夫李明玖的较量

(第七、八集)路见利在通过乔艳儿要求吉大志贷款不成的情况下,把方向转移到徐明丽身上。他宴请徐明丽丈夫李明玖,并“把喝得醉醺醺的李明玖从车上拖下来,半背半拖地送进宾馆。”然后吩咐年轻女人好生伺候。在李明玖与年轻女人亲热时,路见利幕后操纵,让手下冒充“公安联防队”抓卖淫嫖娼,并把现场一切拍了下来。然后李明玖说认识路见利,求救于路见利。路见利假装护短,让李明玖感激以要求徐明丽贷款报答他。

结果李明玖回家,以徐明丽拒绝贷款给路见利为由,先是大骂,接着出手相打。徐明丽坚持原则,绝不让步。第二天李明玖又做贼心虚,央求徐明丽给路见利贷款,“你收了人家的钱,不是让你退给人家了吗?”又被徐明丽拒绝。李明玖以离婚相威胁,徐明丽说“随便”。原来,李明玖是通过同学介绍认识路见利的,当李明玖同学告诉路见利这一切后,路见利说要给徐明丽颜色看看。

 

其次以造谣诽谤之——“照片门事件”,徐明丽、席金荣与路见利的较量

(第八集)路见利达不到目的,就蓄意诽谤席金荣和徐明丽,让李明玖同学到照相馆合成席金荣与徐明丽的照片,捏造事实,破坏席金荣与徐明丽家庭关系,毁坏其名誉,打击其精神,手段之恶劣,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合成后给“省、市信用社,县委、县政府、县人行、银监局的头头们都寄过去,给纪检委也寄上一份,让这个姓席的也在纪检委报一报到。另外,别忘了给席金荣的老婆和那个李明玖也寄上一份。”

吴晓莉接到照片,头脑发热,找席金荣理论,正遇上徐明丽和席金荣说这事,便出口大骂,导致席金荣打了妻子。席金荣告诉李子正,说前五天刚拒绝李明玖要给朋友贷款300万的事。副县长于光要李子正查这事,要席金荣反思,要银监局、人行成立调查组,消除“不和谐”影响。(第九集)李明玖接到照片又一次以“离婚”相威胁,捕风捉影责骂徐明丽,被徐明丽扇了耳光,李明玖也因此酒驾闯红灯。

一时间两家夫妻关系紧张,家庭混乱,满城风雨,信用社也受到打击。(第十集)

 

再次以诬告打击之——席金荣与路见利的较量

(第二十集) 路见利四通铸造厂搞形式,谎报业绩,想通过副县长于光获得大额贷款,被席金荣查出,企业有风险,又是银监局限放贷款企业,想贷600万的梦想被搁置。路见利在饭店骂信用社人、骂席金荣,骂乔艳儿,被丁二愣撞上,扇了耳光。

u=2671642791,2091521453&fm=26&gp=0.jpg(第二十一集)路见利手下又给出主意,先软后硬又一次进攻李明玖。路见利先请李明玖吃饭,使李明玖感激要回报。接着给李明玖五万元玩麻将,谈起贷款救厂,假装不知道徐明丽负责贷款(这里其实和前面情节有点矛盾),让李明玖承诺帮忙。李明玖不明圈套,回家向徐明丽炫耀,而后提出贷款的事。徐明丽马上联想到贷款和钱的事,要求贷款人明天到办公室谈,徐明丽坚持原则,以路见利厂子经营有问题,会上已经否定为由,回绝了路见利。路见利手下将李明玖拉到偏僻处,逼问李明玖,办不了事还敢拿钱?李明玖无奈要还钱,但这些人说让徐明丽贷款,否则就把李明玖的“春宫图”照片放出去。李明玖担心照片暴露,回家又向徐明丽求贷款,被徐明丽严词拒绝。李明玖又求席金荣贷款,结果还是被否决。这就导致了路见利凭空捏造,诬告席金荣受贿20万,导致席金荣被纪检委叫走,办公室被封,配合调查。还好,胡克明觉悟而感激席金荣曾热心帮助他建设商品批发市场,(第二十二集)胡克明约路见利吃饭,趁机套出路见利诬告席金荣的事——“略施小计,略施小计。”录下了证据,套出了路见利陷害席金荣的录音证据,送给县纪委,这才使席金荣得以清白归还。但席金荣心里还是受到严重创伤,经县信用社理事长李子正安抚,部下看望,才有好转。

 

最后,以谋杀陷害之——路见利、乔艳儿与席金荣的较量

(第二十四集)路见利因胡克明佐证诬告席金荣被逮捕后,仍不死心,负隅顽抗,派三儿给乔艳儿送信,要乔艳儿带着他传出的银行卡打通关系,将自己捞出。乔艳儿携两套时装和5万元现金找警察同学打通关系。

(第二十五集)因罪恶多端,路见利捞出是不可能的,判刑是铁定的事。三儿对乔艳儿说“这都是那个席金荣害的。你说,他要是当初给路大哥把款贷了,路大哥再送上他一把好处费,这么两全其美的事,硬是从他这一关过不去。”“我们不能忍下这口气,一定要整治这家伙。”元旦前一个下雪的夜晚,席金荣放心不下信用社一年一度的决算工作,也被加班的同事感动,准备去信用社。路上被三个捂得严实的人围住,一顿棍棒乱打,致使席金荣昏迷不醒。多亏小河村的丁二愣路过,才吓跑三个恶魔,打了120,送席金荣进了医院。三个凶手被抓,乔艳儿因涉嫌雇佣他人行凶,被逮捕。席金荣痊愈出院,后因工作成绩突出被调到太行县信用联社任党委书记和理事长。

u=1773516406,1203052675&fm=26&gp=0.jpg 

3、吉大志——乔艳儿、路见利的较量

吉大志是温泉乡信用社负责人,一心扑在工作上,积极落实县信用社创建信用村,评定信用户的指示,深入小河村、李庄(王曲)村扶贫和信用建设。

(第十七集)乡信用社主任吉大志妻子乔艳儿,因丈夫长期奔波于工作,回家少,乔艳儿耐不住寂寞,(第七集)开服装店时,与路见利(出场)暧昧起来,路见利想通过乔艳儿让其丈夫吉大志贷款,但因要求数量大,得让县信用社批而被拒绝。但路见利从这里了解到徐明丽是把关人,为他下一步进攻徐明丽埋下伏笔。服装店扩大开张,路见利送鲜花祝贺。为了接近乔艳儿,故意买乔艳儿不经营的工作服,使乔艳儿受宠若惊,发展到与路见利进货为由,杭州亲密的地步,直至在家出轨路见利,被丈夫吉大志撞上,使得吉大志决心离婚。后来同学李婷婷因丈夫车祸单身带女儿,热烈追求,吉大志帮李婷婷养猪,开办饲料加工厂致富,二人遂结连理。乔艳儿离婚后,继续发展与路见利的关系,(第二十二集)在路见利因诬陷席金荣被拘押之后,(第二十五集)乔艳儿执迷不悟,认为路见利“进去”是席金荣所害,所以又让三儿找人谋杀席金荣,席金荣住院抢救,三儿被抓,乔艳儿也落入法网。

 

二、科技农业与传统农业,进步与保守,积极与腐朽的较量,一波三折,跌宕起伏,推动情节发展

 

小河村信用户与丁二愣和三琴之间,田林峰和母亲与父亲之间,水苗与丈夫之间,田林峰与村民之间,水苗与村干部之间,围绕着田林峰养鱼燃起希望、失败、成功,水苗与田林峰建蔬菜大棚的孤独与群众纷纷响应,田林峰顺利建设股份制农产品加工厂几件大事,让现代农业与传统农业产业结构,进步与保守,积极与腐朽的矛盾,在他们之间较量,推动情节发展。

 

 

三、守信与失信的较量,波澜起伏,峰回路转,推动情节发展

 

u=3457239712,2671509004&fm=26&gp=0.jpg小河村守信村民与三琴、丁二愣的较量。

故事一开始,县信用社就在小河村公示信用户名单,名单上没有屠宰户二愣与三琴,村民们围观、纷纷议论,引起二愣三琴反思上不了榜的原因。原来是二愣父亲在世时,两个孩子上学,交不起学费,贷了款,结果至死都没能还上,临终告诉大愣和二愣这件事,希望儿子们能还上。大愣,靠种地为生,本不富裕的家里,妻子得了病,因病致贫,无力偿还。二愣以屠宰猪羊卖肉为业,日子过得富裕,盖起了二层楼小院。但妻子三琴要与大愣平分贷款,否则不还。二愣要独自承担2000多元的贷款时,三琴破口大骂公公,致使二愣大打出手,三琴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好在娘家父母通情达理,劝说欠债还钱,父债子钱,天经地义,你有能力,也有义务。加之吉大志也去劝说,三琴最终回来。其实二愣已经还上了贷款,这样他家也被评为信用户,想扩大经营发展养猪的理想也得以实现。

 

       四、人物内心的矛盾较量,折磨着人物心理,也丰满着人物形象,使剧情引人入胜、扣人心弦,推动情节发展

 

田林峰在成圆圆与杨妮儿之间挣扎,他爱成圆圆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爱成圆圆的单刀直入,直言快语,有思想有见解,敢想敢干,但成圆圆有对象,是城里人,是大学生,自己是农村人,是个退伍军人,又有杨妮儿喜欢。所以不得不理智的放弃成圆圆,与杨妮儿结婚。田林峰的退出,为成圆圆和董明明提供了机会,也成就了成圆圆和董明明。当然也使温泉乡脱贫致富的道路更加稳定,更加坚实。

成圆圆与青梅竹马的许阳和致富农村的理想的较量,最终以与理想不同的许阳分手,留在温泉乡与有着共同理想的温泉乡信用社信贷员董明明相爱为结局。使成圆圆与田林峰、董明明、许阳之间的朦胧关系逐渐分明,也突出了成圆圆放弃安逸、执着于农村致富的理想的大学生村官形象。

  

这就是影视剧《乔山雨》,作者以其丰富的生活积累,以其高度的情节设置水平,围绕乔山县信用社支持温泉乡小河村信用建设,脱贫致富奔小康,围绕乔山县城市信用建设,抵御不良贷款,多条线索交错,多种力量较量,形成丰富而生动的故事情节,令读者兴趣盎然,更让读者见识了信用建设的丰硕成果和曲折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