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石家庄的时候是上午八点多。

        生活都需要一个仪式感,于是出发地就在心里定在了古城正定,而进入正定之前是一定要穿过东垣故城遗址的,因为这里也曾经是我放飞理想的地方,更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根脉,这样,我们驾车辞别的就是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东垣故城和一千多年历史的正定古城,起点相当精彩,也期待在整个过程中和目的地也一样的精彩纷呈。在这次穿越冀中平原、太行山区、燕山山地、坝上高原、科尔沁沙地、东北大平原的自驾之旅就多了些厚重,也多了些别样的期待和梦想,就是要在1250公里的路程中体味祖国大地的精彩与真实。

 

IMG_20180915_151850_副本.jpg

        计划赶不上变化,北京新发地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让做好的攻略成为泡影,走马定州和曲阳的计划不得不取消,看来这一次要与定瓷、定州塔、北岳庙、曲阳石雕失之交臂,正定的临济寺也不再对外开放,毫无疑问疫情的影响在加剧,在正定南环擦身而过,目送塔元庄消失在身后,我们告别了石家庄连日来的高温和多云,直接上了绕城高速,然后是京昆高速、涞曲高速、荣乌高速、张石高速,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行驶来到了张家口的蔚县,就此开启了我们的梦幻自驾之旅。

        蔚县曾经是燕云十六州之一,记得前年从北京出发去蔚县考察,当天来回走马观花的参观了蔚县古城、代王城镇、蔚州博物馆,后来还写了一篇《河北蔚县不仅有剪纸,还有苍凉和厚重》的文章刊载在网络上。从此张家口蔚县就成了萦绕在心间的一个梦想之城。关于蔚县除了剪纸就是暖泉古镇了,暖泉古镇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决定了此次旅程的第一站就设在这里,下了高速,我们穿过蔚县城区行驶在乡间道路上,在壶流河大坝上看风景,在盘山公路上期待暖泉古镇的精彩,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终于我们看到了那座熟悉的牌坊,这太熟悉了。

 

IMG_20200624_131817_副本.jpg

        暖泉古镇还在大规模的建设中,依稀还能寻找到充满岁月沧桑的遗存,大量粗制滥造的仿古建筑群中,一些即将坍塌却亟待救助修复的古宅民居才是暖泉古镇的精髓,徜徉在古镇的街巷里,因为疫情也因为依旧处于大规模维修中,午后的烈日让我们体会到塞外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店铺打烊,游客稀少,还好依然有剪纸店铺在开门营业,琳琅满目的蔚县剪纸艺术还是很有群众基础的,还有醉心于传统艺术继承、弘扬、发展的民间艺术苦行者们的身影,都极其令人赞叹,普通的纸,普通的刀具,普通的颜色,经过一些貌似普通却又融入地域文化浸蕴历史风骨的匠人们的艺术创造,让蔚县剪纸成为民间艺术精品,并成为最好的旅游商品。

        走马观花般穿行在街巷里,从这里的古民宅、古寺院、古城堡、古戏楼,就能感受到暖泉古镇三堡六巷十八庄的整体风貌,说句实在话,暖泉古镇是需要住下来慢慢品的,而绝非是擦身而过的惊鸿一瞥,华严寺在哪里?老君观怎么样?暖泉是否还在流淌?书院可曾还有朗朗读书声?除了季节性极强的打树花,暖泉古镇还有多少可以包装可以推介的项目、节目、内容可以吸引来自全球的关注目光。

        这次旅行之所以将历史上万里茶道重要节点蔚县做为重点,还有一个印象深刻的记忆就是来自摄影的艺术吸引和召唤,震撼的画面反映的是独具特色的青砂制作技艺,在网上做了攻略也就永远的记住了王启杰和王龙磊这两个名字,小时候我的舅舅也是砂锅砂壶艺人,产品也曾远销各地,后来可惜这种技艺已经在正定古城彻底消失了,几年前却发现在遥远的蔚县还有此种技艺,而且成了非遗,就是为了这种陶瓷情结,我们的车子穿行在白杨掩映的乡村道路上,还幸运的拍摄到充满塞外气息的牧羊画面,追逐非遗倾慕艺术,哪怕再远再偏都值得倾注心力。

 

IMG_20200624_145217_副本.jpg

        蔚县南留庄镇白河东村,一个很普通的村庄,因为极具乡土气息的青砂器成为许多民俗、摄影、艺术爱好者追逐的地方,可惜这次运气不是太好,炎热的夏季不是青砂器烧造的最佳时节,以致无法感受到青砂器烧制、出炉、冷却瞬间的震撼和精彩,但是在与王龙杰交流的过程中,还是能感受到民间艺人对艺术对家乡的那一份浓浓的情感。不可讳言,与河北其它几个陶瓷品种相比蔚县青砂器还是存在较大的差距,唐山陶瓷的规模,曲阳定瓷的高雅,石家庄井陉窑的丰厚,邯郸磁州窑的广泛影响力,以及馆陶黑陶、易县绞胎陶的精致和品位,都需要青砂器不断吸收外来设计理念在资本、品牌、营销上打破地域藩篱,才能走得更远更好。

        要赶往宣化就需要再回到蔚县县城,在几条街上穿行,蔚县的城建水平和同样以旅游作为主导产业的正定古城相比至少相差了二十年。这些年曾经看过陕西大荔的丰图义仓,河北深州的盈亿义仓,到了蔚县在毛毛细雨中感受了常平仓的独特韵味,还能看到巍峨高耸的蔚县鼓楼后身的样子。其实蔚州古城在资源方面还是具有比较优势的,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1处,中国传统村落35处,这些历史文化亮点放在全国能找出第二家吗?蔚县需要自信和机会,更需要与历史上万里茶道相适应的胸怀和智慧,蔚县不应该是现在的样子。

        赶往宣化的路上一直都在大雨滂沱中行进,这为此次旅行增添了一些危险性,也是对车辆性能和驾驶者风险操控能力的一次大检验,还好有十几年的驾龄,有三十多万公里的驾驶经验保驾护航,在赶到宣化假日绿岛的瞬间,风住了雨也停了,和老朋友刘总聊天的时候,雨过天晴后的假日绿岛陶醉在夕阳的光晕里,绿浓的欲滴,花开的娇艳,凤柔的舒畅,就连空气都弥漫着清新和浪漫,三千多亩的项目,都掩映在绿的化不开的自然生态和田园风光里,相信不喝酒都会醉了。

 

_DSC3817_副本.jpg

        夜里拉开窗帘想看看星空夜景,可惜天公不作美,伴着虫鸣和花草的清香,美美的睡了一觉。清晨五点多,我们就开始了游览拍摄。刘总的假日绿岛经过几年不间断的提升完善,还真就体现在一个绿字上,满眼的绿色,满眼的生机,就是晚上休息的田园别墅都掩映在花草和果园里。假日绿岛花海、乡村动物园、儿童游乐场、多彩民俗村、果蔬采摘园,都已经颇具规模,做精做优,提升产业链在吃住行游购娱方面再下功夫,这个项目没有一个一天半载想充分体验一把还真就不容易,毕竟面积在这摆着,品牌塑造,营销推广,也都朝着区域龙头的方向发展。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内蒙古多伦,去多伦就需要经过崇礼和沽源。沽源已经属于河北省最北部县域,当然还有更北的围场县也在未来的行程里,这次旅程对沽源的期待一直很高,不仅仅因为闪电河畔多姿多彩的草原美景,还有沽源诗词协会群里那些从未谋面的网友们,也就是前两天沽源发现两例确诊感染者,在文友的善意提醒下放弃了在沽源停留的计划,于是这一天的行程就是从宣化启程,穿越崇礼的崇山峻岭直接奔多伦。距离2022年冬季奥运会还有两年的时间,在高速公路上依然能感受到各项建设已经进入冲刺阶段,崇礼就是一个大工地,而像极了阿尔卑斯山的山地景观和清凉气候,使张家口崇礼区注定会成为让这个世界为之惊艳的中国山地冰雪运动胜地,在高速上疾驶而过也会喜欢上这个美丽的地方。

        不想错过路上的美景,于是决定从首都环线高速下来,改走省道242,可惜也没有看到什么,期待中的美景貌似都不在这条线路上,道路两侧的旅游景点和服务设施因为疫情都关闭了,路上车也不多。因为疫情我们不敢进沽源县城,只能是在沽源南侧沿着省道301继续东行,烈日下我静静的注视着围墙内著名的梳妆楼,神秘的建筑还是存在着许多未解之谜。草原的天孩子的脸,瞬间还是晴空万里,倏忽间就是风雨大作还夹杂着玉米粒大的冰雹,闪电河水库在风雨中变得迷离而梦幻。事后知道就在此时河北保定的冰雹能有鸡蛋大,网上的照片很令人震撼,估计今年保定许多农作物和林果业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农人太难了。

 

IMG_20200625_120913_副本.jpg

        在超载检查站躲了会儿风雨和冰雹,黑浪翻滚的积雨云将午后的阳光遮挡的严严实实,天空黑的就像夜间一样。去往多伦要走239国道,河北丰宁大滩镇已经进入承德地界,几次经过中国马镇都是匆匆而过,四五公里的路程就能再次进入中国马镇,于是怀着侥幸的心理还是决定进去碰碰运气,在雨中流连在马镇的街道上,就在我们决定放弃的时候,雨停了,云散了,天开了,中国马镇旅游区清新的空气、绮丽的天象、多彩的建筑,都昭示着这片距离北京最近的草原的前景。

        去往内蒙古多伦的时候经过鱼儿山牧场,因为时紧时慢的雨,我们放弃了登高远眺草原、河流、牧场的机会,还在冀蒙交界处感受到防疫工作效率的拖沓和低效。

        多伦是一定要列入此次行程的,尽管之前已经三进多伦城,至今依然对这片热土有太多的眷恋,烟波浩渺的多伦淖尔,琳琅满目的多伦玛瑙,令人神往的多伦会盟,还有许多个清晨多伦所特有的新鲜菜市场的吸引力。一个小小的多伦,尽管比加拿大的多伦多少了一个多,也没有多伦多的世界影响力,但是在我的心里依旧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两三年为多伦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多伦除了玛瑙还有水灵灵的蔬菜瓜果,真是馋人!》,另一篇是《康熙大败噶尔丹,修个寺院来纪念团结胜利》。这座著名的寺院就是汇宗寺,一座标志着民族团结,昭示着国家繁荣的藏传佛教胜地,瞻仰朝拜多少次都不为过,因为它能让人心灵得到净化。

 

IMG_20200625_171836(1)_mh1593946295531_副本.jpg

        进入多伦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汇宗寺,距离关门还有半小时,那个和善的僧人还有寺院所特有的沉静崇高让人顿时忘掉尘世的烦忧。叮叮作响的风铃,随风飘散的诵经声,巍峨高大的佛教殿宇,都体现着这座寺院独特的亲和力,这里没有高昂的门票,没有摩肩擦踵的人群,更没有花样繁多的香火募捐,偶尔几个静静的游客反而更增添了宗教场所的静谧氛围。这座存在了三百多年的著名庙宇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汇宗寺的建筑风格为中国传统建筑,却曾经是藏传佛教的中心。天空逐渐暗了下来,又开始飘起细雨,广场花坛里的金莲花开的正艳,却不能继续拍摄,草原上的天就是这样,阴晴不定,说它一天十八变一点也不夸张。

        在雨中,穿行在长长的过街连廊下,酒店、宾馆、餐厅一家挨一家,售卖玛瑙的店铺更是在不停的提醒游客,这里可是中国著名的玛瑙之城,买不买不要紧绝对没有其它旅游景区和城市的宰客恶习,在雨中坐在锡盟蒙餐餐厅里,品尝具有当地特色的黄花炒肉、多伦奶茶、锡盟肉饼、酸辣土豆丝,因为疫情放下北京的快节奏享受草原小城的安逸祥和,与相伴一生的爱人体会生命里另外一种放松,岂不是人间快事,北京的疫情也影响到这里,往年的这个时候,多伦是最热闹的。

        清晨醒来看见的就是窗外的五彩祥云,待赶到城南的龙泽湖,天空又开启了多云模式。尽管如此,多伦城还是呈现出难得的晨曦美景,悠闲的当地百姓,丰富的早市蔬果,每一次来多伦都要盛赞一番这里新鲜水灵的蔬菜瓜果,可见多伦这座草原小城已经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相信这样的印象通过我们的文字和图片也会影响更多的人。再次赶到汇宗寺广场已经是朝霞满天的好天气,爱妻全神贯注的拍摄金莲花,我则充满虔诚的拍摄感受汇宗寺的庄严和世俗,红红的院墙,悠悠的转经筒,绿绿的榆树,金黄的金莲花,还有晨练的多伦百姓,沐浴在充满佛光普照、人间幸福、草原美景的多伦小城,实在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极品精神享受。

      已经是第三天的行程了。从多伦城出来就顺着510国道一路东行,迎着太阳的方向就是此行的目的地长春。路过多伦湖景区却没有进去,而是顺着向北的小路来到北侧的疏林草地,湖泊、湿地、丛林、草原、鸥鹭、鸣禽,异常丰富的植物群落,大量的乡土动物和植物聚集在一起,生物的多样性得到最大的体现,一切都是原生态的自然流露,少有人工雕琢的质朴之美,晶莹的露水打湿了我们的鞋子,那些随处开放的野草野花,那些嘤嘤嗡嗡的蜜蜂和蝴蝶绕飞群舞的感觉真好。

        汽车继续在510国道上疾驶,爱妻说到草原了,怎么也得拍点大场面的牛啊羊啊马啊!我说不用着急未来几天有你拍大片的机会,天随人愿,就在即将进入河北围场之前,天是格外的蓝,草是相当的绿,有远山做背景,有低树做前景,蜿蜒的小路通向远方,牛群就在草地上慢悠悠的吃草,有小牛在追赶母牛,牧牛人骑在马上来回的奔跑,爱妻高兴的像个孩子,越凑越近以致引起头牛的警惕,看着这个不停的拍啊拍啊的人,既不愿意溜走也不想发起攻击,那个画面简直是太绝妙了,能拍到好照片爱妻高兴我也就很有成就感,现在想起那群牛还觉得好玩。

        原本以为从多伦至赤峰会与冀蒙交界处的围场擦边而过,却没有料到会深入围场的腹地,至少有一百多公里都穿行在河北围场的山山岭岭,从河北到内蒙多伦大方向是一路向北,从多伦开始一路向东向北,目的地是吉林长春。只有穿行在围场才能感受到河北第一大县的辽阔壮美,山高林密的御道口牧场,云巅深处的错季蔬菜种植,连绵起伏的马铃薯种植基地,还有大片人工种植的金莲花,还有掩藏在万绿丛中恍若仙境的村庄乡镇,估计秋天的围场会更美,期待着回程的精彩。

 

IMG_20200626_165241(1)_mh1593946327683_副本.jpg

        连续两天的下午都会与风雨邂逅,虽然增加了驾驶难度,却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体验,艳阳高照是一种风景,狂风暴雨也是一种历练,过了围场就进入内蒙赤峰地界,汽车行驶在111国道上,越过几座山峰,河谷里景色越来越美,黄色的花铺天盖地,弯弯曲曲的道路根本找不到停车拍摄的理由,任由自然美景在身边匆匆闪过,就在依稀看到二道河子水库的时候,大雨铺天盖地的倾泻而下,左侧的水库看不清了,前方的道路也越来越模糊,停车拍摄观景的计划也只好作罢。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的车子穿行在赤峰市区的道路上,此时是下午两点多,又再次开启了太阳当空照太阳对我笑的晴天模式。来来往往许多次的赤峰已经不再陌生,时间的关系,不仅没有领略赤峰博物馆的厚重广博,就是著名的小吃对夹都忘记了品尝。因为实在是惦记着路上的风景,这一天走的都是国道、省道、县道,甚至还有乡村道路。行驶在新修的305国道上太舒服了,黑黑的柏油马路就在脚下,车子跑起来丝毫都不比高速公路差,时雨时晴的气象条件让天空景色万千,蓝蓝的红山水库就在不远的地方,有时候还能依稀看到浩瀚的水面。

        其实红山水库还有一个名字叫乌敦套海,在蒙语里就是柳树湾子的意思,如果按照想象的线路从赤峰到奈曼沿着国道111是经过敖汉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航却指向了绕过红山水库的305国道,而乌敦套海镇则是翁牛特的地盘,看来也是天意要让我们和红山文化发生点关系,虽然没有时间和机会去那个著名的三星塔拉村看看,以解对红山文化对玉龙的相思之苦,却也能从感情上弥补此次策划规划的遗憾,或许这也可以理解为苍天对我们是如此的厚爱,不想有任何遗憾。

        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修路施工,我们的行进路线又被指引进一条更为偏僻更为原生态的区域,说不清是县道还是乡道,后来看卫星地图才知道那里也仅仅是科尔沁沙地的边缘地带,那些倔强的沙生植物都以属于自己的性格和能力为科尔沁沙地奉献出一片绿色,一匹矫健的枣红马吸引了我们,孤独的马儿像极了我的精气神,儿时母亲找人算命,说他的儿子就是一匹自由自在的小马驹,如今却会时不时的获得老骥伏枥奖了,就是在这样一个车少人少的地方,这匹充满着彪悍精神充满着蓬勃生命的骏马还是吸引了三辆车上的人来拍摄,我们是石家庄的,另一个是山东庆云,还有一个竟然是黑龙江的,或许这就是旅途中的巧合吧!

        夕阳西下时,我们陶醉于科尔沁沙地的苍凉和蓬勃,此时的科尔沁展示给我们更多的绿色和生机,榆树、杨树、柽柳、柠条、山杏,还有奈曼著名的怪柳,都体现着科尔沁沙地这些年防沙治沙的丰硕成果,夜宿奈曼城,这里的静谧,这里的清新,每一次都让来自于污染之城石家庄的我大为惊叹。几年前在奈曼做宝古图沙漠旅游规划时就写过一篇《穿越沙漠、草原、怪柳、田园去看奈曼版画》的文章,这里的版画艺术和麦饭石工艺品都极具地域特色。如果没记错,这次来奈曼已经是第三次了,不用电扇不用空调,一觉就睡到大天亮,果然是避暑胜地,清晨拉开窗帘,绮丽的云,多彩的天象都是在北京在济南在石家庄难以领略到的。

        已经出来第四天了,目的地是吉林省长春市。因为惦记路上的风景从奈曼到通辽依旧选择了走国道,111国道指引着我们前行的方向,也寄希望于能够再次体会科尔沁沙地的广阔无垠和沙地景观,国道在不断的向前延伸,田园景色也在不停的扑面而来,卫星地图显示的苍凉和悲壮真的欺骗了我们,著名的科尔沁沙地在国道两侧再也看不到茫茫沙地,再也看不到人烟稀少,中国人民战胜沙漠改造自然的能力在科尔沁沙地再一次被庄严的证实,奈曼旗人口高达45万,在内蒙绝对属于人口大县,一个一个的村庄、嘎查,还有苏木、乡镇仿若来到了中原地带。

        草原景色在逐渐褪去,田园风光越来越浓,玉米、土豆是农田里的主角,不同品种的杨树成了一路上司空见惯的风景,111国道还在施工,数次绕行之后还是决定从开鲁县东来镇上大广高速,绕行的过程中才发现能够体现科尔沁沙地特点的都在高速公路两侧,尽管绿色在增多,还是能看到大大小小的沙丘,还是能看到连绵起伏的疏林草地,早晨从6点多出发,一直到上午9点多才又重新见到梦中的沙地,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到通辽,因为走高速与一个很熟悉的地名余粮堡又失之交臂,然后在通辽午餐,品尝羊蹄、烧卖、饸烙,在丢掉哲里木这个蒙语地名之后,通辽的蒙元文化元素在迅速消退,许多人会认为它是辽宁的一个地方。

        其实这座城市名为通辽,一直往南就是辽宁沈阳,一直往北是吉林白城,一直往东就是吉林长春,这样的地理位置决定了通辽在蒙东区域的重要地位。我们的目的地就是吉林长春,从通辽市区出发还需要3个多小时,最后300公里的天气再次让我们领教了瞬息万变的气象特点,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蓝天白云的大好天气,转眼就是乌云翻滚大雨滂沱,四天了,每天下午都会风雨交加,甚感奇怪。

        毫无疑问,近几年中国北部正在变得越来越润,明显偏多的降雨量让西北、内蒙和东北的许多地方都披上了绿装。雨水增多也使城市内涝成为常态,当从朋友圈看到石家庄又开启了看海模式,也深为我的城市的黎民百姓们担忧。如果从石家庄全程高速至长春,距离是1250公里,需要13个多小时的连续驾驶,仅仅是不到4天的边走边看,行驶距离达到了1700公里,一路经过了河北、内蒙、吉林,见证了平原、河流、山地、高原、沙地、草原的多姿多彩,也体会到不同的乡风民俗,读万卷书已经是很落伍的事,那就赶赶新潮多到处走走,莫负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