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人生难得一知己,而我却有最知心、最知己的朋友——杜鹃花。她们和我的心灵之间是相通的,情感是相溶的。她们虽没有牡丹的雍容华贵,没有腊梅的高贵品格,没有桃花的艳丽妖娆,但她却有着人的秉性,人的睿智和人的感情!    

  她们为你之乐而乐。记得中学的时候,我学过邵华和毛岸青写的散文《我爱韶山红杜鹃》,但我觉得,杜鹃不就是家乡的达子香、满山红嘛?除了具有革命意义和药用价值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就不以为然。记得那是二零零三年前的春天,小区来了个卖花的人,邻居们都买几盆杜鹃花装点家居。我也买了两盆,一盆是红的,一盆是白的。几天过去了,邻居们的花都相继死去了,而她们却奇迹般的活了过来,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她们懂得我们的心思,在辞旧迎新、合家欢乐的日子里她为我们祝福,给我们献上了一朵朵报春花。那红的象火、象霞、热烈灿烂,白的象雪、象玉、晶莹剔透,给我们送来阵阵的幽香,带来了无穷的乐趣。

  她们为你之喜而喜。一晃十余年过去了。在那几年里,家里的喜事连连,孩子小生初,初升高,我的工作也如意顺遂,蒸蒸日上。我的朋友们也勃勃生机,叶子苍翠欲滴,并且在每年的春节期间为我们送上盛开的鲜花,为我家庆贺道喜。

  她们为你之忧而忧。前年,随着老父亲的脑血栓病越来越重,虽然精心调养和治疗仍然不见好转。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我的朋友们也变得越来越苍老,叶子也由翠绿慢慢变黄。老父亲走了,是那样的从容、安祥。就在我处理后事的时候,我蓦然发现,她们也去了,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跟随我的老父亲离开了我和我们这个家。我含着眼泪把她们的遗骸和尸骨掩埋在自家的庭院里,让她们永远不离开这个家。

  她们为你之愁而愁。二零零七年春天,我又买了两盆盛开的杜鹃花,并把她们放在我卧室的窗台上,让我每天的第一眼就能看见她们。我天天给她们松土、浇水,加倍地呵护着她们。没过几天,这盛开的花朵又开始枯萎凋谢,象血、象泪。我好象有什么不祥的预感。果然,老岳父因心梗突发治疗无效身亡。我再次成为料理后事和葬花的人。

  为什么人喜花开、人旺花兴,人病花枯、人去花亡啊?难道是偶然吗?是巧合吗?都不是的,因为她们就像俞伯牙和钟子期,永远是我的知心知己朋友。她们虽然香消玉陨、离我而去了,但是我时时追忆她们、怀念她们,特别是在祭奠仙逝两个前辈的时候,我同样默默的为她们祝福和祈祷,因为她们是花中的君子、花中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