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风


揿下一排一排的楼房

多米诺骨牌倒下

变成一座座砖瓦之山

我们站上去

让所有的失语爆炸


一间间的囚室

曾经塑封我们的舌头

那里旋转着荒野的荆棘和野草

汤姆猫和猎犬被封为神马

灵性之人被驱使奴役


撕下白色的口罩

面对所有法则的面具

向阳光叫喊~

谁?把动物变成了人

把人又变成了动物


让暴风来临

让主人拉住雪橇犬的绳子

奔跑

跑吧!让暴风中哭泣的玫瑰开满原野



夜未央


我要做你夜里的桃花


吊床摇动时间。出神

晴天的重量,飞鸟一般穿过

树木离岸。你可以如水赴壑。


中年迷离。失眠的木头疙瘩

没有成林的手指。月光失重于廊桥遗梦。


纸面膜,一片空白的相思


如何入海呢

你堵住了桃花源。



法式咖啡馆


翠蔓红花,四月的蔷薇攀爬

一坨一坨翻在栅栏

我们坐于白色雕像之间

广场,到处是芬芳馥郁的呼唤

野性的华丽,不甘自贬


否定多么空虚。局限在一隅

越过花屋围剿门窗、 阳台

我被嵌在镜子里

与它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