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一浪咬着一浪,拖着无穷尽的下摆,朝我奔涌而来。

  铅灰色的云层,延展到天边的海。我站在岸边高地上,看着愈涨愈高的海浪。海风把我的裙摆掀起来了,但我没有按住,我知道,这时候没人会注意到我的腿。人们远远地退到马路上,生怕那浪溅湿他们的衣角。

  我羡慕那些躲开的人,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常住民,也是这片海的半个主人。在晴天里,他们能脱下鞋子坐在海滩上,“呼”地叹口气,把那片海牢牢刻在他们的眼睛里。因此,像现在的阴雨天气,他们或许是不屑去看的。潮湿的水汽已经扑到了我脸上,我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海面——不,此时已经不是海“面”了,或许叫海“山”还差不多。嚯,好大的浪!那浪越过海岸,直直向我们冲来,路人躲得越来越远了,只有我们几个游客还站在这里。

  看着那大波浪,我心里一会波涛汹涌,一会又空落落的。我知道,是大海的威势吓到了我这个外地人,我既为他的壮阔而折服,又被他衬托得过于渺小……这时候,我真想抒发些不同寻常的感情,但这片海转眼间就把我的那点思绪卷走,裹挟着沙粒贝壳奔向天边去了。

  那片浪终于落下来了!果然,他的威力比他的前辈们要强很多,站在平台边缘的一对情侣瞬间被浇了个湿透。然而他们并没有露出一副苦瓜脸,而是大笑着,惊叫着跑到了我的附近。我喜欢他们的样子,他们知道,咸湿的海水根本浇不熄他们的热情,我也一样。

  自从那股浪冲到我们眼前后,后面的海浪仿佛被激励了似的,争先恐后地跑到这片高地上来。我看到海边的那些石墩已经完全被淹没了,更远的地方本来有一条延伸很长的桥,也逐渐变得若隐若现。在本地上学的朋友多次示意我该走了,但我还是挪不开脚步。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海。小学时,我和家人一起到海边消夏,姐姐拿出一个游泳圈,正好可以让我躺在中间。姐姐们玩得太开心,忘记了我的存在,于是我就那样晕晕乎乎地飘在了海面上,随着海风越飘越远……等我回过神来,已经离海边很远了。坐起身来,我发现附近只剩下零星几个游泳的成年人。离开家人的恐惧占据了全身,我赶紧开始寻找海滩的方向。然而,四周只有一片灰蓝色,天空是灰蓝,海面是灰蓝,几艘灰蓝的船百无聊赖地飘着,本应金黄的沙滩也融进了灰蓝。那是我从没见过的场景,我不由得愣住了。害怕早就被灰蓝色吞噬,无垠深海带来的迷茫和震撼挤满了心脏,心里的感情来了又走,我呆呆地坐在海面上,直到姐姐仓皇赶来,才把我带回了岸边。

  在那之后,我又去了看许多地方的海——古城墙边沧桑的海;异国别有风情的海;繁华都市边平静的海;火烧云下妩媚的海……我知道,站在海的面前,在心中翻涌的永远都是少年时赤诚与震撼,那包容百川的庞然大物,每片海浪都蕴涵着某个人与他初见时的激动,一浪接着一浪,生生不息。

  朋友又在催我快走,我含混点点头,跟她往街上走去。在转过头的瞬间,一片海浪的阴影笼罩了我们。

  我大笑起来。