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1991年,省影视中心导演李文岐率领《赵尚志》剧组来延寿拍外景,也许是延寿人民对赵尚志特别怀念和敬仰,县委、县政府有关单位和个人给剧组很大支持。《赵尚志》剧组编、导、演、职人员与延寿人民结下了深厚友谊。那一年是“918”事变60周年,县委为了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刚刚在全县搞了一次党史知识竞赛,大家在受到地方党史教育后,又接受了《赵尚志》剧组带来的爱国主义、革命英雄主义传统教育。
  《赵尚志》的播放是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一曲《嫂子颂》更是荡气回肠,然而大家或许不知道,《嫂子颂》绝不是李文岐突发奇想,或子虚乌有。在我们延寿县就有一家猎户大嫂救赵尚志的动人传说。


  (二)


  延寿是赵尚志率领抗日健儿与日伪军浴血战斗的主要区域之一,是哈东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
  1934年4月,为了宣传党的抗日统一战线政策,赵尚志率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把抗日游击区扩大到延宾交界大青川一带,抗日军同一些有民族气节的绺子队、大排队签订了共同抗日协议。这些大排队当中就有大青川的朱万金的队伍。大概因为同是朝阳县人,朱万金还和赵尚志拜了把兄弟。但黑龙宫黄砲却阳奉阴违,他和延寿警察大队长常万祥串通一气,妄想找机会捉住赵尚志,消灭抗日军。
  赵尚志决心教训一下黄砲。这次战斗发生在黑龙宫附近的秋皮囤,战斗打得很激烈。常万祥率队支援黄砲。路过大青川,命令朱万金去参加战斗,但朱万金没动。常万祥很恼火,当他的警察队被赵尚志打败后,更把一肚子泄在朱万金身上。常万祥的手下还动手打了朱万金,朱万金忍无可忍,他一声令下,竟缴了常万祥警察队的械——这就是震惊哈东、在敌伪报纸上宣传的“大青川兵变”。
  也就是那次战斗,赵尚志曾经负伤的眼疾复发,那只眼睛红肿、流浓流水。这时队伍正在大青川一带活动,同队的张寿篯(李兆麟)、冯仲云很着急,他们想到朱万金,于是赵尚志被秘密送到朱万金家里。朱万金把赵尚志藏在大青山中一个猎户朋友家中。几天后,朱万金领大夫给赵尚志治病,大夫竟发现赵尚志的眼疾炎症消了,大夫认为司令命大自有天助。后来,朱万金发现了秘密,原来那位大嫂每天坚持用自己的奶水为赵尚志洗眼伤!而这位大嫂竟是偷偷让丈夫给熬了生奶的中药,她才在多年断奶之后又有了奶水。他告诉万金,烧伤烫伤,流脓淌水,奶水消炎生肌最快。但赵尚志却不知道。朱万金很感动,他想告诉赵尚志,却被猎户夫妇制止了,
  汉奸常万祥正在处心积虑地想抓住朱万金,他买通了朱万金所住屯里的一个地主,意外却得知了赵尚志在大青山中治眼病。这家伙心狠毒辣,他没有率大队进大青川,却找了几个死心塌地当汉奸的炮手,钻进大青山,直奔猎户的窝棚,妄想抓住赵尚志。然而,这个猎户大哥却跟赵尚志学到很多军事知识,他们住的地方在对砬子沟里,那座山在大青山深处,山高陡峭,脊背上巨石蜿蜒如蛇,怪石嶙峋,高有数十米,看去象一座城墙,当地人叫城墙砬子。他们的窝棚就在朝阳的城墙根上。对砬子门口是进山的唯一通道。赵尚志告诉猎户大哥,为防万一,在对砬子处可设下地枪,并通过一根铁丝连到窝棚。这一招真有效,常万祥来了,真的有一个炮手被击倒,窝棚里也得到信号。于是,猎户大哥拉起赵尚志钻进了深山,而那位大嫂却沉着冷静地待在窝棚里,直到常万祥领人围住窝硼。余下的故事就是常万祥逼问赵尚志的去向,就是那位大嫂故意拖延时间,让丈夫领着赵尚志走得远远的,一直到安全的地方。
  一阵对峙过后,常万祥知道上当了,他逼着猎户大嫂领他们去追赵尚志,大嫂没有动。炮手当中一个家伙对大青山很熟,大嫂很担心赵尚志的安全才毅然决定领着常万祥他们爬上了石城墙,常万祥和几个坏蛋在后面跟着。大嫂在陡峭悬崖中穿行,她登上天书崖,攀过擎天柱,钻进石林丛,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猎户大嫂已爬上了城墙最高处——后来人们起名望夫石的山颠之上。大嫂拢了拢已经零乱的头发,望着脚下林海,向常万祥发出一阵讥讽的冷笑。本来是罗锅的常万祥已经筋疲力尽,他气极败坏,杀性顿起,当他向大嫂举起枪时,却见这位山里女人张开双臂一下跃进如涛的林海之中。
  当年,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李文岐导演时,他和他们剧组的人哽咽不止,李导表示有机会去那位大嫂殉难处献上一束白花。


  (三)


  大约是1994年,在《赵尚志》成了爱国主义教科书,人人决心学习民族英雄赵尚志而信心百倍搞好改革开放时,一曲《嫂子颂》几乎唱遍了大江南北。这一年,李导同作曲家张千一、歌唱演员李娜等人又来延寿拍嫂子颂MTV,我们第二次见了面。也许当年的故事无法忘记,也许他想用李娜感人肺腑的歌声来奠慰猎户大嫂的英灵,李导又提出去大青山中去看看故事发生的地方,哪怕在嫂子坟头献上一束小花。然而,时值严冬,我又大病初愈尚不能爬山,连拍MTV现场我都没有力气陪伴。文岐导演的希望又一次落空。
  《嫂子颂》MTV拍完了,我们有机会去延寿山庄玩了一天,拍了很多照片。至到分别时,文岐送我一张《大冬天》剧照,上面有他自写的小传,他在剧照上写了一句话:“俊峰老哥骂我”。这句话至今我也没悟透:是那曲《嫂子颂》没有唱到猎户大嫂的坟头,他和剧组存有遗憾吧?而我应觉得对不起李导一颗颂扬革命先烈的红心。当之有愧,何“骂”之有?只是这个嫂子坟如刻在我心中永远无法褪去。


  (四)


  抗日战争时期,延寿是哈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解放战争时期这里则是北满根据地的中心,松江省委、省政府一度迁这里办公,这里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战斗故事,有很多遗址,是开展红色旅游教育的好地方。
  延寿县委、县政府一向重视红色旅游景点的开发,注意革命遗址、遗迹挖掘、整理,大量的文字材料、影视作品在省内外媒体上发表、播出,均收到了很好效果。
  2006年,县旅游局把寻找嫂子坟提上工作日程,这也是我梦魂牵绕的挂念。6月的一天我们一行6人终于走进了大青山。同行的小徐曾在这带林场工作过,他自然成了我们向导。而且他还隐隐约约听老人们讲过猎户大嫂救赵尚志司令的故事,因此我们这次行动少走了不少弯路。很快找到了对砬子。大自然的造化,实在令人惊叹。所谓对砬子,是两座山上完全裸露的石山相对、相称立在大山之中,如一个大大门口。进了石门,才算进了大青山,向东望去人称城墙砬子出现山脊之上,在太阳光照射之下泛着白光,随着山势起伏,望不到头。那对猎户所住的窝棚就在石墙后面大山之中,只是60多年过去了无法找到当年的踪迹。好在我们手里有上个世纪80年代初采访朱万金之子朱章讲述这个故事的材料,我们就从城墙开始的地方登上这个石城墙。
  然而,城墙开始的地方,已被人劈为石场。县旅游局局长看了惋惜,表示要与有关部门协调一下,把这个充满传奇故事的历史遗址保护起来,这也是我们后人对先人的尊敬。爬上石墙,放眼望去,山峦起伏,林海苍茫,无边无亘。回眼大青川,远近村落,星星点头,稻菽阡陌,熠熠生辉。60多年前,就是这里,为了不让侵略者践踏大好河山,赵尚志率领抗日健儿与日伪军浴血奋战,留上多少催人奋进的战斗故事。猎户夫妇保护赵尚志只是千千万万个往事当中的一个,可惜时至今日,他们的姓名几乎无人知晓。长眠在这里,又有谁烧上一张纸,送上一束花?
  今天,我们终于来了,带来了摄影机、照相机、有笔有纸,但我们只能记录下传奇故事中的地点和那整个石墙上留下猎户大嫂足迹的石崖。
  天书崖到了,那些片片巨石迭罗在一起,真像一本书,只是太巨大,无法看出上面的文字,但我想,那上面一定记载着一位普通的中国女性的善良、伟大、恨敌人,爱祖国的光辉形象,也许还会有那位大嫂跃进林海的真实影像记录。我们站在这里,仿佛看到了大嫂从林海里引开汉奸,给丈夫留下了保护赵尚志的充足时间的影像,这是何等伟大的人格!
  我们继续攀登,大约又走了五百米,一颗石柱突兀石墙之上,仰头望去,如一把利剑,刺向头顶上空。那是愤怒之剑,是当年大嫂在愤怒中向敌人举起的匕首。据说,当年常万祥爬到这里似乎觉得被眼前女人欺骗、耍弄,但为了抓住赵尚志,他还是气喘吁吁地爬着。
  石墙还在延伸,过了擎天柱,又钻进一片高低不等的石林。开天造物,鬼斧神工,高高山顶蜿蜒城墙,已令人称奇,今天有如椽如檩巨石在山上成林是何等壮观。那位猎户大嫂不是在观山赏景,她是在引开汉奸、坏蛋,是在保护东北人民革命军军长赵尚志。在这山上,她不想走别处,她只想在这样石径上才能拖垮敌人,才能给丈夫更多时间。她清楚她要去哪里,到了哪个地方,她的兄弟、军长司令就安全了,就可以继续率抗日健儿消灭日本侵略者了。
  她要去的地方就是这个石城墙最高处,后来人们取了个名字“望夫石”,多么好听的名字!我们几个到达这个顶峰时,大家久久没有移动脚步,仿佛看到了那位大嫂子还在巨石之上向大山深处的丈夫和赵尚志投出最后一瞥,然后转身跃入林海波涛。我们脱帽,小心翼翼地登上这块有三间房子大的石岩,向左右山下望去,峰峦迭嶂,青郁郁,碧森森,树海随风起伏,有如波涛万里。也许人们无法知道,当年猎户一家为什么住在这莽莽山中,也不知道朱万金和这一家是什么关系,竟把叱咤风云的抗日将领赵尚志交给这家夫妇。但历史已经诠释这个疑团:当猎户大嫂纵身一跳,人与林海、天地融化在一起时,我们谁都会对这对夫妇肃然起敬。
  站到望夫石上,意识到嫂子脚步的终止,俯看山下,万顷碧波,才觉得人与大自然共存的比例又何等悬殊。但猎户夫妇却与众不同,他们身骨已“托体同山阿”,灵魂便与山川同在,谁能忘记这位猎户大嫂呢?
  但大嫂身葬何处?寻找是我们今天进山的唯一目的。同来的小徐,登山是向导,寻找嫂子坟他却摊开手:“我只听说这个故事,却没有人说起嫂子坟在何处。”是啊,屈指算来,半个世纪又十多年过去了,那时的孩子已成为老人,但我相信就象故事不会失传那样,嫂子坟也会有人知道。
  我们下了山,在山前看到了一片农田,有一对年轻夫妇在铲地,我们问他们知道不知道山上的故事。女的说,听老人讲过为了救赵尚志,望夫石有个女人跳崖。再问他知道不知道那个女人埋在何处,他们却摇摇头。
  快要出山了,我们又遇到一个牧羊人,他看去有50多岁,我们又唠起猎户大嫂身葬何处。他却给了我们一个偌大的惊喜,他说,他的爷爷也是个猎户,60多年前在这个山坳里埋葬了一个人,他却不告诉任何人。就连每年清明节为坟上添上一抔土、烧上一张纸也都要偷偷上山。值到临终时他才告诉自己的儿子,坟里埋的是他的好友、山中猎人的妻子、为救赵尚志而跳崖的女人。牧羊人的父亲牢记父亲的嘱托也不把坟中是谁告诉别人。只是生活的磨难过早地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至于那个坟在哪里却没有传下来。我们很失望,牧羊人却说:这山中倒有座坟。
  我们决定去看看。牧羊人领着我们穿过一片林地,在一个平坦的土地上真有一座荒冢,一看就知道年代已经久远,但坟却不小,似乎还有人铲净了周边的蒿草。只是没墓碑,没有标记。
  这是传说中的嫂子坟吗?我们无法确定。
  但愿青山绿树之中,真是那位嫂子的长眠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